作者归档:赵曜

20180621:夏至

老家表哥结婚,请假一天。

今天夏至,天也很热,开车来回有点累,头疼。

油腻的女性可比油腻的男性讨厌多了。沉默以对虽不见得是最有效的办法,但是也算好用。

看了《超人总动员》,看完感到困惑,我记得以前看过但是现在看十分陌生。觉得里面一些剧情,比如弹力女超人被两道门卡住那里,放在今天得被扣个大大的帽子,当下的语境里是绝计不可能也不敢再出现了。

20180620:开读《平原上的摩西》

上周末听反派影评,熊阿姨提到了《平原上的摩西》,我才记起,我之前想看这本书来着,趁着京东活动,就一并买了来。

幸亏是看了。这个故事里面的主要元素,我也想过攒成一个故事,原来出租车司机位上包围,不是潍坊90年代独有的情景,在东北也是如此,看来抢劫杀人在当时,是个分布广泛的现象。

双雪涛的小说,太精髓了,慢慢读才能防止故事的细节不经意间划过去。这本小说集字数十万多,但是我可能得读上好一会儿了。

微信订阅号的信息展示改 feed 流了,然而跟我关系不大。我不写公众号了,限制太多,形式太糟,没太大意思。文章也只偶尔看一下,多数时候只是点个收藏表示对标题的欣赏和好奇,但是很多都再没有点进去看过。

我的京东订单被拆了,其中一本书已经停在某站好几天了,厉害。

我的叁叁肆门票发货了。

20180618:端午

早晨辗转三个农信网点才把预留手机、手机银行和预留身份信息更新办了,当然是因为前两个网店都不开门。农信的整个网银系统有问题,不赘述了,总之不太严谨。

Excel 记账还是不方便也不直观,要是再修改表格内容好像有点过于费时费力。于是还是装了个财务软件(金蝶KIS),新建了一个账套,记录日常收支吧,当然方便与否这个事分人吧,我就是干这个的,所以记账做凭证出表什么的,我当然觉得方便。别人习惯手机操作的话,可能手机上面的记账软件更好用吧。分人。

《信笺故事》。感觉圣丹斯出来的电影,很多都是气质独特的。这部 Tales 在结构和表达上面也很有新意,通过记忆的偏差与修复,还原出一个令人意外而惊讶的真相,同时也表现了年幼的性侵受害人的心理:她们可能误以为这是爱,而直到很多年后才惊觉这是改变了自己生命轨迹的侵害。追溯记忆的故事,总会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类似的还有《45周年》和《闯入者》,可算是一个比较有特点的故事类型。

看到影迷群里各种求资源的,热门资源而且是,觉得,有的人类,还真他妈的是,又懒又烦啊。甚至有磁链都不够,还专门要百度云盘,为什么不去吃屎呢。

20180617:我是弱队粉

放假。

突然想起还有本书没买,于是取消了昨天的订单,重新下了一份。

看了《米花之味》,开头略有电视电影感但后段非常不错,塑造了一个叛逆留守女童的形象,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角度,如果是男孩,那故事可能就完全不同。而一个调皮、撒谎、偷窃的女孩,角色一下子变得有吸引力。最后与母亲跳舞的和解,和解不和解倒是次要,主要是舞蹈和配乐太美。

晚上去奶奶家吃饭,最近肠胃还是不怎么好。

又跟朋友们去看了球,今年比赛邪得很。我连伪球迷都算不上,而且也不是冠军粉,相反,我是弱队粉,总喜欢看强者被逆袭的戏码,无论什么比赛,还是什么故事,这种强者落寞的样子总是百看不厌。

继续阅读

20180616:虽然挣钱没有快感但是花钱有啊

京东618,又买了一些书。十本二百多点儿,好几本大部头。现在的书真的是越来越贵了,标价都是五十起跳。


今天还买到李志叁叁肆潍坊站的票了。双微推送的消息其实比实际开票时间晚,我买完票好几分钟才收到了消息。也算是幸运吧,有几个点可能比较关键:1、昨天心灰意冷下,觉得总还是得找点事做,于是提前在订单查询那页面里把收货地址联系方式填好保存了,所以今天下订单特别快;2、下午打开微博看见说是稍晚开票,那时候大概五点了,然后五点半开始就一直刷微信那页面,突然排一下队,再刷新就进去可以买了,一气呵成。

七年前李志到青岛,那时候我刚上班没几天,觉得请假肯定是不合适的,于是就没能成行,虽然那工作,我也就干了半个月就走了。后来李志又来过一次青岛,什么山上,还有各种音乐节什么的,我都没能去过。所以这次算是还了年轻时候的愿吧。此后,便取关其微博、微信,不再关心什么了。


现在全跑暗网上卖密码(不管真假吧),暗网是不是又他妈的要火一把。

20180615:一种预想中的演唱会门票发售方案

今天李志叁叁肆山东季售票,我一时大意忘记刷新页面,一分钟后,就只能看到排队的画面了,十几分钟之后,系统就基本瘫痪,再然后,售票中止,重启时间另行通知。

这个系统,确实很喂屎,可能是承载力不够,也可能是黄牛太强,总之这次明显没有实现其基本的售票职能。

我想了一个办法,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善良,但是应该比现在这种情况好很多:抽签。在开票前一段时间,比如一周内,任何人凭借手机号和身份证号都可以在网站上注册并获得一个编号,在开票当日,直接抽签(或者其他方式,比如美团早年抽奖用的按照股市收盘价确定尾号的方法)确定有资格购买门票的编号,如果获得购买资格后一天之内没有购买,则视为放弃,再次集合抽签,如此三两次,想必可完全消化掉余票。不要说什么黄牛有可乘之机,理论上,门票买了,只有向官方退票一个途径可以改变其归属,如官方不退票,则应自认倒霉,不应该有什么互相转售这种操作。

不考虑黄牛的话,目前的这种抢票方式,得拼硬件、速度和运气;抽签的方式,理论上只需要拼运气。考虑黄牛其实也没什么差别,所以我不觉得前者比后者更合理。

李志团队算是用心的了,但是仍然不够好,这仍然是草台班子和专业团队的区别,很多事不是用心就能抹平差距的。

这一切对李志团队、对歌迷来说,值得吗?我还算喜欢李志早期的作品,但是看到现在微博上那些傻逼一样的歌迷,怎么说呢,羞与为伍。

国地税合并前夕了,是否里面也人心惶惶,办个业务,罚款从1000到50到10快,我他妈笑死。

最近读书太功利了,一味追求进度,我也不知道我是在被什么追赶,总之平静不下来,效率反而很低,可能是因为互联网阅读造成的习惯,这得好好改。

最近联通网络环境下,梯子实在是不怎么好用,是不是得迁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