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赵曜

20181116:无名之罪

看了《无名之辈》和《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

《无名之辈》前半部分非常优秀,但是后面就不大行了,各条线汇在一起并不是什么高明的处理手法,反而像是编不下去了才不得已这样写的。任素汐的压制力太强了。

《神奇动物2》就太烂了,看不懂,喜欢吹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感情的真是烦啊,什么都没有瞎鸡巴吹,瞎鸡巴兴奋,傻逼似的。这电影很难看,结构很烂,人物乱七八糟的。大卫·叶茨不行,DC为什么总喜欢找些这种导演,这无节制的暗色调让我想起了扎克·施耐德。

20181114:对一切都感到无聊

最近的状态很不好,对一切丧失了兴趣。可能是天气冷了的缘故,不愿动弹。

本来想看《雷霆之路》,但是面对着密集的对话(其实是独白),还是生肉,看了一段觉得太烦躁,不过这表演还行,但是还是先不看了,过几天再说吧。

幸好手边还有很多不同的书,觉得没有意思或者晦涩就立马换另一本先看着。稍微复杂的书也缺乏耐心仔细读,觉得自己算是废了。

想了下为什么没攒多少钱,但是也没想明白,也许应该坚持记账的习惯,不过其实我也没有浪费在哪或者被偷,所以没攒住就没攒住,不要紧,投资亏了也能接受也认。比较欣慰的是现在身上没有负债没有杠杆,至少是安全的。还是得多挣钱啊。

20181113:今天你炸了吗

近来我其实读微信公众号文章比较少了,今天注意到某个账号下,有13条未读,点开文件夹就算是读过了,归入收藏就算是深度理解了。

很久之前我就开始不喜欢微信公众号。

可能刚开始的时候还行,毕竟我在很早就关注到这个产品,但是很快就变味,广告什么的倒另说,主要是受不了很多毫无审美的排版,早期的文章编辑器也确实不怎么友好,现在也没有进步多少。当然了,到了后期很多文章开始注重排版,这又是另一种审美疲劳,千篇一律并没有什么意思。

形式上不喜欢可能显得肤浅,内容上有时确实能看到好文章,但是多数时候多数文章总显得目的不纯,有一段时间我打开一篇文章一般是马上划到底部看看他们是要做什么广告,其实到今天这个习惯我还是保留着,如果直觉告诉我这篇文章可能是广告,那我还是会飞速拖到页底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的什么药,所谓的直觉可能也可以言传,比如从标题看到英语相关的,一定是某教育机构的英文班又要有优惠了,甚至三四个不同的号的不同标题不同内容最终都导向同一个广告,很可笑。

而在外部看来,微信还是个并不公开的环境,如果没有微信与搜狗的合作和内容农场不合规的抓取搬运,你是没有办法通过搜索引擎准确检索微信公众号文章的,即使是微信内置的搜索,从效果上看,也仅是聊胜于无。按照广义的“暗网”定义,即无法通过搜索引擎检索到的内容均为暗网(知道所谓暗网的“冰山理论”是怎么来的了吧),那微信公众号应该也是一个标准的暗网,完全封闭。对于没有遗留价值的东西,比如多数文章,这种方式,自然是最好的,不必给后人留下一堆数字垃圾,但是其中肯定多少还是有些有价值的东西的,难说几年之后是否还能留存。

还有审查,微信有一点好是后置审查,你还是有机会发出来(然后被爬虫抓取到),然后再被删除的。但是一波波炸号过来——昨晚这一波说是有近万账号被炸——现实里北半球的冬天快到了,网络上还活着的寒蝉也不敢鸣叫了。

我自己用 RSS 读东西、用自建的博客写东西,在这个时代似乎是异端,但想一下,现在口口声声说着去中心化,其实在审查者眼中,去中心化是很大的威胁,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起来,就算不是政府审查,把整个阅读和写作交给单一的一家公司,也令人觉得不舒服。当然我也不是真的想给别人推荐我的这些习惯,因为我嫌麻烦,一番双方都辛苦的过程结束后,别人也不一定喜欢用,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少做。但是实际用起来其实很方便,我自己用着那是真舒服,嘿嘿嘿。

我算是弄明白为什么微博我从来没有中过奖了,我咔咔咔把以前发过的内容全删掉了,跟个白板号似的,那可不被降权了吗。不过这不能怪我,微博垃圾是肯定的了。

斯坦·李去世了,仔细想了下,我也没看过漫画,对于超级英雄电影也只是看看,比不上很多人的狂热。不过老爷子也不是个简单人物,一路走好。

经过半个月的不停攀爬,我的股票终于抵达了当时我抄底的成本价,加油,妈的。

这篇日记写得很不好,我自己很不喜欢,但懒得改了。

20181112:对不对?!

如果想在 KTV 唱一首有难度的歌,不妨找找原唱的 live 版本听听,专辑版有些地方的处理确实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可能歌手自己也很勉强。

看了会儿韩国瑜给友军造势的直播,发现其话术也就跟大陆这边那些庸俗的培训讲师差不多水平:对不对?是不是?掌声鼓励一下!

不过说实话,还是想去台湾感受一下的。

20181111:双十一/购物节/光棍节,whatever

总之没什么兴奋点。

人啊,如果没有对象不结婚没有小孩,那购物什么的基本上没有追求了,现在的我就进入低欲望状态了,虽然好奇心并没有减少很多,但是很难具体想到什么要买的东西。很多都可以凑合,也许热情保持一两天,过了这个时间段,就冷静了就想多了就不想买了,这个是一连串的心理变化,没有欲望也就没有动力,整个人得过且过,对什么都无所谓。

比如想买游戏机,一时脑热可能就买了,但是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就开始想我他妈哪有时间玩啊,手机游戏这种碎片时间的娱乐我都觉得浪费,从来不玩,更不用说大型游戏十几个小时起跳的游戏流程,好归好但是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我想看书看电影写东西,还有别的事情,不能全身心地投入游戏里面,对游戏来说也是浪费。

还有不怎么参与购物节的原因是我真正想买的东西,完全不参加促销活动,想买收音机、电子烟、一套造型诡异但是我很喜欢的魔方,它们都没有优惠,而且是这样,这些东西,想买归想买,但是免不了把玩一番之后就吃灰——电子烟倒是抽完就没了——都不是什么迫切想要的东西,前面说了低欲望,对于没有必要的东西,也就无所谓什么时候买了,什么时候想起来有闲钱就收了得了。

被图书品类随便就是200-100这种优惠幅度惯坏了,觉得天猫跨店400-50就跟挠痒痒似的,提不起兴趣。

书上个月就买了,三百多块钱买了(按照他们那样标价的话)一千多块钱的。

开始读更早的活动中买的双雪涛小说集《飞行家》,读完了《刺杀小说家》这篇,让我想起了 FC 上面一个以成龙为主角的游戏,BOSS 是个大佛。这小说影射得挺厉害,不知道电影怎么拍,本来还以为杨幂是要演小橘子,但不是,搜微博看到说杨幂演的是律师。那还好,应该还好。

20181110:你把常识包装一下,就能赚大钱

今天参加了一个培训,这种东西我个人不喜欢,但是老板给交了钱了,去学习也是好的。

不过确实是觉得这种场合太尴尬了,时常会蹦出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感叹。

感想就是如本篇标题所言。但是还是佩服这种职业讲师,我觉得别的东西可能通过学习练习就能搞得差不多,至少是能凑合干。但是有些职业,像是这种讲师,像是说相声的,像是说评书的,那种记忆力节奏感,真的是来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