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赵曜

20181206:世界爆炸吧

去年也是,今年还是,到了十二月,就不想工作了,可能不是工作的原因,是自己各种不服气,不高兴。

为了那个观影报告装了新版的豆瓣,还是觉得太刺眼了。

罗杰·狄金斯不会担任牛蛙《沙丘》的摄影。摄影将会是格雷格·弗莱瑟,《猎杀本·拉登》《狐狸猎手》《雄狮》《侠盗一号》,对《雄狮》前半段的摄影印象还是很深的。

想绣幅十字绣,不知道用 PS 把图片马赛克化了能不能直接做成底稿,因为背景色不是浅色,感觉工作量很恐怖,有带颜色的十字绣画布吗?

金球奖,进年真不大行,没什么意思。金球奖五部动画提名,除了《未来的未来》之外,都在大陆上映了。 《黑豹》《黑色党徒》《假如比尔街能够讲话》……看这剧情类长片提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球奖。 Amy Adams 拿了一个限定剧集类女主角提名(《利器》),一个电影类女配角提名(《副总统》)。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喜欢用脸书直播,虽然实际用起来,还可以。

左腿有点不对劲,酸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雪或者天气变冷的原因。

moviepass 和 ofo 是不是可以放在一块看。没想明白怎么盈利,疯狂烧钱,给用户带来了挺大方便,然后崩盘,最后吃相难看坑了部分用户。

20181205:一镜到死 One Cut of the Dead

《摄影机不要停》,《听说桐岛要退部》后传(大误)。

其实僵尸“正片”结束之后,时间线回转到一个月前,很多点就一下子打通了,剧本朗读会那里发现跟正片不同的卡司,就会猜到某些人会发生什么,这个角度来说剧作说不上特别出其不意。不过,正片中的 bug 和不合逻辑的地方,才是后面一个小时里笑点的主要组成部分,最近很少有让我这么开心的电影了。最后真正的拍摄花絮更有意思,摄影师趁着机器停滞的时间点喝水,一杯不够再喝另一杯,笑死了。

其实说迷影什么的,本身电影里面没那么强烈(虽然还是想要女儿那几件T恤),也许是感动阈值高了,电影中的情节倒没有特别感动。但是电影之外,四两拨千斤用18万成本撬了惊人票房的故事才是真正迷影的地方吧,让人不禁感叹,爱电影还能有这么牛逼的呢,教练我也要拍电影(不不不)。

收到尺子了,完美,满意。

今天又听起老早的歌,怀念当年大陆乐坛遍地都是英伦摇滚乐队的年代。

今天用多抓鱼扫了扫手边的几本书,看价格还是觉得不舍得,喜欢的书如果只卖十几块钱,还不如直接送给朋友。

雨夹雪来了,又一个冬天。

20181204:一部时间背景是2006年拍摄于2010年过审于2013年上映于2018年的电影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之前对于《狗十三》的期待很高,半年多以前出了资源也没去找来看,因为当时就说是会上映。实际看完觉得低于期待吧,感觉情节多少有些怪怪的,特别是弟弟这块,还有整个时间线上,说不通,要么是开头的剪辑不大对。开始的时候女孩还是很酷的,热爱物理、读《时间简史》、想看天文展览。后面的成长其实也比较“合理”,但是成人眼中的合理,是小孩内心的死亡吧。

最近看电影养成了坏习惯,不是吃糖就是吃巧克力或者士力架,我不胖谁胖。

今天第一次在多抓鱼上面买书,是2009年版的《圣殿春秋(下)》。10年的时候从亚马逊上面买了上部,当时还是学生,想着读完了再买下部,结果就耽搁了(没读完就没买),再后来网上就找不到卖这本书的地方了,当然严格地说孔夫子和淘宝上面也不是没有,但是要么标价100块要么是影印本(盗版),基本是断了念想。后来知道了多抓鱼,在上面搜索过这本书——当时还没有,昨天偶然又打开小程序,发现有货了,于是下单,快30块钱了不算便宜,但是胜在能买到。

当初《巨人的陨落》宣传中有所谓“平均三个通宵读完”,结果现在无论肯·福莱特的什么(读客出版的)书,都会标上这句话,到了《圣殿春秋》(是的,其实这本书再版了,而且是两个出版社去年今年前后脚出了两版,此处专指读客版),腰封上面已经赫然印着“半个地球都在通宵读”,而老爷子已经成为了“通宵小说大师”,那就只有祝写这些文案的亲妈爆炸了。

20181202:电影周末

昨天睡得晚,加上下雨,今早醒来就很迟了。

看了《盛夏》。因为主角的长相,觉得像是在看赵雷演赵雷。开始的时候看到微博和豆瓣上的评价还挺高,但是实际看起来给人一种有佳句无佳章的感觉。像是不那么丧的《醉乡民谣》,但是整体节奏不是很舒服。其中的MV(其实整部电影就是个MV)还是很可爱的。仿照著名唱片封面那里又想到了《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不知道是字幕的原因还是实在提不起精神,除了三角恋之外的很多地方都没太看懂。解体前夕的苏联,氛围不是那么肃杀的圣彼得堡(列宁格勒),一切都在萌动。

决定慢慢把科恩兄弟的作品都补完,找来了《缺席的人》看。 家庭、社会、现实,全都混杂到一起,看开头不觉得像是科恩兄弟别的作品那样大开杀戒,还以为只是每个人都陷入内心的矛盾压抑无法逃脱(姑且叫软死亡),结果没想到后面还是死了那么多人。没有指纹没有监控器的时代,犯罪故事可能才有花样。婚姻生活好惨。

喝酒看电影有点舒服,可能橘子吃多了,居然觉得撑。

20181130:苍白的简历和漫长的梦

写了份简历。无论干过什么,最后落在纸上也就苍白的那几行。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不过本身我也没多看重这次机会。

继续玩游戏。怎样才能通关呢。

读《写作这回事》,斯蒂芬·金点明了很多我没注意的问题,当然部分内容适用于英文写作,换成中文不一定很有效,但是结构上面的经验应该是跨越语言的。继续学习。

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我在寻找入口购买门票,排队买错了门票,退款要两个工作日后才能回到母亲的社保账户里去,不管了。山间道路两旁全是树木,一回身的时间发现天瞬间亮了,远处灯柱还直射天空,我意识到那就是我的目的地,于是决定向那里跋涉,……,爬上山顶,透过残垣断壁看到了下方海里无数的岛,岛上有人,警察上去劝阻人们狂欢,山顶街市里擦肩而过川流的人和盛大演出不断喧闹,我可能就是为了演出而来,但是身处其中,却在一个角落里与朋友进行着漫长的对话,对话的内容忘了,最后没留下一点印象。醒来浑身都疼,是梦里的跋涉太累,还是因为窗口的凉风灌入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