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日记

20180923:寄宿学校

看了《寄宿学校》。后悔先前看到了与《遗传厄运》相比较的评价,因为两者并没有什么可比性。《寄宿学校》的低成本体现在方方面面,在玩法上面也没有很惊艳的地方,但是也没什么摆烂的地方。电影在徐选角、人物、剧情上倒是有种很神奇的操作,让你觉得无论主角做了什么,似乎都是有道理的,虽然,并不是真的如此。

看网飞的新剧《疯子》 Maniac ,居然是科幻感很强的设定,基本可以说是无理由喜欢了。

今天头疼,还是早睡吧。

20180922:You will die someday

“你总会死的“,应该写个程序,每天提醒我一下这句话。

谢乐力图、基斯顿比尔、积佳兰贺、希夫烈达,说实话,要是让我猜我是猜不出这些人谁是谁。怕我自己怕事后忘了,把他们的大陆常规译名记在这里吧:杰瑞德·莱托、克里斯蒂安·贝尔、杰克·吉伦哈尔、希斯·莱杰。

这几天又比较多地上 Telegram 和暗网,发现很多人想得太多,你一点英语基础都没有就别玩这个了,聊天软件还要汉化版,还想在 Tor 里面装翻译软件,也不是不行吧,但是,何必呢。

20180921:江湖儿女

可能是因为衣服领子的刺激,早晨觉得脖子非常刺痒,像是过敏了,当然记忆里我没有真正地过敏过,所以只能猜测过敏的反应大概就是这样,这种痒,手一开始挠就拿不下来了,非常可怕,只能克制自己了。

看《江湖儿女》,黑帮情节远比我想象得要多,看电影之前看了贾樟柯在知乎上的回答,可能理解得更深,情和义是可以分开的,江湖是义,儿女是情。从2001年的江湖到2006年的三峡到2018年的元旦,所谓江湖所谓秩序逐渐消失,处理得比《老炮儿》更悲观,道理上讲,《老炮儿》虽然也是江湖末路,但还是理想主义的,到了《江湖儿女》里面,结局才更倾向于现实。

《江湖儿女》借用了《任逍遥》《三峡好人》的时间、人设、背景,就像平行宇宙一样,宏观上极其相似,细节上略有不同,说是细节不同,也可能可以算作是对前作的更深层次补充,因为《任》的主要视点在郭斌斌上面,《三》里面的见面提离婚也是匆匆一个场景,《江》给它扩展开了。

不过不管平行宇宙有如何的多样性,无论其中的个体如何抉择,选择顺从或是奋力挣脱,在这个时代和这个国家的巨大引力作用下,应该都会收敛到一起,被导向一致的无言结局。

20180920:北方失格

雨真的下了很久,这样下雨的北方秋天,还是北方吗。

趁着《江湖儿女》上映,把《任逍遥》和《三峡好人》找来看了。符号化的东西充斥着两部电影,但是两者风格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后者更加宏观。

看着《三峡好人》里面的江边城市,我想起了在重庆呆过的大半个月,想念德感镇,想再去重庆。

看了看自己注册美团的时间,2010年3月7日,非常硬核了。

20180919:赛博时代的生日就迎接短信轰炸好了

阳历生日,只有APP们关心我了,各种短信和弹窗都发来祝福。当然前几天阴历生日的时候,亲朋好友们都祝贺过了。其实也说不上生日快乐不快乐了,也真的只有收到短信才提醒我又生日了,时间这个发明就够坏的了,生日这个发明更是充满恶意。这个年龄非常不安是真的,不安心,不安宁,不安分。想改变,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还有没有成本,还有没有机会成本,总体是这种状态。

大雨下了整整一天,整整一天。

晚上看了《遗传厄运》,首先说,我觉得中国,主要是汉族,没有一个很完整的跳大神体系是非常遗憾的事情。《遗传厄运》里面的邪神崇拜就非常具体,基于这些文化,然后发展出这个故事,就非常值得学习。当然我个人对于恐怖片这个类型不是非常喜欢,但是仍然觉得这部电影是值得推荐的,因为它在恐怖元素之外的设计是非常巧妙精致的,甚至很多地方的呼应,比起《逃出绝命镇》要更自然更深远。人物状态递进式的崩溃,时间的刻意模糊,都是令人非常有代入感的设置。当然了 A24 出的,我基本都吹爆的。

20180918:时代的眼泪

看艾美奖提名名单才发现自己果然不是美剧迷:所有的提名作品里面,所有的,我只看过一部半,第二季《怪奇物语》和第二季《西部世界》的一半。可能是觉得看剧集还是有点太耽误功夫了,所以更加偏爱限定剧集,如果是网飞出的那就更好了,连每周追更都省了,直接找个空当全季看完。

说起来非常讽刺,就在网飞刷了23个奖项的(美国时间)次日。《惊奇队长》发布了预告片,开头就是她从天上掉下来砸进 Blockbuster ,这个网飞曾经的对手,在上个月关掉位于阿拉斯加的两家店后,如今在全美只剩下最后一家店在继续经营着了。在漫威电影里面出现这个,虽然是明显的90年代标志,但是现在看来仍让人有鞭尸的感觉。

要下雨了。

最近的状态一直是困,不知道是病了还是怎么样,什么也不想干,早早的就想睡觉。

不想看电影不想看书。

20180917:不舒服

肚子不舒服,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

长辈的智慧和经验还是要遵从的,因为多数时候还真的是管用。江湖凶险,婚恋市场各式各样的骗子都有,真的是各式各样,你都不明白对方的动机是什么,就是非常奇怪,可能仅仅是对方拎不清或者纯想恶心你。当然这次说的不是我自己的遭遇,但是我更他妈恐婚了,真是可怕。

年龄大了,人际交往的应该更加谨慎,不知道有没有人把奥卡姆剃刀套用在人际交往上呢,如无必要,勿增好友,新认识的朋友,姑且称朋友吧,没有特殊缘由(比如由衷佩服对方人格和思想),大家还是直接冲着利益来比较好,完事儿不再联系挺好的,这把年纪了不要对刚认识的人轻易交心了就。如果言谈间就觉得不舒服了,那真的完全没有必要充分认识对方,因为之后的交往肯定会觉得更不舒服,绝对不会有例外。特别是在潍坊这种三四线城市,人们不懂得边界在哪里,或者知道也会故意冲破边界,假装热情仗义,实则比谁都鸡贼,其实山东人——鲁西的不知道但是估计也没好到哪里去毕竟再往西就是()省——都这样,随着互联网的发达,把山东早前的伪装彻底撕下来了,这是很好的事情,所以提防啊提防。

我是顶不爱交朋友的人,工作之后基本没有新结交什么人,这是我自己设下的边界,所以上面这段是我的行事原则的复述,吃亏倒没吃过亏,当然了,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自己取舍吧。

我讨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同龄人和年轻人,但是对真诚而有智慧的人非常崇拜,因为这两点是很难同时做到的,你可以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