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日记

20181018:网速焦虑症

今天又踩了很久的椭圆机。

看《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年轻时候的詹姆斯·斯图尔特真是帅气啊,当然二战后的形象更多了些硬朗。这电影就有意思了,基本可以算作是参议院制度的科普,占据发言权的描绘同样占据了这电影的高潮。

最近梯子又不正常,不知道是不是被定点爆破了,ping 起来还行,但是下载速度堪忧。家里网络也不正常,重启路由器稍微好了一点。网速焦虑症了。

20181017:诸多失望

本想展望一下11月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电影电视剧但是没做成,明天吧。

看了《摩登时代》,名声在外,我也看过片段,没想到的是里面还有一段爱情故事。但是如果按照时间顺序(也就是我刷 IMDb 的那个计划)把卓别林的电影看下来,在 The Kid,The Gold Rush 和 City Lights 之后,再看这一部就觉得很多地方是他在进行自我重复;对于大萧条时期的工人群体的关注和表达上面,也说不上是十分高级;情感的处理也很莽(特别是昨天刚看了《一夜风流》,横向比较的话,《摩》就很难堪了)。

终于读完了《变迁之神》,比想象得要难看很多。或者说远低于自己的预期吧,想读猎奇故事的话,也许我应该看原本的《夷坚志》。

还是考虑换工作。

20181016:织梦哈哈哈

闲来没事,把公司的网站顺手维护了,这破系统居然不是动态的,修改页面之后是重新生成静态页面,思路清新,我是真第一次知道。这样省不少资源吧我想。

今晚看了《一夜风流》,明白克拉克·盖博的魅力了,这种桀骜真是少有。这种欢喜冤家的偶像剧故事,套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吧。

20181015:M

又开始了补完 IMDb 250 的计划,按时间顺序从前往后看,看到1930年代了,今晚看的是 M 。

80多年前的德国电影太可怕了,弗里茨·朗太可怕了。从《大都会》到《M》,类型上从科幻到犯罪,形式上从无声到有声,居然是出自同一导演之手。

M 里面的地下法庭,表达上感觉比《大都会》的上下世界进步了很多很多,讨论的东西放到今天的互联网上也是热议的那些话题,犯人的辩诉权,民粹的力量。

20181014:感觉是浪费掉一个星期天

觉得贴图版(就是 4chan 这种)是很好玩的一个东西,张贴图文都是极为顺手的一个工具,搭建也很方便,以前也在这个网站上搭建了一个,但是没有人玩终究是没有意义。

去图书馆把书还了,没有读完,家里还有很多自己买的书没有读,今年没有计划了。草草读过但没有读完的书是《极简欧洲史》《苏联的最后一天》《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可能再也不会看,但是先记下,有时间再说吧。

看了《红高粱》修复版。那个影厅我再也不去了,画幅还得现调,体验非常不好。故事非常简单,但是修复版的魔力就是把原本黯淡的色泽重新洗刷出艳丽的样子,那红那绿,视觉上的冲击力极大。

下午回家本想做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出乎意料地睡着了,睡了整个下午。

晚上又看了《幸福的拉扎罗》。可能知道为什么评分那么高,但是我自己不太受用。

20181013:是否她们都精于此道呢

好久没有在正点儿写过日记了。

我想我差不多弄明白了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向孤僻的:因为我自私,我不愿意付出,我只想自己高兴。终于疲于与别人交流,就这样吧,不重要,随便吧。

是否女性都很 KY 呢,或者说故意 KY 并精于此道,让你难以招架,只能尴尬应对。

她们的乐趣是看你尴尬的样子吗?

20181012:南宋的和尚会梦见土地爷吗

股市大起大落,以为又要继续下跌——早晨确实是下跌了——结果来了个V型,至少今天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变得更糟糕。

现在只想拿回钱来买游戏机,嘿嘿嘿。悔不当初悔不当初,有这钱还不如玩物丧志呢。

最近开始喜欢在上下班路上听播客,反派影评、机核、忽左忽右,如果早知道我会喜欢上用手机听播客,我就应该买个蓝牙耳机而不是平头塞子。毕竟手机没法盲操(也许可以通过音量键实现但是比起蓝牙耳机的控制钮或者 iPod 来那可是差远了),不方便。

不方便于是还是继续用 Shuffle 好了,但是时至今日我也没有用明白 iTunes 的逻辑,同步、标记已播放、下载、删除等等,我一直没弄明白,我记得以前的版本可以直接拖的呀,现在拖不动了,熟悉的界面视图也不见了,这是弄了些什么。下一部播放器应该选个  iPod touch 或者带 Android 系统的播放器,但是转念一想,这不跟手机有一样了,往上传/下载东西方便了,但是又不能盲操了。

心血来潮从网上买了个日期章,想在开始读一本书的时候盖上日期,读完了再盖上日期。我就是这样,重形式而去做些无聊的事情。

读《变迁之神》的过程远比我想象的漫长,一点一点地啃,拜神这件事上,古人也是重形式而去做很多很多无聊的事情,其实也不是,求神封神的背后,可能有很大的一笔经济账。读了这本书才知道,笔仙之类玩法,在接近一千年以前的南宋就盛行了,而至今仍有傻逼在玩,我感到非常震惊。神很多时候是通过梦境为人所知的,那么我就有个疑问了,南宋的和尚会梦见民间的神比如土地爷吗?那时候的宗教信仰,纯洁吗?

说起信仰来,宗教真的会改变人的本性吗。也认识些信教的人——当然是在中国以及这里说的是基督教——其中有一些仍然世俗得不行,宗教观念也是非常原始及传统、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我信你、向你祷告,你保佑我健康发财之类,这似乎与《变迁之神》中的民众信仰观念并无很大差异;更有甚者如我一同事,鸡贼成性、粗鲁不堪、自私刻薄,我认为其人的本性并没有因其信教而转变(如果现在已经是转变了的话,那以前得多人渣),反而拿信仰当作了挡箭牌……他们是不是信了假教?当然我要强调,有非常虔诚的人,不是通过形式上怎么克己怎么约束别人来展现自己的宗教信仰,而是真正博爱宽容崇尚普世价值,我也认识一些。我理解的宗教,是给人以精神的支撑,让人获得动力,最终还是通过自己的行动克服所面临的困难,信仰本身应该是克制的,不适于与人宣扬的,当然我的这种理解也是瞎想的,我自己并没有什么信仰,并不能真正理解宗教的力量和……算了,我没法说一个存在了两千多年的东西是简单的洗脑。

日常想买摩托车了。今天下班骑车,居然坏在路上了。想开车但是还在修路没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