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2月

20180221:初六

玩 Crashlands 终于还是厌倦了,觉得刷刷刷太浪费时间了,或者说想浪费时间的话,这个游戏简直是太棒了太好玩了,但是我还有好多(琐碎)事要做,实际上还是浪费不起这个时间。暂时不玩了。但是这个游戏值得推荐。

《斯大林之死》也值得推荐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是把惯常的英式政治喜剧套路安在了苏联真实的历史事件上,一面喜感一面残忍。比起拜伦·科恩的《独裁者》那种屎尿屁走向的政治讽刺,这个可高级太多太多了。

明天上班了。

就此别过,这个不快乐的春节。

我猜,门外就有明媚的春天在等着我。

20180219:初四

买了 Slay the Spire 玩了玩,觉得创意可以,其实是本以为会特别好玩,但是机制也就是 roguelike 和卡牌其实结合得一般,总之是不喜欢。于是退了款,我真是挺不道德的,干脆玩盗版多好。

晚上跟朋友吃了饭,玩了玩。

年快过完了。

20180218:初三

看《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看《每分钟120击》。

 

《1987》这部电影比预想的要好太多,《出租车司机》之后,类似的题材,没想到拍得更强。人物群像比《出》要立体得多,豆瓣的评分消失于9.5分,排除情感因素和报复性打分,这部电影也是高质量佳作。从开头的事件,一个一个牵线般引出各个人物,整个前半段,我们可能都不清楚这部电影真正的主角是谁,当然其实剧作上确实有 POV 的倾向或者说野心,但是仍然有主要人物中途“掉线”或者在某个节点强行“上线”这种略微硬伤的处理。

这样的处理,本来会有更好的聚合反应。但可惜就可惜在,它是一部韩国电影,几乎就确定了,一定会有煽情或者燃情设置,那么剧情走向显然是要汇总到一个大事件上,要聚焦到一个具体的伟光正的人物身上。果然到了第三幕,人物的命运处理、故事的情节走向(即使是既定的历史事件)就略嫌仓促生硬,其实关于最后牺牲的角色,他的故事在整部电影里反而着墨不多,当然牺牲这段,他的行为也足够英雄了。

《1987》好在几乎每个人物都挺完整,就连反派,都有具体的私人动机来打击赤色分子,这样填充起来的整部电影,非常充实。反而是河正宇的角色,有些脸谱化,没有理由地愣,当然,其实这是人性的底线,是生而为人应该有的坚守,类似的角色还包括监狱长、狱警和最终牺牲的大学生。

韩国电影看多了,确实套路明显,是好的调剂但是不能连续多看,审美疲劳。也正如,我们没法通过看几部韩国民主化运动电影就唤醒心中某种意识。

 

在政治的艺术化表达上,《每分钟120击》其实更成熟流畅。其实同性这个标签在电影分类里,完全可以去掉了,已经没有哪部优秀的电影是单纯讲同性的了,单纯讲的那叫 GV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是爱情片,这部《每分钟120击》则是抗争是政治运动片。

整个少数群体的抗争过程,有着革命一般的史诗感,就连内部争论,都像是革命队伍的路线分歧。在其中的穿插的一段爱情,更是沉重到让人无不动容,肖恩重病中两人激吻并手淫射精的场景,是比隔壁撸桃更奇情更生动的设置和表演。

另一方面,这部电影的灵性还体现在剪辑上,利用光影、场景的相似性,在同一段叙述中,将包含极大信息量的多个场景剪辑进去,展现在眼前是人物自然的意识流转,这是非常高级而有趣的手法。

20180217:初二

看《与神同行》。

姐姐来做客,吃饭聊天很开心。

继续看《与神同行》,这电影看下来觉得比较一般。从最后的一组镜头来看,世界观真的有得写,但是这一部选取的故事却非常平庸,包括主角弟弟这个角色的展开,颇有美剧拍不下去了硬扭转的感觉,但是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方式讲这两个故事。以及韩国电影惯常的煽情,有几部电影处理的真得好,但是这部就不大行,煽情都煽得非常敷衍。值得一提的应该就是卡司比较强大了,很多都是熟脸。还有下一部,到时候再看看这个故事如何收场吧。

看《铁雨》。

加几个 Telegram 群玩玩。

想有个能随便说说话的朋友,也找不到。

算了,无所谓,都不重要。

20180215:内心的宇宙

今天除夕。

早晨醒来,终于读完了《湮灭》。其实本来的想法是今天去图书馆把这书还了,然后借下一本,看完之后觉得暂且不必了。

原来第一人称与第一人称也是有区别的,最开始看《湮灭》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你一生的故事》。但是其实两者叙述的口吻是完全不同的,后者的叙述理性而冷静,呈现出的是非常清晰而细腻的故事,除去时间的穿插,本质上是非常易懂而温暖的。《湮灭》则不同,直至最后,才惊觉这本小说本质是一本日志,而读书过程中不知道该责怪原著还是责怪译者的疑惑也就此消失,根本不是文笔的问题,体裁如此。晦涩的文笔,大量的环境描写,大量的内心刻画,缓慢到让人难以忍受的情节推进,都在最后得到了解释。然而我并不喜欢这个故事,带有太多的猎奇成份和惊悚元素,科幻的占比其实是比较少的。

我是因为娜塔莉·波特曼主演的电影才去找来原著看,然后又去找了电影的预告片看,觉得电影可能比较原著有了极大的改动,人物动机和人物性格可能都不同于原著。如果预告片没有故意误导——我觉得误导的可能性极小——那么这部电影可能非常平庸,可能沦落至一部烂俗拯救亲情的怪物恐怖片。

到时候上映再看吧,降低期待。

《大佛普拉斯》出了,立刻下来看。对于台湾,现在的感情既不是嫉妒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悲哀,像是看朝鲜的那种情绪。“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大佛普拉斯》,黄信尧。

其实如果有人要探索我的内心,倒挺容易:就是不开心,特别想说去你妈的,操你妈这些,无论看到什么,都想说这些话,过年也没有好转,过年尤其严重。今年真的觉得悲哀,悲凉情绪无人倾诉,现在只能写在这里。

看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