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20180215:内心的宇宙

今天除夕。

早晨醒来,终于读完了《湮灭》。其实本来的想法是今天去图书馆把这书还了,然后借下一本,看完之后觉得暂且不必了。

原来第一人称与第一人称也是有区别的,最开始看《湮灭》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你一生的故事》。但是其实两者叙述的口吻是完全不同的,后者的叙述理性而冷静,呈现出的是非常清晰而细腻的故事,除去时间的穿插,本质上是非常易懂而温暖的。《湮灭》则不同,直至最后,才惊觉这本小说本质是一本日志,而读书过程中不知道该责怪原著还是责怪译者的疑惑也就此消失,根本不是文笔的问题,体裁如此。晦涩的文笔,大量的环境描写,大量的内心刻画,缓慢到让人难以忍受的情节推进,都在最后得到了解释。然而我并不喜欢这个故事,带有太多的猎奇成份和惊悚元素,科幻的占比其实是比较少的。

我是因为娜塔莉·波特曼主演的电影才去找来原著看,然后又去找了电影的预告片看,觉得电影可能比较原著有了极大的改动,人物动机和人物性格可能都不同于原著。如果预告片没有故意误导——我觉得误导的可能性极小——那么这部电影可能非常平庸,可能沦落至一部烂俗拯救亲情的怪物恐怖片。

到时候上映再看吧,降低期待。

《大佛普拉斯》出了,立刻下来看。对于台湾,现在的感情既不是嫉妒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悲哀,像是看朝鲜的那种情绪。“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大佛普拉斯》,黄信尧。

其实如果有人要探索我的内心,倒挺容易:就是不开心,特别想说去你妈的,操你妈这些,无论看到什么,都想说这些话,过年也没有好转,过年尤其严重。今年真的觉得悲哀,悲凉情绪无人倾诉,现在只能写在这里。

看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