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5月

20180530:假装自己是个极客

由昨天抱怨的微信对于我个人的影响,又在昨晚临睡前想到了微信、QQ的沟通语境本质上还是不一样,以前我用QQ时代,对于得到回复并没有那么迫切,因为如果不是已经开始聊天,那么我对QQ的期待只是一个异步沟通工具而已;但是微信不太一样了,确实是即时性质,这是一个枷锁,我觉得,对接收者自然是,其实对发送者也是。然后其实我真正在想的一个很奇妙的方式是微信公众平台的后台,如果有人发了对话,那么你可以主动与之聊天,如果在48小时之内对方再无互动,那么你有再多的话也发不出去了,这个设定很有意思,如果放在聊天软件上面,可能会有很意思的玩法,当然既然现在没有这种应用,那肯定是有什么问题是我尚未想到的。

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讲美国1960年代的电影盗版产业,我觉得写得非常好,颠覆了我的常识,原来电影盗版可以追溯到那么早的时候,当然其方法和流传途径也跟八九十年代以及如今网络时代有很大的不同。所谓盗版,实际上是电影公司当作垃圾处理掉的胶片拷贝,被有心的人收集回来(当然其中也有很多贿赂环节,以及由此可见人缘好是很强的一个属性),之后转售给他人。这样的盗版价格自然也是非常非常高,如果考虑通涨因素,一份盗版拷贝的要价相当于现在的四千多美元。

文章主要写的是一个叫做 Woody Wise 的人,现年80岁,在盗版行为被抓并被课以重罚之后,他开始制作并销售已经超过了版权保护期的电影作品,这当然是完全合法的,而且以现在的眼光看,是值得尊敬的,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影迷俱乐部的管理人,直到今天,这个俱乐部仍在活动。观影俱乐部真是好,当然可能我是没什么指望参与到类似的组织中去了。

文章还延展写了好几个有意思的冷知识:早期的胶片是危险的易燃品,太易燃了以至于早期的电影里面的大火场景,有一部分就是拿电影胶片当作燃料来用;《生活多美好》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掉了版权保护这件事之前知道了,而作者指出,过去每逢圣诞假期,没有版权保护而可以免费播放的《生活多美好》自然成了各家电视台的首选之一,正是这样,才让这部电影成为了美国国民圣诞经典;文章还提到了一条美国-南非的盗版输送产业链,不过并没有详细说明,但是光想想一下这条逆黑奴路线(大误),就觉得应该也是一个很神的故事。

今天终于到了手机的解锁期,于是开始刷机,整体还算顺利,至少目前我已经用上奥利奥了。有几个坑应该记录一下:

  1. 最终我也没有用 adb devices 命令找到设备,于是我只能用数据线把系统包拷贝进手机,倒也没耽误事就是了;
  2. 但是 fastboot devices 却一切正常,所以还是顺利刷入了 TWRP ,但是小米手机有个问题是直接重启之后,会覆盖掉新刷入的第三方 recovery 而重新进入小米官方的恢复系统,查询了一下,只能利用 fastboot boot twrp-3.2.1-0-mido.img 这条命令来进入了,稍微耽误了点事,但是总算解决;
  3. 刷了 GAPPS 的话,因为网络原因,设置还是挺烦人的,不如不刷(大误),总之得需要梯子啊。

当然手机资料的备份和恢复还需要一定的工作,可能下周就能开始用了。还需要研究一下,锁屏状态左右下角的两个快捷方式能不能去掉,毕竟棒棒糖时代是可以去掉的。从棒棒糖直接跳到了奥利奥,可以玩的地方还算是不少,点按图标可以弹出菜单,(可能是)挺有用的一个功能。当然硬件上,小米自家系统支持得当然好一些,换了系统,指纹解锁明显变慢一些。但是因为录入指纹角度更多,所以识别准确性上,奥利奥又胜一筹。

哦刷机之前还贴了膜,老实说我贴膜经验并不丰富,也是才知道钢化膜原来只有一面有贴纸,还有消除白边液也是比较脑洞的东西了。现在贴膜其实倒不是怕滑伤屏幕,更多的是怕摔碎屏幕。

今天饭否上出来一个说要举报饭否之类之类的人,唉,随便吧,心累。要是饭否没有了,那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可能会在这个网站上自己弄个微博客吧。

20180529:那里总是很多琐碎事,那里总是红和蓝

哦这一天。偶尔在市区办几个业务,但并不怎么顺利。

银行办对公业务最不想遇见的就是前一位是开户的吧,真是一言难尽,以后我考虑得随身带着 Kindle 或者文库本了,因为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有了这么大一空闲,看书最合适了。玩手机倒也行但我个人觉得实在是太洼了,在银行、在公交车、吃饭的时候,都他妈的有拿手机看抖音还是什么鸡巴玩意儿的,用手机看新闻看小说哪怕是玩游戏我都不会在乎的,各有所好嘛,爱玩什么干我屁事,不过外放这种行为另当别论了,基本跟公众场合吸烟的垃圾程度不相上下了,这确实影响到我了。说起吸烟又想喷了,那些在路上骑自行车骑电动车还叼根烟的,你他妈的都穷到用这类交通工具了,还抽烟呢?

当然我也穷,我坐公交车,而公交车坏掉这种事我居然也碰上了,而且这是辆长路线公交,没看就刷了公交卡,花了三块二,哈哈哈,傻逼如我。总之不顺。

今天转到当年常去买书的地方,寻找记忆中的那片场地,走到原地反复确认才发现,空场和高台之上的一间间书店早就不在了,原址之上现在是一座金灿灿的建筑,我没进去,因为显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功用了,又一个可以追溯记忆的地标,没有了。我是记性好还是经历得少,对于十几年前的那些地方,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我记得哪个拐角有卖过刊的,哪个路边有卖旧书的。

那附近是我时间维度上的《南方》。当年一整个夏天,我们在那里来来回回,这里坐坐、那里聊聊,现在想来,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吧,后面就一直沉沦,越来越孤僻,逐渐就再也不能正常与人交流。我时常把现在这种状态的因由怪罪给他人,我甚至想,如果没有微信,我的生活应该会正常很多,我其实是很早就使用微信的,但是最终我也没有成为微信的重度用户,至少,我很少与人在微信上单独聊天,但是不管什么因素了,说到底是我自己的心理缺陷越来越凸显了而已。

最近的生活倒不是不顺,而是单纯缺乏提振精神的元素,没有太多令我兴奋的东西。而且作息也不那么松散了,所以感到很无力。我当然想找女朋友,想结婚,是时候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太丧气了。

今天抓到了《看电影》微博发的一篇长图文,是洗的 /Film 一篇文章,至少没有注明出处,因为我早晨刚在 RSS 上标记过这篇嘛。不过还是懒得去指出了,随便吧。倒是印证了我前几天的一个猜测:肯定有国内媒体/自媒体偷摸洗国外的稿子,这样被发现的几率就小多了,求证也困难,国外媒体应该也不会知道。

20180528:饭否上不去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今天没啥大事。倒是《创造101》这个节目频频刷屏,感觉倒是个有趣的事。不过还是算了,不追综艺了。

我发现看棒球比赛,当然了,得像我这样,不具体支持哪个球队,只要有得分,就看得很高兴,有精彩的捕球也是,非常,非常疗愈。

现在编报表更得心应手了,还会套上各种指标看看,但是其实没什么用,现在数据都联网了,真要想造假,也实在是越来越难了。编假的报表,更多的是骗自己,顺便对方也懒得拆穿罢了。

《梦想之城》这本小说转折有点硬啊,一方面很有戏剧性,视角、话题的切换又有电影剪辑般的感觉,这也算是种写法吧。但是模糊了时间的流转,有点难抓住脉络。

20180527:创作者的虚妄

今天看《巴顿·芬克》,科恩兄弟在1991年的作品,获得了当年的金棕榈。配角都很出色,看的时候想到了科恩兄弟的很多其他作品,比如主人公迷茫颓丧的状态对应《醉乡民谣》故事背景对应《凯撒万岁!》空洞可疑的酒店对应《老无所依》等等。当然说实话,抛开表面这些,内核里,我没有太看懂这部电影,知道是讲创作者的某种状态和心理活动,但是看完,还是有太多太多疑惑的地方,片中出现的角色、地点,真假难辨,如要梳理,是很复杂的一项工作。有的电影就是这样,虽然不能完全看懂,但是很久之后回想起来,总会记得里面很多的细节。

其实我读严歌苓的小说也是这样。今天才得知,陈凯歌要拍《白蛇》,将由巩俐和天海佑希主演,陈凯歌就是,你永远会对他的下一部作品充满期待。虽是文革背景,但《霸王别姬》那个级别肯定是难有指望了,不过对位《归来》和《芳华》应该是很有意思的比较,看看出自严歌苓笔下的三部小说,在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手里,孰强孰弱。

今天收到红米Note4X了,比我想象中要好看,撕去标签之后,机身基本是黑色,小米的LOGO颜色也很淡。准备刷机才得知新手机解锁要等三天,那就过几天再弄。也是今天才知道红米Note5也挺不错的,屏幕、CPU、摄像头都有升级,比4X贵200块钱,但是我还是比较习惯三大金刚这种按键,对全面屏倒不是那么向往,关键是暂时也不能刷其他的ROM,所以也无所谓了。我主要是冲着能刷机买的,哈哈,MIUI 这个系统倒也挺好了,但是开基本应用都要数据和权限,当然提醒用户要权这种行为也是对的,但是还是有点膈应吧。

有点想玩《底特律:成为人类》。其实想玩这个想玩那个的,当年想玩的买了吗?最终是买了。玩了吗?到现在也没有。

20180526:菜是原罪

不只是电子竞技,各行各业都是这样,当然竞争越激烈的行业,这句话越能显现,比如媒体。你菜,所以你找不到好选题,写不出好稿子,然后就抄袭就洗稿,然后被人抓了还要卖弄可怜的梦想和可笑的人设,说的就是“差评”。想理直气壮,除了努力的修行和高尚的道德支撑,没有别的办法。

今天看到 LineageOS 发博客列出了最新支持15.1版本系统的列表,发现红米 Note4X 在列,其实之前就发现了,只是今天我又去京东看了一眼,原来有黑色版的了,于是立马买了一块。刷着玩。

今日并无其他事可记。

20180525:世界和平任重道远

早晨吃粽子会离心,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以为是甜粽子才会这样,但是换了蛋黄肉的也是。


昨晚睡前看到川普取消与金正恩的见面的消息,世界和平还是任重道远。

今天想来,剧版《守望者》把故事背景定在了当下好像也没那么违和了。现在这些领袖,川普默克尔梅姨马克龙普京金正恩等等,人设比起冷战时期的那些,至少花样上并不逊色多少。


我看了一下,从现在开始直到下个月22号《超人总动员2》上映,这之间都没有我想看的电影。索罗就不去看了,还有几部国产片,看了看评价,也兴趣不大。

没有双休了,对我的直接影响就是不太想出门看一整天电影了,要是去年或者前年的我,可能会一个周末看三部电影。

当然这也与我的观影量增加、对电影对文本的思考产生变化有关。

逐渐就形成了一种自我适用的直觉或者评价标准,有的电影,看看预告宣发评价,联系电影拍摄制作过程中的某些新闻,基本就能断定成片是什么样子、值不值得看了。


前几天看“心流”的相关资料,呃,目前学习没有进入这个状态,但是工作却可以了,一下午不停我都不觉得累,但是有一个问题是虽然工作很有效率,但是工作的同时会胡思乱想别的事情,倒没有影响工作,但是想的事情显然不那么令人感到愉快。应该是对心态的控制还有欠缺,我继续研究一下。


韦恩斯坦被捕了。


其实今天我有个作死的想法,但是时间紧迫,不知道弄不弄得出来,如果来不及了,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