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8年5月29日 星期二

20180529:那里总是很多琐碎事,那里总是红和蓝

哦这一天。偶尔在市区办几个业务,但并不怎么顺利。

银行办对公业务最不想遇见的就是前一位是开户的吧,真是一言难尽,以后我考虑得随身带着 Kindle 或者文库本了,因为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有了这么大一空闲,看书最合适了。玩手机倒也行但我个人觉得实在是太洼了,在银行、在公交车、吃饭的时候,都他妈的有拿手机看抖音还是什么鸡巴玩意儿的,用手机看新闻看小说哪怕是玩游戏我都不会在乎的,各有所好嘛,爱玩什么干我屁事,不过外放这种行为另当别论了,基本跟公众场合吸烟的垃圾程度不相上下了,这确实影响到我了。说起吸烟又想喷了,那些在路上骑自行车骑电动车还叼根烟的,你他妈的都穷到用这类交通工具了,还抽烟呢?

当然我也穷,我坐公交车,而公交车坏掉这种事我居然也碰上了,而且这是辆长路线公交,没看就刷了公交卡,花了三块二,哈哈哈,傻逼如我。总之不顺。

今天转到当年常去买书的地方,寻找记忆中的那片场地,走到原地反复确认才发现,空场和高台之上的一间间书店早就不在了,原址之上现在是一座金灿灿的建筑,我没进去,因为显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功用了,又一个可以追溯记忆的地标,没有了。我是记性好还是经历得少,对于十几年前的那些地方,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我记得哪个拐角有卖过刊的,哪个路边有卖旧书的。

那附近是我时间维度上的《南方》。当年一整个夏天,我们在那里来来回回,这里坐坐、那里聊聊,现在想来,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吧,后面就一直沉沦,越来越孤僻,逐渐就再也不能正常与人交流。我时常把现在这种状态的因由怪罪给他人,我甚至想,如果没有微信,我的生活应该会正常很多,我其实是很早就使用微信的,但是最终我也没有成为微信的重度用户,至少,我很少与人在微信上单独聊天,但是不管什么因素了,说到底是我自己的心理缺陷越来越凸显了而已。

最近的生活倒不是不顺,而是单纯缺乏提振精神的元素,没有太多令我兴奋的东西。而且作息也不那么松散了,所以感到很无力。我当然想找女朋友,想结婚,是时候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太丧气了。

今天抓到了《看电影》微博发的一篇长图文,是洗的 /Film 一篇文章,至少没有注明出处,因为我早晨刚在 RSS 上标记过这篇嘛。不过还是懒得去指出了,随便吧。倒是印证了我前几天的一个猜测:肯定有国内媒体/自媒体偷摸洗国外的稿子,这样被发现的几率就小多了,求证也困难,国外媒体应该也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