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20180530:假装自己是个极客

由昨天抱怨的微信对于我个人的影响,又在昨晚临睡前想到了微信、QQ的沟通语境本质上还是不一样,以前我用QQ时代,对于得到回复并没有那么迫切,因为如果不是已经开始聊天,那么我对QQ的期待只是一个异步沟通工具而已;但是微信不太一样了,确实是即时性质,这是一个枷锁,我觉得,对接收者自然是,其实对发送者也是。然后其实我真正在想的一个很奇妙的方式是微信公众平台的后台,如果有人发了对话,那么你可以主动与之聊天,如果在48小时之内对方再无互动,那么你有再多的话也发不出去了,这个设定很有意思,如果放在聊天软件上面,可能会有很意思的玩法,当然既然现在没有这种应用,那肯定是有什么问题是我尚未想到的。

今天看到了一篇文章,讲美国1960年代的电影盗版产业,我觉得写得非常好,颠覆了我的常识,原来电影盗版可以追溯到那么早的时候,当然其方法和流传途径也跟八九十年代以及如今网络时代有很大的不同。所谓盗版,实际上是电影公司当作垃圾处理掉的胶片拷贝,被有心的人收集回来(当然其中也有很多贿赂环节,以及由此可见人缘好是很强的一个属性),之后转售给他人。这样的盗版价格自然也是非常非常高,如果考虑通涨因素,一份盗版拷贝的要价相当于现在的四千多美元。

文章主要写的是一个叫做 Woody Wise 的人,现年80岁,在盗版行为被抓并被课以重罚之后,他开始制作并销售已经超过了版权保护期的电影作品,这当然是完全合法的,而且以现在的眼光看,是值得尊敬的,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影迷俱乐部的管理人,直到今天,这个俱乐部仍在活动。观影俱乐部真是好,当然可能我是没什么指望参与到类似的组织中去了。

文章还延展写了好几个有意思的冷知识:早期的胶片是危险的易燃品,太易燃了以至于早期的电影里面的大火场景,有一部分就是拿电影胶片当作燃料来用;《生活多美好》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掉了版权保护这件事之前知道了,而作者指出,过去每逢圣诞假期,没有版权保护而可以免费播放的《生活多美好》自然成了各家电视台的首选之一,正是这样,才让这部电影成为了美国国民圣诞经典;文章还提到了一条美国-南非的盗版输送产业链,不过并没有详细说明,但是光想想一下这条逆黑奴路线(大误),就觉得应该也是一个很神的故事。

今天终于到了手机的解锁期,于是开始刷机,整体还算顺利,至少目前我已经用上奥利奥了。有几个坑应该记录一下:

  1. 最终我也没有用 adb devices 命令找到设备,于是我只能用数据线把系统包拷贝进手机,倒也没耽误事就是了;
  2. 但是 fastboot devices 却一切正常,所以还是顺利刷入了 TWRP ,但是小米手机有个问题是直接重启之后,会覆盖掉新刷入的第三方 recovery 而重新进入小米官方的恢复系统,查询了一下,只能利用 fastboot boot twrp-3.2.1-0-mido.img 这条命令来进入了,稍微耽误了点事,但是总算解决;
  3. 刷了 GAPPS 的话,因为网络原因,设置还是挺烦人的,不如不刷(大误),总之得需要梯子啊。

当然手机资料的备份和恢复还需要一定的工作,可能下周就能开始用了。还需要研究一下,锁屏状态左右下角的两个快捷方式能不能去掉,毕竟棒棒糖时代是可以去掉的。从棒棒糖直接跳到了奥利奥,可以玩的地方还算是不少,点按图标可以弹出菜单,(可能是)挺有用的一个功能。当然硬件上,小米自家系统支持得当然好一些,换了系统,指纹解锁明显变慢一些。但是因为录入指纹角度更多,所以识别准确性上,奥利奥又胜一筹。

哦刷机之前还贴了膜,老实说我贴膜经验并不丰富,也是才知道钢化膜原来只有一面有贴纸,还有消除白边液也是比较脑洞的东西了。现在贴膜其实倒不是怕滑伤屏幕,更多的是怕摔碎屏幕。

今天饭否上出来一个说要举报饭否之类之类的人,唉,随便吧,心累。要是饭否没有了,那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可能会在这个网站上自己弄个微博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