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6月

20180630:半年了

今天突然拿起老手机,打算备份完了就把存储清空,重新刷个机。手机是时间的切片,这几年都在里面了,照片、视频、录音、文档,只是可惜了,很少留下生活的照片,多数是工作上的文件之类的东西,其实我工作也没那么上心,但是比较起来,我生活得好像更不上心。

今天看到讨论房价的文章,现在觉得后怕不已,如果两年前自己像个傻逼似的坚持不买房,那现在死活是买不起了:已经涨了接近三十万了。三十万啊,我操。

点映是门好买卖,《我不是药神》超级自信,频繁加场,当然目前评价看来,确实是很厉害。明天我去看看。

写博客半年了,其实对我本身没有什么积极影响,没什么长进。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坚持了半年了!

20180629:多久没有被小说打动过了

比较忙的一天。不过不算累,早就说了,现在的工作,早就进入心流状态了,只是这舒适区太没有挑战性了,也没有什么获益,迟早得想办法逃离。

《我的朋友安德烈》真的看哭了我,真的。《平原上的摩西》可能只是赞叹技巧的娴熟,这篇则猛然撕开感情的口子,读完真的太难过了。人可以不幸到何种程度,物质的贫瘠落后自然难以招架,精神的孤独桀骜更让人深陷困境。明明可能有不一样的人生,但是最终却无声无息被杀死在精神病院、家中床上、校长室、后排课桌、初中第一节课上……

对于流行词我持保留态度的一部分原因是,有些才智不怎么够的人硬要用流行词,却总是辞不达意,虽然流行词顺口但是没有起到真正的表达效果,让别人一头雾水,如此见过好多次了。

20180628:献花点蜡烛不如烧纸

对于人类的心态还是没法理解,为什么总有人不喜欢遵守规则,即使破坏规则也不能带来什么利益,仍然乐于破坏,是有快感吗?

对于自己的心态也是不解且鄙夷,今天的砍杀小学生事件,不觉得有切肤之痛和悲悯之心,反而想去看血腥的现场和哭天抢地的哀号,满足自己的,快感?求得心理平衡?仇富?也许吧,至于什么无辜之类的话,其实很可笑,看看微博上面的评论,很多人都是一面高喊这世界就是不公平的(针对凶手),一面又说孩子是无辜的(针对受害者),这本身是自相矛盾的啊,无差别杀人那就是不公平,谁赶上都是倒霉,许你享受不公平的利得,就不能承受不公平的伤害吗?对于性别与年龄,我个人虽然保持谦让态度,但是从来不觉得哪一方是弱势的。我一直觉得公平与无辜之类,你信就好好信,无怨无悔,不信那就算了,逆天改命随便,总之都没有讨论的价值。看这件事我这种很奇怪的心理活动,我知道是阴暗而反叛的,也想变得正常,但是,确实没有悲伤或难过的感觉。对于自己这种心理状态,我反而觉得是真难过。

献花点蜡烛太傻逼了。不如烧纸,真的,我更爱这种激烈而真挚的东方美学和情感表达。

旁观了什么表彰大会,总之七一了嘛,词汇的匮乏、表达的干涩简直令人哈欠连连。真的无聊。

今晚看了些 RSS ,没有什么长进,唯一认同的是这篇,现代生活无不涉及商业,横竖都是买卖,总之得三思再三思,其实不相信那些吹嘘和宣传可能会更接近真相与本质。对此我倒是轻松,反正要死的嘛,早死晚死差不了许多,晚死生活质量还不一定高还是低,吃这件事上,吃就是了。

WIRED 的 Youtube 频道上线了一个科幻短片,其实是2014年法国拍的,讲的是通过植入芯片,一个人可以定制自己的外在形象,其他植入芯片的人可以看到你的定制形象,你也可看到别人的,但是每天只有12个小时可以这么做。比较像《黑镜》系列的故事。点子可以,围绕这个创意的东西也挺全的,该有的铺陈转折都有,但是最终的内核表达还是比较浅的。不是没有有黑暗的发展尝试,但是编排得太缩手缩脚(当然如果 cut 在那里,就真更像《黑镜》了)。值得稍微思考的一个小故事。

累。

今天想,作为普通人,哪会经历什么麦城、滑铁卢,也许能经历次值得称道的大失败,已经是一生的巅峰了。

如何能在保持高尚品格的同时,做个让人完全不想接近的人呢。可能这是我毕生的追求之一了。

20180627:老而不死是为

贼!对!

太阳直晒,要死。

不得不再次陈述我的观点,过了五十还没有退休的男人,可能是整个职场中最鸡巴的一个群体了,刚愎自用、指手划脚,比之所谓油腻更是让人敬而远之。怎么说呢,油腻的这个属性或者态度吧,我要是有工夫的话,还是愿意跟对方周旋的,毕竟互相觉得对方是傻逼、并互相逗闷子、互相装傻充愣其实是挺欢乐的一件事。五十多岁的老东西们就不行了,完全没有快感,完全会是被对方的无趣拉入泥潭越陷越深,多数时候,尴尬回应还不如干脆沉默,其实倒是有很多机会——毕竟老东西们的逻辑漏洞还是蛮多的——爽快打脸,但是何必呢,虽然我情商低,但是也并不想教别人做人。总之没意思,记住,过了五十还没有退休的男人,真的是鸡巴。

如果说现在想参加个什么活动团体的话,合唱团肯定是了,太有意思了,只是没有机会啊。

20180626:人以群分,而有的人总是能带乱一个群

雨后仍然燥热。

一直想加入一个群,专注高效话题,没人发红包、表情、傻逼鸡汤、应答模板,不聊猫狗,没人撩骚,没人功利地分享小程序。我知道这种群太少了,所以人类真是太讨厌了,总有劣币驱逐良币。虽然我也不是什么良币,但是还是想专心讨论点有价值的东西。 所以我退了好几个群,无论什么样的群都能被一帮闲逼贱逼搞成撩骚群,为什么不干脆去嫖呢。

今天才把生活规律拨回正轨,学习读书看东西写东西,时间总不够用。

读完了《平原上的摩西》这一篇,这小说太厉害了,时间的穿插,人物视角的转变,故事线的交汇,细节的刻意照应,仿佛知道自己要追寻什么,就像自己是上帝视角,看着摩西去开红海,直到最后才发现,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原来,是这样一个故事。

20180625:大雨打乱了我的一切计划

其实还是内心不够坚定,一旦有个理由,就心安理得地逃避。

不过,真的死烦下雨,中午就开始了,到现在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了啊,操你妈的。

早晨烟台的叉车行凶事件,不厚道地说句题外话,这件事提供了一个思路啊:原来叉车破坏力这么爆表,那以后要是上街,打算掀起革命浪潮的话,叉车真的可以考虑一下。速度是短板,但是可以从数量上找补;驾驶室目标太明显,得好好改造一下,防弹玻璃、钢铁围挡什么来来。

洗澡时候突然想起了我小时候爸爸其实是常年驻外的,那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想来,成长过程中我爸爸是缺位的,当然我没要去指责或者分辩什么,只是在想这有没有给我造成什么影响,又造成了什么影响。不可知了,不可知了。

20180624:那些爱慕那些逃离那些亏欠,总会在未来再找上你

刷 RSS,但是提不大起兴致。电影的资讯照常刷,但是没人——我也不愿意——可以分享这些,刷了也没有可以再加工传播的意愿,只是自嗨;前段时间下调了游戏类订阅源的阅读权重,发现果然没什么不习惯的,游戏我是很久都没有玩过了,现在对于游戏新闻和研究文章,我也没有很强烈的阅读欲望了,其实是好事;可能 Quartz 还算是对我胃口吧,但是质量总不是那么稳定。总得来说,最近丧失了明确的阅读目标,而没有目标地阅读,跟误入了菜市场没什么区别。

今天电驴搜到的资源下载都很快,几个小时走了8G+。

白天没干什么事,困意无时无刻袭来,可能除非换工作,我已经缓不过来了,真累啊。其实平时上班反而没什么活,要是上班可以睡觉就完美了,哦吼。

看了李沧东的《绿鱼》,很喜欢这部电影,那时的运镜已经是很有看头。看到最后还是随着女主角哭了,那些爱慕那些逃离那些亏欠,总会在未来再找上你。

这几天,心态好了很多,有些明白叶公好龙的意思了,你心心念念的东西,到头来只不过是泡影。真正要去面对的话,只能收获尴尬和失望。

收到了口气清新剂,果然是,上瘾了,妈的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