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10月

20181030:我的少年阅读史

2003年的夏天,对我来说应该还蛮重要的,虽然我现在很平庸,但是如果没有那个夏天的种种机缘,我可能会变得更加平庸无趣。

从小的时候我的阅读兴趣没有被刻意培养过,也没有被训练出什么爱好特长,当时的家长似乎也并不太在意孩子精神层面的塑造,让孩子上学、让孩子健康,就已经是足够出色的养育成就了。这是一代人的视野局限,没什么可以指责的,这种环境我还是接受的。

没有什么真的本事,只有一颗好奇心,可能是我从小便有的特质。最早是在《开心辞典》上面知道了《哈利·波特》这个系列,之后苦苦等待机会终于入手了当时已经出版的一套四册,于是2001年的暑假我好像是进行了一场魔法夏令营,虽然当时已经是年纪不小了,但是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读完长篇小说。

之后的事情就并不是那么如愿了,往后一年里想要《魔戒》三部曲,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得到,我经常想如果当时就读了《魔戒》,是不是现在的我又是另外一种样子。不过好在,当时我还有凡尔纳读。

对新闻的爱好大概始于很早的时候,比如9·11比如北约轰炸南联盟,对我认知上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后来爱看报纸,爱看杂志,断断续续地买了很多年。

跳过我记忆中很模糊的初一,2003年的夏天,太阳格外明晃晃地刺眼。可能是受当时在播的《射雕英雄传》的影响,我开始对金庸产生了兴趣,当时就已经听说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便决定按照这个顺序找金庸的小说来读,那时候能读到金庸的有三个途径:成箱的正版、租书铺里面真伪可疑的版本、盗版。《魔戒》三部曲都没有机会买,那成箱几十本更是断无可能购得。于是只能通过后两种灰黑色的途径开始读金庸。

读金庸的过程贯穿了后面我整个初中时代一直到高一读完了《鹿鼎记》为止。现在我都能想起夏天里面读《飞狐外传》《雪山飞狐》,稍冷的时候读的是《天龙八部》《白马啸西风》,再后来的《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神雕侠路》《笑傲江湖》。要说没耽误学习那肯定是假的,倒也没有后悔过,年少时代,觉得万物新鲜,如果不读金庸,肯定也会迷恋上其他的东西,时至今日我都不喜欢看漫画也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养成看漫画的习惯,现在想来结果应该都一样。经常有人说童年怎么样青春怎么样,我的童年青春期其实是相对单调的,而读金庸正是我那时候的基调,至少让我的精神世界变得不那么空洞,可能性格上的中庸平和内向,也与之相关。不过在我的时代,金庸,或者说武侠小说的影响已经显露颓势,粗略想来,读金庸的同龄朋友也就是百分之一二。

其实金庸的小说,基本上是给我树立了一个阅读标杆,很多流行小说从此就不太有兴趣,同时期其实也穿插着其他的武侠名家作品,古龙梁羽生都看过几本,黄易之流则是完全不堪入目,还有些《武侠》杂志上面的短篇多数都猎奇而空洞,到最后还是觉得金庸便足够了。可能也因此错过很多年轻一代的比如《昆仑》《英雄志》这些,至今都未曾拜读。还有网络小说,也确实很少去追。

等我年纪再大点的时候,通过各种资料了解到查良镛先生的人生也并不十分顺遂,也经历了人世悲欢聚散,也有求不得,也有哀莫大于心死,也有坚守,也有不悦,也有忧虑,也遭攻讦,也遭毁谤。其形象在我心中才丰满复杂起来。

今天金庸去世了,昨天刚说了触动,今天来了更猛烈的冲击。看到确凿消息的一瞬间,我确实是落泪了,这种难过的内核大概是,曾经有幸与这样的人同处在一个宇宙中了,如今却分离了,顿时感到失落万分。

金庸先生千古!


近期我写日记的习惯都是次日写前日的内容,这样时间比较充裕,想法也有所沉淀,但是这篇最终成文还是乱糟糟很不堪,能力有限,没法真正表达出我的伤感来。

这篇日记实际写于10月31日,在完成这篇日记的四个小时前,我趁着京东的活动买了托尔金的六种书,算是终于完成了当年的《魔戒》心愿闭环,但是我最想要的那版,永远不可能买到了,就像三联版的金庸作品集,永远不可能买到了。

回想起来,距离我最初希望得到《魔戒》那时,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十六年有多长呢,绝情谷之约也是十六年;但是十六年又有多短呢,往事历历在目,但是眨眼间,你再也追不上了。

当时我的阅读兴趣,武侠是一支,科幻则是另外一支,同样也是始于03年的夏天,所以说那个夏天对我的影响足够深远,科幻这一块可能以后会详细再提。

20181029:感怀炒股买书编辑维基,都是网络迷踪

李咏死了。可能这是近期去世的名人中给我带来最大触动的了:一、他年轻,才五十岁;二、小时候非常喜欢周末播出的《幸运52》(至于《非常6+1》,因为升学,看电视的时间便没有那么充裕,相对来说感情不如前者)。至于微博、微信上面纷纷发出的各种轶事,以及他对身后事上的云淡风轻,倒没有很吃进去。我难过,是觉得一个至今仍然年轻的、曾经为人所熟悉的有趣的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就像往日时光再也无法还转那样忧伤。

茅台跌停,好可怕,发生了什么。早晨路过证券交易所,想,现在已经没有人实际来这些地方盯着显示屏了吧,还想到更早的时候,报纸上有若干个版面的下半部分,都是股票的最新行情列表。

本来想在当当的活动下再买一些书,但是得知有更优惠的活动(领券),于是就暂且放弃了购买,等领券。我要说,这种活动在经营者角度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好策略,因为本来如果是单纯满减的话,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相当于五折嘛,但是又搞一个叠加券的活动之后,虽然不一定抢到但是还是想试试,结果自然是没有抢到,同时也觉得不公以及被耍猴,于是最终打消了购买的欲望,我的经历就是这样,最后一分钱也没花,难道这是经营者愿意看到的结果?

今天终于申请了维基百科的 IP 封禁解除,现在应该可以更方便的用代理登录维基百科编辑词条了。

看了 Searching ,因为预期就不是像很多人似的那么高,所以对整个电影还是相对比较满意的。略有不满的地方在于虽然电影强调视窗这种形式,但是随着剧情发展越来越复杂,场面越来越大,很多地方悄悄偷换了概念,比如用新闻电视画面来展现搜救,比如主角在弟弟家安装摄像头的行为显得刻意,其实就是把更大的摄制范围更大的表演幅度套上了,可以说是“窥屏滤镜”,严格来说并没有把真正的“屏摄”这种形式一贯到底。剧情上面的反转不算有趣,甚至略牵强,有的地方电影也懒得解释了。

我喜欢的地方在于对互联网细节的展现,包括谷歌、Gmail、油管、脸书、汤不热、Instagram,当然其中最关键的 YouCast 反而是假的(真实的原型是 YouNow ,因为剧情中有使用该应用的负面角色,片方出于对影响的考虑而没有使 YouNow 以真实品牌形象出现在电影中),这电影有个思维惯性是“万事不决问谷歌”,倒是点题了,但是谷歌在其中也确实是太万能了些。另外这电影根本就是 Mac 的广告嘛,看了之后觉得苹果的东西确实好用( 。

在豆瓣上有的人喜欢发诸如“惊人细节”的总结文章,其实没什么意思,或者说通过二刷来倒回去写这些东西,很弱智。

这电影的红火,会不会也在国内催生一批类似的电影,感觉上是比较低成本的,重点在于剧本的编排和剪辑,期待一下吧。

20181028:冷战

想做很多事都没有做成,本来想改一下这个网站的固定链接格式,但是看了看新链接的样子也不是很满意,暂时没有想出更好的解决方案,索性就还是这样保持着吧。

还想做点别的事,但是出了莫名其妙的 bug 进行不下去,想想觉得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先算了吧。

又装上 LOL 又玩了玩新英雄,又卸载了,太耽误时间了。看比赛倒还好,随便看两眼 FNC 打 C9,这才叫实力碾压,C9 确实是“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没做错什么,但是就是打不过,这种绝望的感觉一定不太舒服(或者也可能是问心无愧般的安心,都一样)。顺便,在 Youtube 上看 60 帧的游戏直播,真是很好的体验。

看了《冷战》,本来想波兰只是整个故事的一段,前途未卜的这种不安可能在男主角跨国柏林边界的时候就消散了,但是电影最终一遍遍地把情绪抓回到起伏不定的状态。他们在社会主义的阴影下相爱,试图逃离这越收越紧的黑暗,几乎就是成功了,却又见识了莫名的冲突,又相继回到社会主义的阴影下,最终无望地选择风景更好的一边等待死亡。爱情与政治环境的结合,这部比《芳华》来得彻底,时空转换,物也不是,人也不再,又比《江湖儿女》展现得更决绝。

20181027:客服机器人

今天接到一个电话,上来就说自己的是某机构的客服机器人,这样开门见山的推销电话实在是太厚道了,无疑等于是给人瞬间挂断的动机。有个点有意思:这个机器人(姑且称之为机器人吧),他带着山东口音,非常神奇了。其实据我推测应该是就是录音+简单的语音判断,远远说不上是人工智能,但是我挂电话早了点,没法验证了,现在想来略微遗憾。

几十年后的人们看最近两年的国产电影,一定会对霍尔果斯和东阳这几个地方产生极大的兴趣,继而可能会研究起2010年代中期的影视业税收模式和后来的税收改革,是个很有趣的课题啊。

怎么讲,有的人我是没有 get 到什么人格魅力,除了世故而虚伪,我不知道有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都趋之若鹜。

新疆往内地迁移关押人员的规模究竟有多大,潍坊已经算是一个东部沿海城市了,潍坊的交运公司都被抽调了车辆去参与这项任务。我不能说我的消息源,但是,100%可靠。

20181026:泥沙俱下

捋了捋11月12月电影档期,脑海中蹦出了“泥沙俱下”这个词。

去看了《阿拉姜色》,这电影好看,视觉上就非常丰富,人物关系也很奇妙。

真的看见大雁南飞还是令人万分激动和感动的。

20181025:缺乏耐心了,完了

去年送给爸的剃须刀有个指示灯突然亮了起来,本以为是低电量报警,但是充满了也没有消除。才又找出说明书来看,发现是提示应该更换刀头了,刀头暂时没买,于是暂时清理一下,以为这样就好了,结果灯还是亮着,说明书翻到下一页才发现要按住开关键5秒钟重置状态。我说飞利浦是不是乱点技能点,这算是哪门子黑科技哦,关键刀头指示灯跟电量灯应该是共用的一个光源,挨得太近,漏光,能检测到刀头状态了,解决不了漏光,你说奇妙不奇妙。不过我也够急功近利够浮躁的,面对一本大喘气风格的说明书,都没有读完全部9个步骤的耐心。

是不是我的梯子的提供商 ban 了海盗湾或者海盗湾 ban 了我的梯子的提供商,总之正常情况下我是打不开海盗湾了,但是用 Tor 开海盗湾的洋葱地址却可以,麻烦点就是了。一开 Tor 就想找猎奇的或者 H 的东西看,我这是有毛病了,对暗网产生了刻板印象。

看完了《无敌破坏王》,好看,这剧本写得太棒了,角色的机制和反派的来历简直是神一样的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