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20181030:我的少年阅读史

2003年的夏天,对我来说应该还蛮重要的,虽然我现在很平庸,但是如果没有那个夏天的种种机缘,我可能会变得更加平庸无趣。

从小的时候我的阅读兴趣没有被刻意培养过,也没有被训练出什么爱好特长,当时的家长似乎也并不太在意孩子精神层面的塑造,让孩子上学、让孩子健康,就已经是足够出色的养育成就了。这是一代人的视野局限,没什么可以指责的,这种环境我还是接受的。

没有什么真的本事,只有一颗好奇心,可能是我从小便有的特质。最早是在《开心辞典》上面知道了《哈利·波特》这个系列,之后苦苦等待机会终于入手了当时已经出版的一套四册,于是2001年的暑假我好像是进行了一场魔法夏令营,虽然当时已经是年纪不小了,但是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读完长篇小说。

之后的事情就并不是那么如愿了,往后一年里想要《魔戒》三部曲,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得到,我经常想如果当时就读了《魔戒》,是不是现在的我又是另外一种样子。不过好在,当时我还有凡尔纳读。

对新闻的爱好大概始于很早的时候,比如9·11比如北约轰炸南联盟,对我认知上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后来爱看报纸,爱看杂志,断断续续地买了很多年。

跳过我记忆中很模糊的初一,2003年的夏天,太阳格外明晃晃地刺眼。可能是受当时在播的《射雕英雄传》的影响,我开始对金庸产生了兴趣,当时就已经听说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便决定按照这个顺序找金庸的小说来读,那时候能读到金庸的有三个途径:成箱的正版、租书铺里面真伪可疑的版本、盗版。《魔戒》三部曲都没有机会买,那成箱几十本更是断无可能购得。于是只能通过后两种灰黑色的途径开始读金庸。

读金庸的过程贯穿了后面我整个初中时代一直到高一读完了《鹿鼎记》为止。现在我都能想起夏天里面读《飞狐外传》《雪山飞狐》,稍冷的时候读的是《天龙八部》《白马啸西风》,再后来的《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神雕侠路》《笑傲江湖》。要说没耽误学习那肯定是假的,倒也没有后悔过,年少时代,觉得万物新鲜,如果不读金庸,肯定也会迷恋上其他的东西,时至今日我都不喜欢看漫画也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养成看漫画的习惯,现在想来结果应该都一样。经常有人说童年怎么样青春怎么样,我的童年青春期其实是相对单调的,而读金庸正是我那时候的基调,至少让我的精神世界变得不那么空洞,可能性格上的中庸平和内向,也与之相关。不过在我的时代,金庸,或者说武侠小说的影响已经显露颓势,粗略想来,读金庸的同龄朋友也就是百分之一二。

其实金庸的小说,基本上是给我树立了一个阅读标杆,很多流行小说从此就不太有兴趣,同时期其实也穿插着其他的武侠名家作品,古龙梁羽生都看过几本,黄易之流则是完全不堪入目,还有些《武侠》杂志上面的短篇多数都猎奇而空洞,到最后还是觉得金庸便足够了。可能也因此错过很多年轻一代的比如《昆仑》《英雄志》这些,至今都未曾拜读。还有网络小说,也确实很少去追。

等我年纪再大点的时候,通过各种资料了解到查良镛先生的人生也并不十分顺遂,也经历了人世悲欢聚散,也有求不得,也有哀莫大于心死,也有坚守,也有不悦,也有忧虑,也遭攻讦,也遭毁谤。其形象在我心中才丰满复杂起来。

今天金庸去世了,昨天刚说了触动,今天来了更猛烈的冲击。看到确凿消息的一瞬间,我确实是落泪了,这种难过的内核大概是,曾经有幸与这样的人同处在一个宇宙中了,如今却分离了,顿时感到失落万分。

金庸先生千古!


近期我写日记的习惯都是次日写前日的内容,这样时间比较充裕,想法也有所沉淀,但是这篇最终成文还是乱糟糟很不堪,能力有限,没法真正表达出我的伤感来。

这篇日记实际写于10月31日,在完成这篇日记的四个小时前,我趁着京东的活动买了托尔金的六种书,算是终于完成了当年的《魔戒》心愿闭环,但是我最想要的那版,永远不可能买到了,就像三联版的金庸作品集,永远不可能买到了。

回想起来,距离我最初希望得到《魔戒》那时,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十六年有多长呢,绝情谷之约也是十六年;但是十六年又有多短呢,往事历历在目,但是眨眼间,你再也追不上了。

当时我的阅读兴趣,武侠是一支,科幻则是另外一支,同样也是始于03年的夏天,所以说那个夏天对我的影响足够深远,科幻这一块可能以后会详细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