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11月

20181130:苍白的简历和漫长的梦

写了份简历。无论干过什么,最后落在纸上也就苍白的那几行。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不过本身我也没多看重这次机会。

继续玩游戏。怎样才能通关呢。

读《写作这回事》,斯蒂芬·金点明了很多我没注意的问题,当然部分内容适用于英文写作,换成中文不一定很有效,但是结构上面的经验应该是跨越语言的。继续学习。

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我在寻找入口购买门票,排队买错了门票,退款要两个工作日后才能回到母亲的社保账户里去,不管了。山间道路两旁全是树木,一回身的时间发现天瞬间亮了,远处灯柱还直射天空,我意识到那就是我的目的地,于是决定向那里跋涉,……,爬上山顶,透过残垣断壁看到了下方海里无数的岛,岛上有人,警察上去劝阻人们狂欢,山顶街市里擦肩而过川流的人和盛大演出不断喧闹,我可能就是为了演出而来,但是身处其中,却在一个角落里与朋友进行着漫长的对话,对话的内容忘了,最后没留下一点印象。醒来浑身都疼,是梦里的跋涉太累,还是因为窗口的凉风灌入脖颈。

20181128:永远不会有派对了

本来今天是我要去济南看草东的日子,我把一切都准备得妥当,但是清晨一看微博,在经过换场地的波折之后,演出最终还是取消了。

盼了数月的一次演出,早前潍坊星巢取消还觉得有济南单场演出可以看,如今又被取消,心情就真不好了: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草东了。

山东这个地方,观念传统腐朽到极致,人也很坏,就这种心态,还新旧动能转换,我换你大爷。

于是最后变成了请假在家玩手机。想到了《楚门的世界》,本想假装逃离这跟死掉差不多平静的生活一小会儿,最后阴差阳错,还是没逃出去。现在的生活真是无味,没有爱,没有欲望,没有目标,还充满了对未来的不确定,上了年纪的人把生活简单地归结为一个一个单调的节点,在我看来有很大谬误,人生没那么线性。

刷了一天的 RSS 也没刷完。

把网站的 Favicon 换了,灵感当然是 [as] ,成人游泳。

20181127:生活并不万岁

是的。

看过了《生活万岁》,觉得比较失望,这纪录片(勉强这么叫吧)看似没有表达,但是选择性忽略造成的问题更大,最后还要升华每个人的生活,这就是更恶劣的手法了。

不过给自己立个规矩吧,以后看到唱邓丽君的盲人街头艺术家,就给其10块钱。

生活并不万岁,生活不易是真的。

20181126:千钧一发

科学素养不够,没法真正评判编辑基因的婴儿出生这件事。不过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并没有(作为一个科幻迷吧算是)预想的那么兴奋,也没有害怕或是怎样,只是觉得悲哀,为事件里面每个人感到悲哀。

今天回想起来,发现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很多细节都记得很清楚,我到现在还记得冯远征的角色叫安嘉和,王学兵的角色叫安嘉睦,王劲松的角色要挟安嘉和然后争执中被牛角装饰物戳死了。然后查了查电视剧的百度百科,发现它的灵感居然是来自斯蒂芬·金的一本叫《玫瑰疯狂者》(Rose Madder)的小说,这个发现比较令我感到惊讶。

在今天之前我确实是不知道谷大白话那些视频不是他自己翻译的,其实因为我自己也看油管和 Reddit 什么的,所以看缩略图就知道是说什么,实际上并不太打开那些视频看,光看他晒孩子了。所以我为什么不取关呢。

依照现在 Gmail 的难用程度推想,感觉即使 Google Reader 没被砍,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甚至还可能把比如 Feedly 和 Inoreader 这些阅读器的审美和功能品味带坏(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就是 iPhone 的刘海屏对整个手机业界的影响),所以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比如5年)上再来看,好像事情也没有当初想的那么糟糕。

对精致的食物没什么很特殊的印象,但是对些再也没机会吃到的路边摊却很怀念。

20181124:韩国瑜冻蒜

然而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还是觉得有机会应该去一趟台湾看看,11月份应该是很好的时间,金马奖和选举。

参加了前同事的婚礼。

是所有人喝了酒都会头疼,还是分人,还是分酒?

想做个反派影评关键词T恤(或者其他周边),写满了“连lian1宇宙”、“人物弧光”、“和解”等等。

本来就对李诞没什么兴趣,他的节目我只看过《十三邀》的十几分钟,他的言行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也不觉得“人间不值得”有什么意思。但是最近各种热搜、热文给我的感觉是这人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