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12月

20181231:在这最后的夜晚

今年过完了,随便写写吧,对照一年前的目标,直面自己的失败。

  1. 换工作,挣更多点钱,或者有外快也行 算是完成了,并且又辞掉了工作,换了新工作。
  2. 每天写日记,就在这里 完成了。
  3. 找对象 没有。
  4. 多运动,体重减到能到 78KG 我就心满意足 没有。
  5. 考出中级 没有,只考出1/3。
  6. 学英语 这个没法定量评价,但是平时阅读也习惯了。
  7. 看超过200部电影,并且尽量无视电影网站的评分 前者没有完成,后者不太好评判,因为现在看来是根据评分推断影片质量,不好的我不会去看。
  8. 看超过20本书 没有完成,只读了10本。
  9. 不用流行语,不在意热门话题 没有完成,还染上了看微博热搜的坏习惯,当然了,确实是不太在意热门话题了。
  10. 不再浪费精力在无关的人身上,不装逼,不对任何人抱有期待 第一个基本做到了,第二个可能没有,第三个基本做到了。

这就是我今年的一切,感觉多少还是浪费了的。

昨晚感性地在朋友圈发了一条,2018年的感受就是这样了:

本来我觉得2018年又完蛋了,我会痛恨它,不再记起它。

但现在不了,我爱我一年写了十几万字的网络日志,我爱《三块广告牌》,我爱夏天的叁叁肆,我爱双雪涛的小说,我爱今晚的草东,我会爱明晚的地球,我爱关心我的朋友家人们,我还是爱2018年的。

还剩不到24小时了,我有些不舍了。

不一条条列明年目标了,反正也完成不了。只希望适应新的工作并且胜任新工作,还是得考证,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希望找到对象;希望健康;希望心态平和。归根到底,我在追求的,可能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认同

今天看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先不多说了,过几天我二刷再写写吧。

最近觉得花钱有点大手大脚,应该警惕了。不过还是买了杨超导演的电影课,¥149;和《第一财经》2019年全年的12期杂志,用了三个微信号刷了优惠券,¥300,原来我昨天买的《第一财经周刊》是倒数第二期。好了不再多花钱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全身产生了过敏反应。

20181230:草东没有遗憾

十分感谢兄弟的招待,真是好。

终于看到草东的现场了。场地很不错,不再年轻的我在后面台子上,虽然不能蹦得自在但是视野好极了。

我不讨厌2018年了。

端传媒上面有篇读者来稿,我想起了几年前呆的公司以前的办公园区,那里已经是市区边缘的边缘,再往南就没有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新疆人开了一家拉面餐馆,说不上好吃不好吃,但是在一段时间里解决了我的午餐问题,现在很久没去过那边了,很大概率那家餐馆也不在了。端传媒那篇文章读着真是压抑。

我坐这趟的开往凌晨的火车,是想再看看淄博那些科幻设施一样的油井,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窗外山上的通体发光的塔从东边到了西边,从不见到不见。 突然看到了月亮。 月亮就不会从东边到了西边。 月亮甚至加速往东跑过去。 我想我看不见葡萄一样的一串一串的油井照明了,以后再也看不见了,遗憾。 倒是看到了霓虹灯反射在架子上。 我操,看到了。 过段时间我要开车上趟淄博,好好拍拍这个夜景,真的,太科幻了。 在一杯肯德基美式咖啡和草东的刺激下,我现在异常清醒,观察车上其他人的睡容。 右边窗外的十字架投射在左边窗上,红色的。为什么在铁道边,会有一个教堂呢。很西部的样子。也算是西部了,潍坊西部。

夜是这么的冷,我没有感觉出来,但我看出来了,呼出的气一团白,急速上升散开,像是一串烟花。

20181229: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面了

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面了,公司用的库存管理软件,操作繁琐,这么说吧,如果我能选择使用哪个软件,我肯定不会选金算盘,这个软件的逻辑有问题。当然,现在跟我没有关系了,我应该再也用不到这个了。

猫眼这是要步入正轨啊,都能出现4.x评分的电影了,还是葛优演的。

20181228:我不想知道他妈的死因,也不想杀了他爸

很少在白天走福寿西街,今天路过发现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条街上面既有恨猪庙也有教堂,宗教氛围很浓郁啊。

最近感觉时间都过乱了,没有个固定的作息了,习惯了规律上下班,突然的改变还是不大适应。离职前综合征吧算是。

今天黑镜出了,先说为了看黑镜,我无效的折腾吧:买账号这个不用多提了,然后我以为无非是在自己常用的服务商那里多开几个 IP 就能饶过网飞的屏蔽,但是不行,第一是很难开到不被网飞屏蔽的 IP,第二很关键,我才知道,现在已经有很多 IP 的端口被屏蔽,虽然能 ping 通但实质上是没法用的。不停地试错太繁琐了,得不偿失,在无谓消耗了0.6元人民币的巨资之后,还是决定放弃。于是花了25块钱买了一个月的现成梯子哈哈哈哈,为了看黑镜,基本上相当于付出了一张电影票的成本。当然,也不能说不值。

喜不喜欢跟值不值关系不大。先说结论:我不喜欢这部《黑镜:潘达斯奈基》,但是为了体验(和吹逼)而看一部这样的电影,是值得的。

故事内的机制不明,闪回回溯这个设定是没有来由的,选错了那么直接 GAME OVER 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又返回上一个节点重新选择,并且循环多次,这种做法是不高明的。

我本以为它的分支足够我选择出自己想要的剧情走向,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回事: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是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我是有直觉的,比如最开始探讨病情那里,我根本不想了解其母亲的死因,这个不想了解不是说留着以后再去了解,而是我根本不关心所谓死因是什么,完全不想踩进这个剧情套路;另一个点就是我完全不想杀死他父亲,无论什么情况,都不想。但是很不幸,这些套路你早晚都得面对,因为这才是这部电影的故事核心,这部电影没有设置多个不同的核心,播放时长不到就不停循环逼你选择不想要的分支,时长到了就强行收尾,水平次就体现在这里了。至于大言不惭的在某个结局中说什么虚假自由意志,那么我就只能当你是大尾巴狼了,先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让观众/玩家频繁摸到边界再说吧,撞到边界是很痛的体验,这都不懂?

网上开始流传剧情流程图,但是我心目中的可选择分支电影的流程图,应该是树状的,而不是这部电影的环状,这就是落差。当然,如果真是是树状的,那么每做出一次选择,就是一次2的平方计算,这是技术和资金的局限。

所以我很难给出高的评价呀,既然《黑:潘》打破了电影和游戏的界限,那就不局限在跟其他电影的比较了,游戏里面也有分支选择比这个玩得好的,比如《史丹利的寓言》。在某个结局里面,游戏节目主持人给出了2.5/5,我凑个整吧,满分五星,我给三星。

20181227:看一看不行

今天看了一下微信的“看一看”,好友中喜欢点击“好看”按钮的实在不多,这种通过自己的操作让内容出现在别人信息流中的东西,最先一波利用起来的肯定是打广告的,现实正是如此。

没意思,“看一看”实在是太乱了,没有分类和条理,这一点上,甚至远远不如今日头条。当然无论是这种还是头条,我都不喜欢,我还在使用 RSS 的原因可能与我的性格有关:有占有欲,占有整个时间线,占有整个信息脉络,而这些,都是算法很难提供的。

离职之前的这段日子,心态轻松,也不是那么轻松。每次选择都是当时的最优解,但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因为我这次没有看透将来的事情,很慌张。不过也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买了 QQ 音乐的下载包,下载了 Deca Joins、茄子蛋、告五人的专辑,然后传到 mp3 上面听,是的,我还是不会用手机听歌。以往可能我是会去找免费的下载,但是现在觉得不值得了,不好找也不方便,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充钱。简单直接。

20181226:钥匙可能是我的右腿本体

黑镜第五季(或者说那部黑镜电影)的导演之前也导过黑镜剧集,但很不幸,他导演的那集 Metalhead 是所有黑镜中最烂的一集,没有之一。

我自己牙不好,然后我就观察别人的牙,我发现,牙真正整齐的很少。

现在是真不行,我上初中那会儿,班里圣诞节还搞装饰呢,就那种跟自喷漆似的但是喷条条的是什么,大家都用那个喷玻璃,还有纸拉花什么的。当然不是说所有学校都不行,是今天看了有个学校抵制圣诞节的新闻,太蠢了。

许巍居然发专辑了。

我这个人活得太无聊了,有多无聊呢?我真的不怕把自己的手机交给别人随便看。 所以其实看《完美陌生人》的时候,虽然因情节感到紧张,但是还是会想这些人何必呢。

今天出门忘了带钥匙。我都是习惯把钥匙放在右边裤兜里面。于是今天就跟少了右腿一样。

20181225:圣诞节

在淘宝上面订了一年的《科幻世界·译文版》。

基本确定了新工作的事情,可能还不是需要立马到岗,但是多少有些退缩的意思,感觉自己不能胜任,感觉自己可能不会很喜欢这份工作。没办法的事情,能力不够,想得太多。

喝多了酒。贵的酒是好喝,不头疼,但是胃可不答应,还是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