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20181228:我不想知道他妈的死因,也不想杀了他爸

很少在白天走福寿西街,今天路过发现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条街上面既有恨猪庙也有教堂,宗教氛围很浓郁啊。

最近感觉时间都过乱了,没有个固定的作息了,习惯了规律上下班,突然的改变还是不大适应。离职前综合征吧算是。

今天黑镜出了,先说为了看黑镜,我无效的折腾吧:买账号这个不用多提了,然后我以为无非是在自己常用的服务商那里多开几个 IP 就能饶过网飞的屏蔽,但是不行,第一是很难开到不被网飞屏蔽的 IP,第二很关键,我才知道,现在已经有很多 IP 的端口被屏蔽,虽然能 ping 通但实质上是没法用的。不停地试错太繁琐了,得不偿失,在无谓消耗了0.6元人民币的巨资之后,还是决定放弃。于是花了25块钱买了一个月的现成梯子哈哈哈哈,为了看黑镜,基本上相当于付出了一张电影票的成本。当然,也不能说不值。

喜不喜欢跟值不值关系不大。先说结论:我不喜欢这部《黑镜:潘达斯奈基》,但是为了体验(和吹逼)而看一部这样的电影,是值得的。

故事内的机制不明,闪回回溯这个设定是没有来由的,选错了那么直接 GAME OVER 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又返回上一个节点重新选择,并且循环多次,这种做法是不高明的。

我本以为它的分支足够我选择出自己想要的剧情走向,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回事: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是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我是有直觉的,比如最开始探讨病情那里,我根本不想了解其母亲的死因,这个不想了解不是说留着以后再去了解,而是我根本不关心所谓死因是什么,完全不想踩进这个剧情套路;另一个点就是我完全不想杀死他父亲,无论什么情况,都不想。但是很不幸,这些套路你早晚都得面对,因为这才是这部电影的故事核心,这部电影没有设置多个不同的核心,播放时长不到就不停循环逼你选择不想要的分支,时长到了就强行收尾,水平次就体现在这里了。至于大言不惭的在某个结局中说什么虚假自由意志,那么我就只能当你是大尾巴狼了,先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让观众/玩家频繁摸到边界再说吧,撞到边界是很痛的体验,这都不懂?

网上开始流传剧情流程图,但是我心目中的可选择分支电影的流程图,应该是树状的,而不是这部电影的环状,这就是落差。当然,如果真是是树状的,那么每做出一次选择,就是一次2的平方计算,这是技术和资金的局限。

所以我很难给出高的评价呀,既然《黑:潘》打破了电影和游戏的界限,那就不局限在跟其他电影的比较了,游戏里面也有分支选择比这个玩得好的,比如《史丹利的寓言》。在某个结局里面,游戏节目主持人给出了2.5/5,我凑个整吧,满分五星,我给三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