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1月

20190131:快过年了

心里其实浮躁得很,可能是无所事事导致了,工作上年前没有重要的事情了,但是上着班干别的,心里空落落的,不安吧,也有种浪费时间的感觉,很奢侈。

但是还是忍不住想打雀魂。这可能是我安利出去的最成功的一个东西了。

20190130:含咪量

今天又看到热文刷屏了,因为社交圈子的原因,我其实先看到的是针对那篇《寒门状元之死》的反驳与嘲讽。然后才又找到了原文看,说看不堪入目好像有点过了,但觉得幼稚是真的。搞不懂写这文章的心态,先不说为了10w+,如果95后都这样,那还真是挺没劲的。

说回社交圈子,下午又开始流行看有几个微信好友关注了咪蒙这个游戏了,我看了看,我的好友中,含咪量是4.5%,很稀薄了真的,当然了考虑到实际的好友画像,他(她)们没有关注咪蒙可能不是因为鄙视咪蒙,而是,还没到可以关注咪蒙的层次。以及看好友列表发现,我关注的公众号比加的好友还多好几十个。

《雀魂》有毒,还直接有网页版,切换自如,简直无缝无痛,而且网页版体验更好。

最近的日子又过乱了,上班也没什么事,多少还是觉得心慌,最好是别闲着,有种浪费感。

20190129:美国春晚、中国科幻、日本麻将

发现今年的超级碗进行的时候,正是大年三十的早晨,美国春晚和中国春晚凑到同一天了。

又把《流浪地球》找来看了一遍,感觉写得确实好(除了某些感叹语句过于生硬之外)。又要老生常谈了,有生之年还是想看到《球状闪电》影视化,技术难度应该不到《流浪地球》的一半,能拍《蚁人2》的幽灵部分和《芳华》就能拍这个;但是政治难度应该是《芳华》的十倍。

玩《雀魂》玩到两眼睁不开,看来是沉迷了。

近来运气不能说不好,支付宝五福凑齐了,花花卡也有了,沾卡还富余了送给了朋友,起初我没打算这么热衷参与的。

20180127:图书馆与 RSS

去了图书馆。图书馆有规定,借出的书原价合计不能超过押金(200元),这次就遇见了我的数量限额(4本)还没达到,但是已经超出了合计金额。我想,随着近几年书定价越来越高,今后能同时借的书的数量可能会越来越少,或者图书馆会上调押金金额(至少提供上调押金的选择)。

刷了一天的 RSS 呀,一天,但是还是没有刷完 T1 订阅源的一半。

20180126:追寻

出于一种消遣的目的,我突然想找找三船敏郎在青岛出生地是哪里。我想我大概找到了。感谢互联网,整个过程非常有趣,但是说来话长,以及很多细节我需要进一步核实,我将在日后补充相关细节和结论。

诺兰的新片明年7月17日上映,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原来金庸还看《亮剑》,还看《天意》《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