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2月

20190228:绿皮车

看到微博上说公映版《绿皮书》字幕翻译糟糕,并举了恰当翻译的例子,我一头雾水,我怎么没记得这些翻译。刚才想起来当初拿自己这半吊子水平看的生肉……

那会儿群里讨论奥斯卡,有朋友口误把《绿皮书》说成了绿皮车,我说那不就成了金正恩了,然后又到了开脑洞环节:恩恩出于需要,坐上了绿皮火车跨越中国,火车的司机是个东北老哥。

-“我爷爷是独裁者,我爸爸是独裁者,我不知道怎么不做一个独裁者。”

-“滚犊子。”

可惜啊,川普和金正恩在河内谈崩了。

刚看《摘金奇缘》,看了个开头,为什么有种《逃出绝命镇》的惊悚感。

操他妈为什么我的 Ins 猜你喜欢里面会有挤黑头的视频。

20190227:申请了一张信用卡

看了《驯龙高手》,感觉不是特别好,虽然主要是讲人和龙的关系,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太潦草了,主角与其父亲、主角与其女友之间完全没有化学反应。

觉得年轻人才是被价格歧视的一方,工作日影院里面有很多老夫老妻看爆米花电影,他们拿不知道什么银行的卡买票10块钱一张。

我也申请了张信用卡,双币卡。

有五个完整周末的三月实在是太可怕了。

现在到处都在放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对到处都放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歌词狗屁不通,什么流出一首赞歌,什么路上一道辙,你这写你妈呢。

20190226:其实现在就可以预测明年奥斯卡了

今天偶然打开收音机听,结果发现电台 DJ 是高一时候的同学。

最早知道陈胜吴广是小时候,我妈跟我讲的,至今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给我讲陈胜吴广的故事。

参加了一个培训,术业有专攻,讲课的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好。

烂番茄移除了未上映电影页面上的“想看度”。前几天,《惊奇队长》遭遇了黑水,“想看度”被刷到了30%左右。

还是对某人嫁了个胖子、并且其自己也胖了、生的孩子也不好看,而感到耿耿于怀与,忧伤。但是关我屁事呢。

读完了《光明堂》,觉得好多,内容好多,表达好多。词穷了苍白了,总之艳粉街过于牛逼了。

现在就可以预测明年奥斯卡了:

不管怎么说明年奥斯卡绝逼大年了:光列导演,能想到的就有乔丹·皮尔的《我们》、昆汀·塔伦蒂诺《好莱坞往事》、马丁·斯科塞斯《爱尔兰人》、李安《双子杀手》、乔·赖特《窗里的女人》、格蕾塔·葛韦格《小妇人》。

如果没有更多的挂逼出现,那么在《火箭人》中出演埃尔顿·约翰的塔伦·艾格顿应该至少会拿到颁奖季一系列影帝提名。而且比起《波西米亚狂想曲》,《火箭人》的本尊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在现在就已经开始为这部电影积极背书了。

求AA凭上面提到的《窗里的女人》捧起小金人吧。

20190225:第91届奥斯卡

这样实时追奥斯卡颁奖礼应该是第三年了。

无主持人。

《摘金奇缘》虽然没有提名,但是穿着上面赢了,杨紫琼真是美爆。

梅丽莎·麦卡西恶搞《宠儿》的服饰笑死了。

《黑豹》拿了服饰和艺术指导、《波西米亚狂想曲》拿了音效剪辑和最佳混音甚至剪辑,都挺啧的。

索尼大法好,就是好。

马赫沙拉·阿里二次拿奖,我吹爆。

《登月第一人》从视效里面突围,今年可是有《头号玩家》这种玩家啊,了不起了不起,今年的奥斯卡:星战颗粒无收,复仇者联盟颗粒无收。

塞缪尔·杰克逊激动地念出斯派克·李的名字还拉长音儿、而陀螺说他不知道阿方索·卡隆这个名字怎么发音(是不是玩《冷战》导演呢),都让人心潮澎湃。

行为怪异的卡隆的儿子。

Lady Gaga 牛逼。

摔倒的影帝,也不知道萨沙·拜伦·科恩看不看这届奥斯卡,会作何感想。

发言激动的影后好可爱(飞吻)。

这届表演奖除了女配,大家演的都是给。

卡隆牛逼、卡隆牛逼、卡隆牛逼,墨西哥三杰的传奇继续。

暴走的斯派克·李:“真是有毒,每次有人开车载人,我就输”、“就像坐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球场旁,看着裁判作出了错误判罚”。

虽然喜欢《绿皮书》,但是真得了最佳影片*还是有些那啥的。

连续几年都是小年,怀念《疯狂的麦克斯4》屠杀技术奖的那届、怀念《鸟人》《爆裂鼓手》《少年时代》《布达佩斯大饭店》瓜分奖项那届。

*补充一下奥斯卡最佳影片是怎么选出来的吧:投票者按从第一到第八的次序排列提名影片;计票者将每部电影获得第一位的选票按影片进行归类;移除获得第一票数最少的影片;那些第一选择是被移除的这部影片的选票,则向下顺延使用第二位的影片继续计票;不断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某部影片的得票率超过50%。所以有人说奥斯卡最佳影片实际上是“最不被讨厌的影片”。


《真探》第三季也完结了。 对罪案片我不喜欢猜测案情,随波逐流多些,所以看到讨论案情和开脑洞的会觉得很聒噪,不知道那些人现在面对这个谜底会作何感想。我挺喜欢这部的,时间线的交叉和切换加上演员的出色演绎,让整个故事充满了结构上的魅力。2015年这条时间线最后的收尾实在是灵巧,欣喜和感伤同时袭来,同时绽放,不说了,让我喝口水,然后再见吧。有时间我专门写一篇吧,想写。

20190224:你能原谅一个副总统明星贤妻的诞生吗?

周日在家。醒来听闻父母的介绍人去世了,之前便数次听父母谈论,现今病逝总归是令人感到遗憾。

父母出门去参加追悼仪式,我在家看了四部电影。

不太喜欢《一个明星的诞生》,故事太原始了,除了最后的残酷结局外,很多地方都有些想当然和玛丽苏。倒是觉得妆容普通的 Lady Gaga 不难看。以及实在受不了布莱德利·库珀不时显露出的姨母笑。

《副总统》其实还挺轻松的,全程叨逼叨跟《大空头》很像,但是迪克·切尼这个人物无论怎么演绎恐怕都缺乏魅力吧。严肃欠奉的风格又限制了演员的表演,像是贝尔,在最后才有一段真正的爆发。

四部电影里面我最喜欢《你能原谅我吗?》,前半部分丧的调性跟《醉乡民谣》有些像,至于后面,则是出于我个人的恶趣味了:我一直觉得伪造和篡改是一项非常有魅力的犯罪行为,这电影比起《无双》来则更多几分现实感。电影的细节也有取,开头聚会上那个侃侃而谈各种装逼的高个儿男作家其实并非虚构,他的名字就算是不读小说的人也可能听过,特别是如果你常玩彩虹六号、细胞分裂这些游戏的话,想必你会对这位汤姆·克兰西非常熟悉,演员找得也像。

《贤妻》开场那个电话,就猜到了谜底,只能说是女主角演得太好了吧。猜到谜底就丧失了乐趣,气氛就一直起不来,所以难说多喜欢这部电影。陈年往事被翻出啦的故事,《45周年》可能做得已经不错了,比此片要好。

这样补电影,像是小时候假期结束的前夜疯狂补作业,好歹是大致完成了。

今天听爸爸说起,我的小学同学,去了上海发展,“说脱口秀去了”。我觉得好厉害,在网络上搜了一下,前几个月确实有些照片和演出海报,不知道发展得怎么样,祝福吧。

20190223:呢嘛叭唭

《还愿》出事了,中午知道的,眼睁睁看着事情发酵,最终完全失控。

最早知道这件事时我的想法便是:无所谓,反正骂的又不是我、我的亲友、我敬佩的人,没有激动的理由。现在事情变得超出想象,但我仍然保持这个想法不变。

相反,倒是那些义愤填膺的人,如果他们没有领工钱的话,我是很难理解他们这种行为的。如果游戏中被画成符的是当时背景下改开先锋们,甚至之前的开国领袖或是之后的长者,我都可以理解部分人的愤怒,但是现在这位,我实在想不通谁会愿意维护他。不管怎么说,今天可能是史上膜包氛围最高的一天,之前没有,之后也大概率不会有。建议国家拿小本本把这些愤怒的玩家们都记录下来,引导他们下载学习强国,要求他们每天坚持学习,不学不行。

看完了《宠儿》,这电影最大的问题是让石头姐演了一个又天真又腹黑(好像有些矛盾,其实电影里面就是这样)的角色,虽然她演技可以,但是形象却很难代入。本来以为奥斯卡最佳摄影奖在《罗马》和《冷战》之间,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也不一定。

20190222:眼睛大了不起啊

马赫沙拉·阿里黄金周开始了,今天《阿丽塔:战斗天使》上映,下周一奥斯卡得男配(毒奶),下周二《真探》第三季完结,下周五《绿皮书》上映。

看了《阿丽塔:战斗天使》,说实话看完觉得跟预期差距还是有点大的,只是被其中的动作场面稍微爽到,实际故事非常一般,过于流程化套路化,人物并不有趣,甚至,这部电影几乎没有第三幕。科幻电影也分偏向作者性的如维伦纽瓦的《降临》和《银翼杀手2049》,克制而深刻;也有更加类型化的如《头号玩家》,视觉冲击力和商业元素给的足够饱满。《阿丽塔》与《头号玩家》在很多地方相似,人物的 CGI 化呈现,更倾向于废土、蒸汽朋克式的美学(与近年来越来越流行的赛博朋克、霓虹美学是完全不同的),但是《阿》缺少后者的野心和情怀。这就是我对此片的想法,比较之下,很难打出高分。爱德华·诺段的出现,对我来说算是个惊喜。

《流浪地球》密钥一直延期到复联4的档期了,你说厉害不厉害。

豆瓣被 DDOS 挂了,你说厉害不厉害。

卷宗丢失案最终查明是王林清监守自盗,你说厉害不厉害。(其实我是相信调查结果的,只是政府的公信力总会让人犹豫一下)

每日巧手:郁金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