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9年3月3日 星期日

20190303:为什么安乐死的药是苦的呢

爷爷生日。如果叫我操持宴会,应该会做得更周到一些,但是这件事目前轮不到我。

结婚结婚,fuck it ,我不是不结,自己亲近的人念叨念叨得了,别人就别叨逼叨了。

午后的睡眠是舒服的。

看了 Paddleton 。圣丹斯出来的片子,口味上面自然就相合些。如果简单地说是关于安乐死的电影,想必会让人感到困惑与不解,这部电影讲得其实是一对好友的关系和生活细节,十分轻松和温暖。可惜是小制作,又是网飞发的,大概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了。

如果想找电影看,得上前天提到的 Letterboxd 了,豆瓣现在的推荐机制已经几乎失效,靠友邻也很难挖掘出这样有趣的冷门片子。

看到胖鸟的公众号改名了,说明这个号(至少昨天)还有人登,打了50块钱。 突然想起来,前两年我还真想好好弄一个公众号的,好玩的东西发发,然后那年的奥斯卡提名公布后我发了所有提名影片的链接,其中有《久保与二弦琴》,然后就被优酷投诉了。那个号从此带着一条违规记录,删不掉,我嫌碍眼就把号注销了,再后来,新申请的公众号就没有留言功能了。不过现在想来,公众号太没意思了,不如自己玩 WordPress 。

远鉴说他们不再做院线电影的字幕了。心情复杂,想笑但是觉得现下还是不要带着个人成见入场。直接说了吧:这件事对电影本身、观众、资方来说,都不是坏事。

Ins 越来越奇怪了,之前时间线上面有卖假鞋的广告也就罢了,为什么今天看到一个卖印刷机的广告,就是印刷户外广告的那种大型印刷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