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3:小偷家族

看了《小偷家族》。是枝裕和大部分电影都是讨论家庭这个话题,这一部《小偷家族》的特殊在于其中家庭的组成并非由血脉联系,而是现实的困境和温情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如果不幸看了豆瓣、猫眼等处的中文剧情简介,想必前期观影过程是无比困惑的,因为电影里面人物表现出来的梳理感和关于身份的对话,并不像是简介中那样简单:夫妻妹妹儿子奶奶和一个捡来的小女孩?不,完全不是这样的,简介根本是错的,应该不要看那个简介。实际的情况要复杂得多,这也是这部电影走向结尾的过程中一步步解开的悬疑。 有一句台词很适合反映这种复杂的人物关系:“继父的前妻”,仔细想想真是无比纠结的身份,电影中每对关系,都是这样理顺不清的,索性把他们叫做家族。

透过这个小偷家族,更揭示了日本社会底层的种种问题,养老、工作、家庭暴力、遗弃等等。但是就这些角度,我也有觉得不满或者没有看懂的地方:与《无人知晓》中孩子们遭遇的困境——停水停电且基本生活也难以维持而又因为年龄不够而无法打工挣钱——相比,似乎《小偷家族》并没有着重刻画类似的困境,我们只是看到贫穷窘迫的一群人,但是好像远远没到弹尽粮绝那么悲惨,如果愿意“回归正轨”(即像片尾那样各人的归宿,虽然就电影来说并不是多情愿的事),似乎事情就能解决,可能亲情在此的权重更胜过了现实困境,无论遭遇什么,这群人似乎还是愿意维持这种关系。

影片很多地方都充满了巧思和设计,例如友里牙齿掉了,祥太帮她扔上房顶,预示着新的生长,然而下一个画面就是奶奶去世,生与死在这里交汇;名字的借用和赠与:亚纪借用妹妹的名字从事色情服务当作嫉妒的报复,治把自己的本命祥太给了捡来的小男孩表达了某种希望;从开场,治就向祥太介绍着破碎锤是什么,祥太躲在车里的时候,在打磨的东西不知是不是破碎锤,后来的敲窗盗窃,走回去的路上祥太问起当年救自己是不是也是在盗窃,到最后监狱中信代告诉祥太他的身世来历,祥太的身份交代过程贯穿了全片,到此终于被解开,可能的情况大概是:夫妻二人在弹子房外行窃车辆财物时,发现了被遗忘在车中可能因为憋闷而已经奄奄一息的祥太,于是砸碎了玻璃救出了他。很多细节散落这部零碎的生活化的电影中,但是背后有非常清晰的脉络。

所以说是枝裕和厉害。

今天下午,好奇心日报挂了日你妈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