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4:十几年后的色戒

又是没有上班的一天,往后可能没什么正经假期了。

去联通营业厅把家里的宽带套餐给拆分了:宽带独立出来,固话销掉,手机换成了互联网套餐。昨晚还梦到这茬了,不过好像是有人劝我说因为这个固话的号还不错(8811800),消号会被列入什么名单,这都是什么逻辑。办理还算顺利,当然操作步骤挺多,但是我要做的就只是等着。另外手机 APP 预约排队是可以的,但是今天 APP 里面的页面坏掉了,时间相差无几,就直接按照常规的叫号办了。

回家路上找了家店吃早午饭,豆腐脑肉夹馍小菜,又另要了一个卤蛋夹馍,味道不功不过,但是店里服务员精神面貌和气氛挺好的。

今天看了《色,戒》,其实在电影上映的当年我就(在手机上)看过了张爱玲的原著小说,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我现在才找来电影看,还是因为这次《地球最后的夜晚》。也因为与这次的《地球》观影距离接近,还看到了两部电影间的相似的联系,汤唯绿色的旗袍和绿色的裙子,汤唯在电影院里的哭。《色,戒》声名在外,是因为片中露骨的性爱场面,现在年纪大了看得多了(看什么多了),觉得虽然确实有感官刺激,但是也不再新鲜了。汤唯那句“快走”确实是太好了。其实如果当年看了,应该也是看不懂,但是现在看,又觉得有的地方有缺陷。

今天谷大白话又一次被(同一个人)扒,还是逃不了幸灾乐祸的本性,乐于见得这种大V崩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