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赵曜

20190707:我活着是不是没什么劲了

早晨不情愿地被叫醒,比起早饭,我还真的挺想睡觉的。

兼职的工作处理了一下,做完了。万事大吉。

然后又是无聊的对着屏幕发呆,想玩游戏,嫌耗时长,但是不玩游戏也没有干点正事。想买螺丝刀钳子镊子,加入购物车又想算了。想买游戏,加入购物车又想算了。

操,我活着是不是没什么劲了。

20190706:不建议买迪卡侬29.9的速干衣

那天买了迪卡侬29.9的速干衣,一周时间就遇见了无数撞衫了,真是日了,妈的哈哈哈哈。

出去办业务,在13层楼上眼看乌云从西边滚过来,之后就是滂沱大雨。速干衣倒是多少派上了用场,毕竟我在大雨里里面跑了一二十米,干得倒挺快,五分钟差不多了。

焦虑继续,又延伸出拖延症,不想推进工作,消极怠工,快不行了。

想去听周云蓬9月在济南的演出,但为什么时间定在星期三,地点定在大冰的小屋。

豆瓣更新用户协议,结果可能又会掀起一阵搭建博客潮。虽然我每天更新自己的日记,但是并不好意思叫自己是 blogger,因为写得太烂了。

晚上跟哥们儿吃了顿和乐,哈哈哈哈,聊得可太开心了。

看《乐队的夏天》,本来觉得盘尼西林是这个节目内定的大boss,结果小乐成了月亮组的组宠,成了这个节目的笑点制造者。感觉九连真人找VAVA在某种程度上面像是摇滚对嘻哈的公开处刑,中文的部分创作者在玩嘻哈的时候太懒了,一种主要由节奏与词作组成的音乐形式,如果还是车轱辘话来回用,那实在是看不到什么诚意的。

20190705:又陷入了焦虑

看完《怪奇物语》了,眼睛盯着屏幕这么长时间,感觉要瞎了。不是最喜欢的,但仍然值得一口气(分两个晚上)看完。其实还是更喜欢上一季多一些,第三季,怎么说,编剧多少有些仓促和笨拙,前面几集更严重一些,很多处转折是强行的。这一季的人物亮点不多,当然对抗夺心魔的主力由小十一转向众人还是很好的变化。这一季的怪物可太恶心了。最后的伏笔希望能继续拍下去吧,这么好的反响没有被砍的道理。时间的话,明年或者后年的圣诞档?

最近又陷入了焦虑,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很多事情,也无力改变,游戏里面那句话想来真的对,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运气不佳也是要认输的。总之无比地焦虑。

七五十周年,用这一季《怪奇物语》的 slogan 概括十年前的事情,大概真的是 one summer can change everything 。

20190704:十年;怪奇物语3

我总爱想起2009年,上大学的第二年,那应该是我大量接触互联网的时候,除了上学和社团活动,就是跑网吧,游戏玩得不多,就是上网,上饭否,上推特,上各种奇怪或者新鲜的网站,刷RSS——当时的 Google Reader 正是红火的时候。

在十年前向后展望的话,我是没想象到网络环境会恶化成现在这个样子。不只是说墙越来越高、审查越来越严重,而是现在上网的人群,变得更刻薄更标签更程式化更没有人味儿了。对于现在每个不同的网站,比如微博比如很多不同的论坛,我自己内心里都分别有个很具体的用户画像,具体到说话的口气、心态、观念,千篇一律。早年间不会这样的,每个个体都是独立个性的。 

2009年,本来以为六四20周年结束之后网络会宽松些,谁知道一个月之后的七月五号发生了更严重的事情。饭否被拔线,各种类推特网站也相继下线,类4sq网站也不行了,那个夏天先是属于百度贴吧属于贾君鹏,一个月之后新浪微博接管了中文互联网,某种程度上,另一个时代开始了。一个更单调的时代。 


今天是美国独立日,《怪奇物语》第三季上线了,故事背景是1985年的独立日前后。上班的时候就把资源挂到了 NAS 上面,回家也找到了适配的中文字幕,很好,可以直接开看。

感觉《怪奇物语》在我周围的小圈子里面完全不火,比黑镜Got差远了。但是 fuck it,我喜欢。

开头就是苏联的场景,气氛一下子跳到《切尔诺贝利》去了。还有带着肢体接触的原力锁喉(大误)。连看多集,到了第三集有点绷不住了,Will 这个状态,没有爱情,渴望友情,太丧了,仿佛看到了不想搞对象的我自己。

看一部电影/电视/小说的时候,我倒是喜欢里面的角色开上帝视角,而不是作为观众的我开上帝视角。如果没有什么反转的话,这季也太简单了。

20190703:百度闲鱼拼多多

李彦宏被浇水。说不上高兴或者遗憾,对这个人无感,一般不再使用百度了。浇水比扔鞋好。浇水是刺客的dot技能;扔鞋是猎人的投掷技能,消耗品,瞬发瞬至还可能miss。

我怀疑马云监听我的手机,今天听机核的节目,还没去看时间轴,已经在咸鱼上看到小天才的蓝白机是什么样子了。

昨天在拼多多上面买了 N1 盒子,今天就到了。刷机简单,也太简单了,没什么操作的快感,然后暂时也没什么用处,先放起来得了。又买了个遥控器,但是点错了,弄成了发起拼团,还没法取消,操了。

又开始听豆瓣FM了,边听边玩刀霸结果吃鸡了。当年网易云音乐推出的时候有个获客功能就是可以导入豆瓣FM的红心歌单,我也是导入了,然后转到了网易云音乐去听歌下歌。之后豆瓣FM很多歌听不了,再后来网易云音乐也有很多歌灰了,再后来我都不怎么听歌了,现在豆瓣与腾讯音乐合作,很多歌又回来了,兜兜转转地瞎鸡巴折腾,这就是中文互联网的本质吧。

20190701:蜘蛛侠与杰洛特

觉得豆腐包子是一家包子铺的良心和衡量标准,能做好豆腐包子比做好肉包子难多了。

忙了一天,都是瞎胡搞,上班这么多年我都学会了些什么,用 PS 改东西,操,有点不爽,我还会别的啊,倒是没什么施展之地。

前后的心路历程是期待-无感-满意。本来上周五就要去看的,结果我追尾了人家,处理车祸就给耽误了。开头的致敬妇联太到位了,不是说致敬得到位,而是学生 PPT 那种感觉:配乐大众化,低清、失真、最后那张图片还带着 Getty Images 的水印,这感觉太对了。之后的剧情感觉一般,打斗重回世纪初的大战感觉,直到蜘蛛侠被骗到停车场,整段的特效风格太突出了。以及特效本身对于漫威大片的意义其实也是被放到了电影中,这种写法很有趣也很有勇气。不过仔细想想这种能随便杀特定的人的天眼,不就是美队2里面那样吗,那时候无人机还没这么流行,所以还是挂在天上扫射。蜘蛛侠最后在纽约荡的时候我觉得像是在联动游戏《漫威蜘蛛侠》,但是我没玩过不知道。 电影的彩蛋是近年来最精彩,两个都是,一个反转了反派的结局,一个反转了重要的配角,不看彩蛋电影是不完整的。 J·K·西蒙斯的出现简直懵了,还可以这样吗,在不同的宇宙里面扮演同一个人物?

那天看还有张优惠券可以买票,但是今天还没过期就不能用了,伤心。

还提醒了两个不知道彩蛋里面是什么人的小兄弟:“你们没看过《惊奇队长》吗?是《惊奇队长》里面的。” 我是不是有点太 show off 了,当然了,你以为呢。

我能在《巫师》上映前玩完《巫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