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4月

20190430:咸鱼也会掉头发,真是去你妈的

最近写落马官员通报的人都开挂了吗:“一再拒绝党组织挽救”、“甘于被‘围猎’”“‘横着膀子晃’”、“对政治生态杀伤力较大” 。哈哈哈哈哈。

近期一个风筝会一个电吉他,总之感觉潍坊火了哈哈哈哈哈。

买了一罐口香糖是茉莉味和玫瑰味混合的,听起来挺 gay 的但是味道其实还行。

今天目睹了一起车祸并且自己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也差点追上前面的出租车。

非常不甘心,我明明已经是咸鱼状态了,也不996,为什么还是掉头发。真的很可怕,工位周围随便扫扫就能扫出很多我的头发。可能是没对象焦虑的。 

今天是平成最后一天了,平成三十年这种说法想想还是挺沧桑的。想想中国,已经没有这样可以用来把时间分界的节点,就算按照领导人的更迭来计量(虽然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更迭了),官方也不可能做比如江十三年重大事件(虽然他自己总结了三件大事和一些的微小工作),胡十年重大事件这类回顾,至少负面内容的会被淡化,对于一段历史来说,总是缺少一个回头去看的途径和方式。人类,应该还是喜欢总结的吧。

20190429:要不连云计算服务也一并撤出吧

看到微博时间线上讨论《权力的游戏》,终于明白了对漫威不感冒的人看待复联4的剧透是什么心态:完全无所谓以及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我还是准备开始往NAS上面下《权力的游戏》,但觉得还是先读完小说再说吧,我想,如果冰与火之歌没有被拍成电视剧并且这么受欢迎,马丁是不是早就把小说写完了。而且我对追剧没特别大的瘾,多牛逼的剧我可能都会中途弃掉,也不是弃掉,就是放下了就不太会记起来再接着看。

亚马逊撤出中国前促销,结果网站崩了,想想亚马逊还在中国留下云计算业务,但是这种表现的话,令人对亚马逊云计算服务的可靠性感到疑惑。我其实不想买东西了,现在想知道能导出在亚马逊的购物订单记录吗,某种程度上,那是我的青春。 当然趁亚马逊稍微好点的时候上去看了一下,有些是挺便宜的,但是多数是,姑且称之为罗系吧(罗辑思维推荐书目),或者樊系(樊登读书会),总之是些我不感兴趣的书,真正的干货书籍还是没怎么便宜的。

《自行车小镇的兴萨满》看到 RSS 上刷出一条这个,以为是有什么古老的祭祀活动在新时代复苏了,看了看内容完全不相关,点开原文看,网站已经把错别字改过来了:自行车小镇的兴与衰。

 

20190427:看完了

想来今天没什么事情.

五一要放假了,明天不能休息了。

看完了《我们与恶的距离》。人物群像优秀,剧本扎实,很多细节呼应,更重要的,探讨的内容是实际而严肃的,华语电视出了这样一部,真是难得。虽然有部分情节反复和拖沓,以及最后的理想化收尾处理,但是绝对值得一看。林宥嘉唱的主题曲非常好听。看报道,HBO亚洲以及很多电视网开始以台湾作为东亚剧集制作中心,相信将来会有更多优秀的剧集出现。

20190426:这个时代再也诞生不了星战、魔戒、黑客帝国,是我们所有人都活该

如果我说复联4非常垃圾,估计是没什么用的,人们还是会跑去看,给这部电影狂刷票房。

但是复联4确实非常垃圾。不是说雷神变胖、黑寡妇死掉、美队留在过去这种让粉丝觉得恶心的设定,而是就算横向比较,复联4也比《X战警:逆转未来》差得多了,毫无灵气、毫无诚意的笨拙作品,所有人物都出席钢铁侠葬礼这种狗血情怀(还拍得不好),怎么也比不过金刚狼醒来又看到镭射眼、格雷·琴、X教授那种失而复得的感受。而且严格来说,也不算是横向比较了,逆转未来都是五年前的作品了。

罗素兄弟水平确实是差,没有能力驾驭这种规模的场面,最后的决战彻底崩塌:如果大决战还是快两千年前三国时期那种冲阵厮杀,那这个宇宙还不如让灭霸再打一下那响指,重启算了。说实在的,就这个乌漆麻黑乱七八糟的的战场,连预算的诚意都看不出来。

是啊,这部的反派确实不是灭霸,这部的反派是乔斯·韦登。罗素兄弟把前人的作品都糟蹋成什么样了。

最近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我有个惊人的发现:有不少观众可能是带着盲人同伴来看电影的,需要他们对电影的每一个场景进行白描式复述,这种复述虽然毫无意义但却非常客观。真是,操你妈。

20190425:有些 flag 是真他妈的邪门

昨天说了,运气不错。

然后就遭报应了。

厄运从上班路上就开始了:一出小区大门,就觉得车的轮胎不对劲,开过一段之后停车检查,发现又,注意是又扎进了一颗螺丝,一路咚咚咚咚地开到单位,十分别扭了。

然后出门办业务(私活)被告知资料不全,于是一个多小时白等了。

然后今天股票又开始崩了,钱也没赚到。

晚上看完了《谋杀绿脚趾》,这什么傻逼电影哈哈哈哈,有些地方很好笑,但是整体上面,还是傻逼哈哈哈哈。

《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塞德希尔·穆来纳森 埃尔德·沙菲尔 著) 笔记

本文正在编辑中,随着阅读进程不断更新

引言部分

主要引入“稀缺”这一概念。(略)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专注的“得”与管窥的“失”

当稀缺俘获大脑时,人们的注意力会集中在如何以最有成效的方式去利用自身资源上。

资源的稀缺换来了专注与回报

专注红利

而佯装红利很难做到

管窥

专注于某一事务就意味着我们会忽略其他事务。专注具有积极意义:稀缺会迫使我们专注在迫近的重要事情上;管窥则是消极的:稀缺导致了我们有了管窥之见,让我们忽略了其他可能更重要的事情。

管窥所导致的忽视

对一项事物的专注会抑制竞争意识。

管窥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