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6月

20190629:超喜欢逛迪卡侬的

《坏血》读到了第200页上,突然转换成了第一人称视角。也从前面的骗局描述变成了类似社工调查的方法论,确实如豆瓣友邻所言,突然好看起来。

今天看了看详细介绍,感觉垃圾分类是名字叫错了,什么干湿,跟代表的属性是不大相符的,湿垃圾如果改叫易腐烂垃圾是不是更合适些。

前几天还念叨着想去迪卡侬,结果今晚往寒亭送人,目的地距离迪卡侬就两个路口,于是立马过去,也算是有收获,29.9块钱买了件跑步T恤,这可太便宜了,而且料子还可以,没太有廉价感。

20190628:追尾

FUCK

也怪自己,急于打一个电话——事后多少觉得无关紧要——然后刹车没踩牢,撞上了。对方也是多少有点想讹人,但我自己没什么把柄可以被人抓,正常报保险,然后处理就得了,只是在雨中多少还是有点丧疯了的感觉。而且本来已经买好了蜘蛛侠2的票,这下没得看了。其实想想这是当初用那个电影票礼包里面最后一张券买的票,又看了看账户里面还有张优惠券,所以按照优惠券买新票的价格算的话,耽误了看电影也就损失了三十多块钱。当然明年的保费、自己的车的修理费——前保险杠稍微有点进去——也是一笔损失。反正人生第一次追尾就这样了。

今天上班真的是瞎鸡巴忙了一天,瞎鸡巴忙。

我现在最反感的是对日程安排的不确定,这就像一组多米诺骨牌,改动一处就会往后传导下去把计划全部打乱,有点烦。如果提前得知某一项是不确定的,那么后面一系列安排都没法敲定。我肯恩恶搞需要多学习一些面对这种情况的方法。

我装 Epic Games 就是为了打开-领个游戏-退出。 没玩过我也没法说难不难,我还是决定买个只狼,这周多少有点丧,消费才能让我多少快乐点。

洗澡时候发现,少年时候各种原因留下的那些疤都几乎要消失了。我当时以为会留一辈子的。 脸上的疤,八年了,现在要是仔细看的话,比较明显的反而是当时缝针的针眼儿,但是我要是不说别人估计会以为是雀斑痘印之类的。 记得以前瞎看过一本黄色武侠(虽然不是黄易但是可以称之为黄易-like),里面说脸上有疤就是破相了,相面算命就不准了。

20190627:全员热搜

昨天睡得太晚,今早醒来已经是七点半,好在考勤宽松,而且路上拥堵程度和时间的关联关系,早十分钟晚十分钟的结果其实差别不大。

最近每天醒来都会发现收到一封邮件,我以为是又被什么垃圾邮件骚扰了,仔细看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是我订阅的 NextDraft ……

又是玩刀霸的夜晚。其实觉得自走旗最开始把施法需要的那个数值叫魔法值就不对,在别的游戏里面这种机制一般叫怒气值。

今天微博这热搜,婚丧嫁娶全都有。全员热搜,但是关我什么事呢。

20190626:今年夏天吃了不少的杏

豆瓣这两天都在讨论婚姻。看了之后想了想,还是感觉自己不大可能与别人建立亲密关系。没有来由地,还是想把自己的骨灰打到天上去。曾经的关系我最近也想明白了,最终会感到厌倦,那是害人害己,害己无所谓,但是害人太没有道德了。 

今年夏天吃了不少的杏。有一种甜得出奇,像是李子那样是光面的,之前从未吃过。

不能再玩刀霸了,实在是太耗时间。

20190625:想把骨灰打到天上去

今天才从朋友转的文章里面知道凤岐茶社的事情。感觉这个凤岐茶社是个大忽悠,跟很多所谓给传统企业赋能的骗钱机构差不多,当然凤骗的对象可能更高级一些,是政府补贴。我认为山东当初拒绝得没什么毛病。但现在去上赶着巴结人家才是有毛病。总之,山东还是有毛病。

SpaceX 与殡葬公司合作把骨灰发射到地球轨道上面去。三万四一克,要我说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等我正常死亡——也就是老死——的时候也许会更便宜,死都死了什么钱不钱的。之后我又认真的想了一下,如果正常死亡倒反而无所谓了,如果我死在壮年,那无论如何我都希望骨灰被打到天上去,也许我现在就该立一个关于自己骨灰处理的遗嘱。

今天改档撤档太他妈乱了。少年的你撤档,八佰撤档,伟大的愿望改名,扫毒2提档,银河补习班提档。去你妈的吧。

20190624:撤档的与在映的

姿势不对的话确实是应该起来重睡,今早起来因为整晚保持了一个拧巴的姿势,后背剧痛无比。

树莓派 4B 出了,配置又提升了不少,有点想买,但是不知道买了能做什么,要是两个网口(而不是两个 Micro HDMI 接口)就好了。前段时间很是玩过一阵树莓派,但是随着这个月买了电脑组装起来,就又放到一边了。 但确实是学习 Linux 的一个好工具。 要是我想在 VPS 上面跑个什么,一般会先在树莓派上面试试。

我爸是比较老的动作片影迷,但是新世纪的影片就看得少了。所以聊起基努·里维斯,我用的描述是《生死时速》那个,小李则是《泰坦尼克号》那个。当然杰森·斯坦森、巨石、布鲁斯·威利斯、范·迪塞尔这些他还是相当熟悉的。 真的怀念录像带/VCD时代,更怀念其中的录像带多一些,小时候是在厂区宿舍区住,北方工业城市那种大厂,《泰坦尼克号》风靡的时候,几盘录像带不停转录分发再转录分发,指数传播。很快上万人的宿舍区,所有人都看到这电影了。 同样是盗版,录像带那种实体的感觉比现在下载盗版好玩多了。

本来《少年的你》撤档是挺操蛋的一件事,但最后被控评的傻逼粉丝搞得哭笑不得。

去看了《玩具总动员4》,这部不是那么喜欢,当然有基努·里维斯还是挺 breathtaking 的,但是个角色也一般。主要是编剧水平的下滑和当下社会话题表达的空洞乏味。比如汽车故障那里实在是很难看下去,讲故事的水平太差,如此安排与机械降神无异;而对于牧羊女 Bo 的处理,则令人感到疲倦,我们已经不缺这种银幕女性形象了,实在没必要再硬拧出一个来,是的,看过了玩具4,我已经忘掉了复联4是怎么 OOC 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