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8月

20190831:又有什么新的消费主义陷阱

发现有人无法区分癔症和抑郁症。当然仅限口头上。

看到《黑手党2》打折,我对这款游戏还是很有印象的,挺喜欢。很多故事细节我都还记得,偷了车卖,被捕入狱,最后的结局没得选挺伤感的。

现在变得愿意去看看数字尾巴上又有什么新的消费主义陷阱。不过我确实想要弄一个 screenbar 。最终估计会是 DIY 一个。

右腿保持一个动作久了麻了,站起来直接没有知觉了,当然也失去了控制,摔在了地上。

看了魔兽世界怀旧服的截图,看到任务列表就 PTSD 了。大概是不会去玩了。

20190830:已经变成了假装焦虑

我们这里,生日这天是不能吃包子的,这种靠蒸汽加热的食物,会使得过生日的人在未来这年时常受气。传统而迷信如我,连汉堡包都不敢吃。于是外卖换成了鸡肉卷——也一样并不健康就是了。

往前几年过生日的时候确实会焦虑,现在的心态差不多变成了假装焦虑,内心并不太有所谓了。

不知道为什么早晨喷嚏不断,也不是感冒,但是从起床到办公室这一路来都是日常的环境,似乎也没什么能诱发鼻炎的过敏原,很奇怪。

又快考试了,在说服别人的时候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觉得考这个确实没什么意义。我也考虑转行但是又不知道做什么,说到底还是胆子太小眼界太窄。

前几天买了一点债券——真的是一点,只有一手——多少算是在实践中学习一下这种投资形式,今天市场还算不错,在不高不低的时点卖出去了,下一步应该实实在在做一下平衡。

20190829:不爽就删通讯录,删通讯录可太爽了

前几天眼睛的不适好像消散了,可能就是左眼的度数又升高了。

后浪搞五折封顶的活动,加了几本到购物车里,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不买了,毕竟前天刚从当当买了四本书,今天刚收到。到年底之前希望把投资理财和经济学这块的书看一下,然后大概还会看一些已经买的小说,确实先不必再购置什么书了。

到年底之前我还有很多目标,但是估计实现不了,于是也没必要说了。

这两天实在是没什么值得记录和讨论的事情。看书复习越来越焦虑,这次应该又是白给。

睡前又玩了会儿守望先锋。

真·睡前,我决定清理微信联系人——我发现微信的通讯录用的称谓是“联系人”这个中性词而非“好友”这是很好的——把前公司的大部分同事删掉了,只保留了同部门的部分同事,毕竟同部门也有些我很讨厌的,大概就是高层领导换了之后进来的那些货吧,总之没什么交集了删掉了。最后整个通讯录包含部分工具人只剩下了77个,挺好的,都是亲近的或者干脆屏蔽了朋友圈的,我发朋友圈更没什么动力了,以后不发了,但愿如此吧。总之删完了之后就理解了彭磊——瞎他妈理解什么呢。总之删完了之后觉得很爽就是了。

眼睛刚好就又晚睡,你是傻逼。

20190828:越来越不体面的中文互联网新闻阅读环境

好奇心日报回归,发布了一篇说明。同样的文章同步到微信公众号上,换来的结果是文章被删,微信号又被封禁。虽然想不说就不说听上去天经地义,但是你也没有这个权利。想起了爱枣报,但是他们及时坚决地离场,比现在的好奇心体面很多。

注册微博十周年。如今的中文网络环境昔非今比,实在是太糟糕了。

想要搭建一个私人交往范围内使用的 RSS 阅读器,但是私人交往范围也太小了,好像也没那么有必要,主要是大家也没什么很强烈的兴趣。也许有空搞一下,也许也不会弄。只是现在即刻也没了,大家看新闻主要通过百度和今日头条好像是不大体面。

早晨醒来被说29岁了还不像个样子,也确实不像个样子,焦虑疯了。网上吃了一只蒸螃蟹,半只酱爆螃蟹。

玩守望先锋有点入门了,也不算是入门,只是玩堡垒多了之后,看到对面有打得好的堡垒我就会切成路霸。

20190827:由于是练*赛,这场游戏不会……

下下周日考试,没认真复习,算了。本来还想着不然有时间去济南火箭音乐节看九连真人的,彻底算了。

上海的Costco和魔兽世界怀旧服都在今天开门迎客——也都迎来了巨量的人流。虚拟世界遇到了排队还可以扩容服务器然后重启,现实世界就只好暂停营业了。不知道 Costco 的猪肉多少钱一斤,一个月的魔兽点卡能买几斤。怀旧服实际也影响了我,登陆守望先锋提示“没有进入《守望先锋》的权限。”,可以的。

“由于是练*赛,这场游戏不会……”现在刀塔里面连“习”都屏蔽了。

今天想了一下,我打算调整一下理财的结构配置,等再继续学习一些理财知识应用一下。

20190826:30岁之后能学什么技能

NGA上看到个帖子说为什么现在欧洲人打电竞这么牛逼了,底下回复说经济下行失业率高闷在家打游戏(当然是开玩笑)。然后我们就想,在铁锈带这种失业率高的地区也可能成事儿啊(当然也是开玩笑),然后就发现堡垒之夜世界冠军,单人奖金300万刀与Ti9接近,这小孩就来自滨州,啊不是,宾州。

豆瓣这个话题挺好的。我也快三十岁了——还有一年零两三天——看看有什么可以学习的有趣新技能。

打算9月考完试——这次考试又没什么希望了不过也无所谓了——开始减肥。发现 Keep 开始卖会员了,对于这类 APP 来说,好像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别的稳定的变现方式了,卖周边可能是不大行,高端的卖不过名牌,中低端卖不过迪卡侬,低端卖不过淘宝拼多多,不过我也不懂,只是瞎猜的。总之会员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多少后悔没在免费的时候认真使用其教程哈哈,下个月可能开个试试,或者找找别的方法。

说起方法,Wikihow 也是个注意力深渊,可以一直点下去。欸?不如回到三十岁学什么的话题,从上面找找有什么有趣的技能。

星球大战可能是唯一一个就算全世界人都喜欢我也不会讨厌的系列了。预告片里面 Rey 拿起了一把达斯·魔那样的光剑——或许就是那把——实在是太帅了。

其实我还真没玩过60年代的山口山,但明天开服的经典怀旧服应该也不会玩。打算继续玩守望先锋,喜欢玩堡垒,简单高效,非常解压,真的。

20190825:新浪坑博

奶奶生日。我实在是不喜欢 KY 的人,比如我妈。装糊涂比 KY 可好多了,真的。

看了《宁多夫女王》,小美景小美人,不错的儿童片。

无论是液体还是 Liquid 英语原文念起来都比李逵顺嘴啊,不懂为什么都喜欢念李逵(但是书面上还是可以的)。恭喜 OG 吧。

淘宝好像把去广告附加组件给屏蔽了,网站功能已经不正常了。

乐队的夏天结束了,是时候取关一些音乐博主了。因为我并不是很关心一起乐队吧。 也许是微博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媒体,所以我并不太喜欢非常个人化生活化的内容,不少营销号做着做着就变成了一个人格,我就不能接受了,最终取关。整理了一下微博发现微博的整个系统有太多历史欠账,很多的坑,follow和follower显示可能并不全,对于强迫症来说这可是太糟糕了。早年间点赞的歌曲都取消不了赞,毕竟音乐功能也没有了,又一个坑。不时刷新自己的第一条微博还能看到当年垃圾页游发的消息,我早前已经清空过一次微博了,但是还有这种消息再次刷出来,又一个坑。

下载了堡垒之夜,也更新了守望先锋,都玩了会儿。甚至打开刀塔练了一会儿补刀。

这几天过得太乱了,节奏全乱,也没干什么正事,妈的。

我还是担心自己的眼睛,不知道心理作用还是怎么。担心是不是视网膜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