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9月

20190930:理发真是我认为最讨厌的事情之一了

早晨看到顺丰队旧金山震动队夺冠了,我压了他们,然后不知道能得多少游戏货币。最近也开始玩守望先锋了,下个赛季关注一下比赛吧。

早晨去了离家稍南的地方接人。其实没有那么陌生啦,这条路我怎么也经过了三四年——毕竟是前前公司附近,只是城市建设速度如此之快,之前的细窄土路现在已经变成了宽敞大街,开始符合它的名字凤凰大街了。但陌生感一下子就起来了。

还是不知道十一放假在家做点什么好,想着要不就把网站从现在这个 IP 被墙掉的 VPS 搬出去,但是也挺麻烦的。

朋友要给我介绍对象啦,哈哈哈,被关心的感觉太好了。

今天干了好几件蠢事——浪费时间是最蠢的——比如等洗车,半个小时,等理发,一个半小时。我以后应该尽力避免这样做。本来五点多就可以到家,最后弄到八点,自然又没有运动。

理发真是我认为最讨厌的事情之一了,无论是理发之前的等待,理发店的味道,洗头的环节,理发本身,都十分讨厌。

试着自拍,发现无论怎么自己都好象是不高兴的样子,想着应该在自拍照上面写行字,真人没这么苦大仇深。不过相由心生,我可能就是这么苦大仇深,时间长了,面相改不过来了。

20190929:电影院看月饼,快手看月饼,没有电视给你电视让你看月饼

国庆前夕,有关部门向全国62万户贫困家庭(来自革命老区和贫困省份)捐赠了32寸LCD电视机,以方便其观看阅兵仪式。有线电视费由地方承担。正如标题所言,无处不在的阅兵。这消息是从 QZ.com 上看到的,援引自新华社,但国外媒体就算是引述新华社的消息,看上去也很反动。

以及 QZ 上一篇文章说非洲人写的科幻小说里面开始出现对于中国可能带来的统治的恐慌。

微信的第二屏对某些人来说相当于没有,他们要找人还是会直接从对话列表里划拉,能迅速找到才怪。

眼神不行了,我以为是辐射系列的慈善包,打开一看是 Flatout 。

把要做的工作基本做完了,节后工作压力小了很多。

今天偷懒了呀。只在家里做了一百个(不怎么标准的)卷腹,没有去做椭圆机。

20190928:if 体重减到正常 BMI,then 买 GR2

豆瓣读书又开始群发嘲讽了。虽然我“在读”时间最长的一本书也才不到三年,但是我在读的书有三十多本,呵呵呵呵。

在闲鱼上研究着想买一台二手的理光 GR2,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没什么由头,早知道借着自己生日送自己了,但生日已经过了。不如这样,等我把体重减到正常的 BMI 就立马下单,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似乎最近的这种低碳水饮食也没那么难坚持了。但是感觉减那么多,希望不大,体重减掉八斤之后,又停滞了。

于是又加大运动量,关键是现在维持减脂心率连续运动一个小时已经完全不需要停顿了,不得不加大了看来。今天还开始用卷腹的方式锻炼腹部,睡前搞了四十个。

一点也不想放假,日他妈放六天(是的,虽然/即使不是七天)假我该怎么过。

开始看《全裸导演》了,分明是热血职场/商战剧嘛。

20190927:无处不在的红歌简直是精神污染

对于不喜欢的人来说,红歌简直是精神污染。同情父母那一辈人大街上都是喇叭放这些歌。

下午又是东奔西走。阳光真强烈。

有点想买条露露柠檬的裤子,不大了解,淘宝上这个价格看上去不像是真的啊。

看完了《黑袍纠察队》。要不是最近开始运动(椭圆机),大概还会拖很久才看完,消灭库存电影电视剧比消耗脂肪效果明显多了。这个剧集当时之所以已看不下去是因为开头两集的颠覆感过去之后,又变成了那种又臭又长的普通美剧,就是照着续订去的,其实想想,美剧这样不停搞三四季、五六季,其实跟国产电视剧一股脑出六七十集本质上区别不大。

20190926:应该要列个愿望清单了

早晨一称差不多轻了九斤了。

现在上班出门越来越晚了(好像说过了),厌倦了路上的拥堵,我决定换条路线。不过从结果来看,作用也没那么大,路比较窄,红绿灯多点,但确实车比主干道少,至少一个红绿灯总能通过。

有的人这劣质廉价香水喷了还不如不喷,smell like shit。

半个月前卖掉沪深300基金之后,乐见最近的这波走势。

现在想吃的面食越来越多,应该要列个愿望清单了。

读完了《华氏451》,读的这版中文译本实在糟糕,过分稠密的修辞让整本书都粘粘糊糊的,实际应该更冷静清爽的。

20190925:如果你能保持5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跑一个半小时

就能甩掉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的机器狗了,现在叫做 Spot,已经正式商用,不过形式是租赁而且是 BD 方面选择合适的客户,价格相当于一辆小汽车,至于是什么价位的小汽车取决于具体的用途以及所需附带的各种功能的组件。但国内的媒体今天关注的更多是 BD 家的另一款机器人,能够做各种动作旋转跳跃的 Atlas。

个人觉得卡姆最高光的时刻就是“充分又必要条件”那几秒钟了,其他时候都一般。当然我不怎么喜欢脱口秀也是真的。

早晨一称已经比上周开始前轻了八斤,可喜可贺,毕竟是有效果的。但是精神情况不太乐观,仍然昏昏沉沉,头疼脑胀。

今天瞎聊起来,如果安度因·洛萨是多尔衮的话,那么安度因·乌瑞恩就是康熙了吧。

下午体验了一下公交车移动支付,我原以为是支持支付宝的(因为刷卡机是蓝色的?),结果只支持微信,不过也可以了,微信小程序更便捷。而且自从绑定了信用卡之后,你甚至可以用信用卡支付公交车费。

今天手机上也刷出来 Google Play Pass 了,但是安卓上面毕竟是没有杀手级的游戏和应用(确切地说应该是 Play 商店里面没有),所以这个服务也完全不值得订阅。

小区里的月亮(不,这其实是个路灯

20190924:只是喜欢凑热闹

刚看完《遗传厄运》女主角演的电视剧(Unbelievable),《遗传厄运》导演的新作(《仲夏夜惊魂》)也出了。但不是很想看,本来就不喜欢恐怖片,而且听说还有片长170分钟的导演剪辑版,那个也不是很想看。

倒是台湾的恐怖片《返校》让我产生了兴趣,其实本来,就算没有《还愿》的事件,大陆也不可能引进一部描绘台湾戒严时期的作品。不过现在,大陆的媒体——甚至香港的院线——都当这部电影不存在了。不过在台湾,这部电影倒是意外走红,可能质量是其中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政治诉求:因为国民党在片中是戒严的施行者,所以当今的反韩人士更加极力推崇此片。此片的成绩:开画票房打破了《艋舺》保持的记录,单日票房又打破了《赛德克·巴莱》保持的记录。等金马吧。等资源吧。

看到拼多多上面NS加强版卖2100左右,是好价,有点想买,但是感觉拿到手之后,最多半天,就会觉得腻味,还是算了吧。其实我可能本质上不是个喜欢玩游戏的人,只是喜欢凑热闹。

小米推出了一款差一块钱两万的手机,很迷惑的全机身屏幕设计。在我而言,我觉得未来的手机应该是谷歌眼镜那样的,或者更进一步,体内植入新片,视网膜成像,其实我感觉有生之年是有机会看到的。

运动时又看完了《过昭关》,稚嫩单调,但也不是言之无物,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