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10月

20191031:三种方式看完了两部电影

万圣节。一直到晚上才知道今天是万圣节。不过现实中也没什么活动。

不过今天的人可能都有点暴躁,从早上到下午,我一共目睹的四起车祸:调头处,两车碰撞惨烈,想必速度不慢,两位驾驶员也大概是没有长眼;地下停车场临近出口的道路交汇处,两车以诡异的角度相撞,没细看,要么是造车祸要么是傻逼了;辅道上,三轮车逆行蹭在了正要拐出的一辆车车头上,活鸡巴该的感觉;另一处路口调头点,后车把前车直直撞了出去,非常牛逼。

所谓的蝴蝶效应就是,南美的一个国家地铁票价涨价 4%,导致中美贸易战没法达成“第一阶段”目标:智利取消举办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

果断,就会白给,前几天买了一支基金,没有仔细考虑清楚,现在亏掉了 5%。不过目前也学会了查看净值计算净值,希望不久后能有一波行情让我回本。

如果下一任国家领导人真的是 Chen Miner,那么外国人看到他的英文名可能会感到更困惑,以及有更多的梗可以玩了:为什么中国的领导人名字会叫“矿工”?

这半年我的成长大概就是认识到实在是有好几本书没读完,就,先不趁着双十一再买新的书了。而且部分想读的书在图书馆能借到。

有 NAS 的好处就是你上班的时候都可以看家里下载好的电影。小时候看的录像带,长大后再没看过这系列,所以这次趁着新一作上映,我打算看一下《终结者》1和2。我一直以为《终结者》是在我出生(1990年)之后拍的,但实际第一部是1984年的作品,看完了才知道,小时候我也并没有看过这第一部,出乎我的意料,第一部里面,施瓦辛格居然完全是一个反派,一个彻底的杀人机器,也毫无魅力可言,按说头番不应该算他,电影本身没有特别多可说的,但是我喜欢这种浓重的80年代电影工业气息,电子配乐、计算机线条美术,都是我的心头好,喜欢这种现在看来很愣风格(所以《怪奇物语》这剧集出现的时候,我是很激动的),而且在里面,人们说 asshole 的时候还都是不连音的。我小时候看的是《终结者2》,对里面的部分桥段还是印象深刻的,手变成尖锥直插人脑袋、两手变成撬棍拉开电梯门这些我都还有些印象,不得不说在当时这应该是相当酷炫的想象,中弹身上绽开金属圈的画面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节目《超级变变变》里面一个对此的戏仿,用的大概是锡纸吧,相当还原了233。两部电影用了三种观看方式才接力完成:在公司直接开了网页看到第一部还剩下半个小时、回家用电脑看完了第一部以及第二部还剩下一个多小时、睡前又打开手机看到第二部还剩下半个小时、实在撑不住睡觉了(我也不知道平时一点睡也问题不大的我为什么今天十二点十六分就困得不行了,我也不敢说是电影的火爆场面太无聊了)直到次日(11月1日)早晨醒来又打开手机终于看完了,这就是 NAS 的好处。

最近时常在想,NS 这块屏幕的大小(虽然只有 720p),还是挺适合拿来看视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网络也翻墙了,DNS 也设置了,NS 上面的 Youtube 却还是打不开。当然了我说的拿来看视频更多的是想看本地文件,毕竟 TF 卡有 200 多吉。又或许我该再买个平板——前几年买的 iPad Mini 2 虽然还能继续服役,但基本上是我妈的娱乐机和可视电话——配置也不用高了,能解码我下载的大部分电影就可以,安卓平板应该就够用了。

不知道为什么《罪梦者》的介绍里面还提及了李商隐,反正资源出了,拖到 NAS 上面等着看吧。

现在的记忆力不大行了,早晨搜索了多罗罗,在维基百科里面看到一句某卷暗喻了柏林墙(和板门店),到了晚上却再也想不起是在哪看的什么东西暗喻了柏林墙;以及前几天想到一个可能的灵感,我也不记得是从哪看到的什么了,只记得可以当作灵感。这种丢了有趣记忆的感觉,比丢了一百块钱还让人揪心、难过和不甘。

20191030:我会选人造肉

几个月前注册了奶牛关,但一直没有激活。今天激活了,但感觉这个社区活力明显不足,放眼望去好像没太多人,话题也不是那么及时,不过大概即时性也不是这个社区的初衷吧,更多的是一些更深刻的讨论,但是内容也没那么多。

现在猪肉、鸡肉价格疯涨,但如果人造肉能便宜到现在猪肉的价格,我会选人造肉的。

看过了 Good Boys,这电影太傻逼了哈哈哈哈。成人世界故事里面的老套桥段套在孩子身上,一头(喝酒比狠)一尾(好友惜别),反而显得很有趣,中间则缺乏一些节奏感,整体一般,表达过于保守。但因为还算好笑,我也不会给出差评。

20191029:禁片不一定是佳片

昨天睡了一整晚。八点就睡了,今天满血复活了。

淘宝12块9买的可充电无线鼠标可太香了。

时隔三天终于又恢复玩《有氧拳击》了,今天状态就很好了,最后一套拳节奏突然变得很快结果跟下来也没有miss,身体年龄今天来到了22岁,啊年轻真好。健身环先不买了,决定先把拳击教练的衣服都解锁了再说吧

看完了《自助洗衣店》,豆瓣条目已经消失。不算好,就像是个巴拿马文件花边故事的拼盘,带有某种黑镜感,整体上色调和调度给人感觉很廉价,当然这可能是导演的本来追求,既间离又突出某种写实效果,个人评价也就给 2/5 到 3/5 之间。关于中国的部分也是没什么爆点,挺夸张和戏谑的,作为中国人看来意思也不是很大——因为在薄熙来审判的时候已经都清清楚楚地以文字形式发在网上了。而且早先巴拿马文件爆出来的内容,其实跟薄家关系不是那么大,最大的料——电影可能都没敢拍——是十一郎的姐夫,当时还被戏称为 Jeff 。看的时候觉得加里·奥德曼之外的另一位主演眼熟,还以为是因为跟乔治·克鲁尼像的缘故,看完之后查 IMDb 才发现这也是《痛苦与荣耀》的主演,实在是没联系起来。

20191028:伟大的布洛芬

我已经两天没有玩《有氧拳击》了,但大概是感冒了,浑身关节疼跟打了拳击也差不多,还头疼欲裂。

在公司搞了半天数据同步,结果有最后两个文件始终没法传输,大概公司网络也有问题。但是没什么突然出现的电脑问题(指的是配置没有变、没有增加新硬件之类的前提下)是重启解决不了的,重启之后果然可以了。

现在听到肉制品已经出现心理上的肉疼了,不想吃肉了。其实我个人而言,只要口感合适,我特别喜欢豆制品,用来替代肉类是没有问题的。

睡了一整晚,七八点就睡了,多亏了布洛芬,不然脑袋砰砰砰砰地,应该是不好入睡的。

20191027:一年一度的朋友圈马男波杰克截图大赏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中!

玩塞尔达。然后午睡。晚上感觉什么也没干就九点了。

其实本来今天想搞搞主机的,因为 IP 复活了嘛,想把梯子迁移过来,但最终还是没做。

Switch 澳大利亚服上面的《逆转裁判123合集》打折到史低,游戏素质不错,之前只是用手机上的模拟器短暂地玩过,顺便我也想试试用信用卡在 eshop 买数字版游戏,于是就转服到澳大利亚买下了这款。流程比较顺利,因为我手持的是一张人民币/美元双币卡,所以账单上外币消费显示的是“当地货币”,这中间要转换成美元然后再记账(次日注:实际是大概多花了一两块钱)。第一次买NS游戏,顺利。 我发现切换到澳服之后,虽然也还是英文,但是很多表述什么的跟美服还不一样。 同样的游戏在 NS 平台上贵,我就把这当作是便携税吧。毕竟是这个世代(几乎)唯一的掌机了。

一年一度的朋友圈马男波杰克截图大赏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中!我还真没看过这个动画,这次完结了,以后找来看看吧。

击毙怖恐组织头目可能已经成了大选前的必备项目了。

20191026:简装版漂移

业务不够顺利,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把事情推到下周一再做。

前几天无意间学会了简装版漂移——虽然告诉我的人并不知道这是漂移,“只是转弯反而会更稳,驾校师傅说的”——入弯前轻踩一脚刹车,在弯道里踩油门。其实漂移原理差不多也就是这样。

玩起了游戏,就感觉时间失去了刻度,想起了那句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托大了,但真的,玩游戏就难以留下深刻的记忆点,日记都无从记起。

最近抖音上面火起来的那首闽南语的歌,我找原唱来听了,其实还不错,像伍佰像赵雷。但女声加速版就太闹腾了,但要是不这么闹腾,也不会被无聊的人拿来当跳舞的背景音乐,也就不会火。

20191025:像是平行宇宙

又是参加党课摸鱼的一天。

中午没什么事做,我决定把晚上的《少年的你》改签到中午来看。即使在中午,也仍然有很多年轻女性来到电影院看这部电影,当然基本上都是冲着易烊千玺来的。电影多少有些像风雨云似的,有些支离破碎,不知道这部电影的原貌是什么样子。前半段像《过春天》,后半段则有些日剧日影的影子。少年的情愫少年的约定少年的默契少年的纯粹让人艳羡,男女主表演都好。在别的电影里或魔幻或朋克的重庆,在这里面却像一个阴森的监狱,一口难以攀爬的枯井,困阻着这些底层人,让人难以逃离。

电影院里面《好莱坞往事》的海报还没来得及撤下,《少年的你》的宣传物料也还没来得及送到院线,这种错位的感觉像是平行宇宙间撕开了一道口子连结在了一起。

玩有氧拳击到中段还是有些体力不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