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11月

20191130:用一下午了解一桩陈年罪案

一早装卸东西有点累到。

看了一下午没药花园写的朱令案,六篇文章实在太长,直到晚上才看完。不过除了 2018 年那篇论文之外也没有新的证据了,整个推理的链条有的地方其实挺突兀的,用猜测来当作下一步推理的依据,这是大忌,但很多人愿意或者故意这么写。也不是说给某嫌疑人洗地,朱令案也不该被忘记,只是这文章水平实在匹配不上其传播度。

现在想起《教父》第二部分,唐线我的印象特别深,但是迈克线就不太能记起很多细节,是不是说明阿尔·帕西诺不行(暴言

20191129:利刃出鞘

无所事事的一天。

去看了《利刃出鞘》。本来以为是凝重的本格推理片,但是实际上不是那么严肃,好看归好看,但也就是纯粹的行活,没有摆脱商业片的路数。倒是其中的 ProtonMail 等等元素给这个故事加上了属于这个时代的点缀,但是正如某篇影评所说,现在已经没有人拍这样的电影了。

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对一个空间被塞得满满当当感到愉悦,昨晚回家八点多了,看到地下停车场的过道两边也停了车,第一反应居然是安心和沉静。但是周五晚上的购物中心停车场则另当别论,这个万达的地下停车场规划有问题,路径不是唯一的单方向的,整个造型跟个鱼骨头似的,不断有出口汇入主干道,很容易擦车,但出口却是唯一的,一旦擦车,就堵死了。上次半边的地坪修整,直接瘫痪,交警下到地下二层疏导。

20191128:比2017年更艰难

园区的消防演练,天干物燥是该有所准备。

买了塞尔达的DLC,我估计通关塞尔达还是遥遥无期,光是解一个神庙就耗费了我很长的时间。路易吉洋馆3也收到了。

本来打算看几部老电影,但是最终是跟父母一起看了《芳华》。距离我在院线看已经过去了两年,最近流行比较2017年和2019年,这两个年份,我自己的最大的差别可能就是这个博客了。写了快两年的博客,又看了更多的电影之后,反而让我更喜欢《芳华》一点了。两年时间物是人非,华谊兄弟也落魄了,而且就算是原封不动,这部电影放在今年也不大可能上映了,时局越来越艰难了。

其实我自己的比较2017和2019我觉得我自由了很多,也思考得更多了。

20191127:今夜我们都是爱尔兰人

艺人参加综艺节目猝死实在是令人感到难过。国内真人快综艺彻底完了。我现在运动的时候心率过高就会赶紧调整,怕自己突然躺了。

Steam 秋促开始了,想买的大概只有极乐迪斯科了,打79折,但是还是还没有出中文,也不是很急,也许过年就出中文了,也许过年还会有促销。

左侧嘴角处长了一颗粉刺,吃饭的时候嘴都很难张开了。

今天下班回家在路上一百米内遭遇了三起独立的车祸,可能是某一起车祸的发生导致了后来者变道,又发生了次生的车祸。

《爱尔兰人》出了。三个半小时的片长。在电影里你看着他们变得比现在年轻又变得比现在更老,这本身就是一件伤感的事情。奋斗、挣扎到最后丧失了目的也丧失了一切,这种矛盾被时代无情地带走,再也没有人能理解也再也没有人会在意。

20191126:从去爹到猪腚

参加一个安全生产培训什么的,总之是一个划水的早晨。

股票又卖早了,不过仍然赚到钱了,足够我买游戏了。于是立即下单了路易吉洋馆3。

中午在村里吃了碗和乐,没想到现在10块钱在村里都吃不饱了——吃馒头当然可以饱——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就开始饿了。

突然想起来我应该把域名从 GoDaddy (以下简称 G)迁移出来了,我决定迁移到 Porkbun,后者比前者的域名续费便宜五六十块钱。过程比我想象得简单,G 的界面还是不够好用,具体的过程是:在希望转出的域名商处获得验证码,然后到希望转入的域名商处填入域名和验证码并支付一年的续费费用(没有额外的费用但是续费是必须的条件,是按照希望转入的域名商的收费标准收费),之后理论上只需要等待即可,在此期间转入域名商会向 whois 信息中的邮箱发送验证邮件,所以需要确保此邮箱是可用的,从 G 转出域名可以参考此篇文章来加速其过程,我是从下午开始操作的,到了晚上已经彻底完成了迁移。我个人的情况则是在其中犯了一个小错误,忘记了在 G 解开域名锁导致整个过程中的部分步骤又重新走了一遍,但仍然没有耽误事。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感谢 Godaddy,早在2010年的时候就支持支付宝收款,而且当时的域名也挺便宜,让我有机会可以学习到怎么注册域名、怎么续费以及怎么建站。

QQ 企业邮箱需要绑定微信才能登陆了,但是我用屏蔽广告附加组件给绕开了,居然真的能给绕开……。

根据 /Film 列出的推荐列表,开始看其中的一些电影,虽然我对《利刃出鞘》毫无了解(我是故意的),但是看了几部相关电影之后觉得自己很可能被剧透了,至少猜到了它可能会是个什么类型的影片。

今晚看的是其中的《蝴蝶梦》,1940年希区柯克的作品。你可以在其中看到爱情的萌动,也可以看到婚姻的复杂,看到精湛的演技(女管家的表演放在现在可能也不算过时),以及故事的基调和节奏一次一次的改变。从故事到表演,从情感到转折,这部电影的体验是多重的。在谜底真正揭晓之前,任何的结论——包括当事人自以为是的叙述——都可能不是真相。

看到什么值得买上面有一千三百多块钱的 Xbox One S ,有点想买,不过还是算了,确实是没什么时间打游戏。不过就算是单纯当影碟机,也挺值的了。

20191125: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如昨晚睡前看到的路透社消息,亚马逊果然在拼多多开店了,美英德日四个站点,而且是快闪店,将只经营到年底。没有卖 Switch 也没有卖健身环。

香港区议会选举,泛民大获全胜。这时去微博上看一些评论就很有意思,他们已经开始说建制派也不能算是朋友,香港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建制派也有份儿。哈哈哈哈,不知道明年韩国瑜败选之后还能不能做我们的朋友。

其实朋友于国家于个人我觉得都挺空洞的,我的朋友是越来越没有,别人拿“朋友”这个词来绑架我我也觉得非常乏味,看来确实不是一个频道的。我已经反复强调了我不喜欢跟人一对一聊天之后还是找我聊天,我觉得这有点不尊重人,不是我不尊重,是不尊重我。

吃完了晚饭才知道今天是蛋炒饭节,不过实质上没有很大的差别:我晚上吃的也是炒饭,虽然没有用蛋炒。我发现我已经活得比毛岸英时间长了,以后还是不再玩这个梗了。

其实晚上吃炒饭这件事挺可怕的,碳水地狱。然后又开始有氧拳击了,捣得人事不省,下肢动作幅度太大,很快体力就透支了,我好失败。

欺负爱手艺死得早,这两年国内出了多少套不同版本的克苏鲁神话了,估计很快就会像《乌合之众》那样泛滥。

特别想开车出趟远门,自己开,走省道,车上装上水还有吃的,然后听播客。目的地是哪根本不重要,就想这样在路上开三四天一个礼拜。

看京东的购物记录,一块硬盘已经买了两年了,想来心痛,那代表着我的部分施法材料已经丢失了两年了,想念她们。

又重新拿起 Python 教程看了起来,不过如果手头没有一个具体的项目,这样看一本厚书好像格外没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