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20年02月

20200229:从此,再也没有明天

开始看《请回答1988》了,单集时间一个半小时实在是太长了,现在感觉坐不太住,所以进度推进极其缓慢,也就看了两集。

但是也没干其他的事情,不停地刷着各种网页,但没有获取到什么有用或有趣的信息。

妈又买了十斤地瓜,明天打算用空气炸锅试试做地瓜球。

收到了前几天买的《塞尔达:织梦岛》,不过也就插上卡带验一下是否正常——顺便一提这张卡带是台版的耶——按+键主动更新一下——要么是文件不大要么是网络好怀疑是前者总之速度很快——然后就又息屏放在那里了。感觉自己花钱买卡带不太节制,已经有7张了,感觉自己可能也不会卖掉,或者很久之后才会卖掉,昨天看了看信用卡账单,这个账期还不到20天买游戏的钱就超过六百块钱了,大概是太闲了吧,当然其中还包括预购的东森,哦,8张卡带了。

前几天提到的 AO3 后续是,被墙了。虽然我没有看过几篇上面的文章——自己并不太喜欢同人文化——但还是感到悲哀,这个国家的效率是如此之低,但压缩大众的活动空间时,却如此高效。

《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天开始施行,从此再也没有明天。

只能在此处做个抽屉记录者。我决定不再主动将此网站暴露给搜索引擎。

20200228:两个破表折腾一早上,一部电视剧折腾一下午,一个微博客折腾一晚上

今天又去公司了,处理了两项事务,完全忙完也就到了中午了。

今天股市又开始跌,虽然自己的持股也跌,但居然将将跑赢了大盘。

被安利了《请回答1988》,其实很多人安利了,这次准备真的看一下。昨天放入下载,结果今天查看发现是爱奇艺的版本。于是又另外找其他的版本,资源还不全,反复折腾很久才收集全。

还是困扰于梯子翻墙不算流畅,要是再搭个梯子又觉得挺费事(和钱)的。

昨天说了想自己弄个微博客,找到了 GNU social 这个开源的系统,感觉基本符合自己的要求。我打算先用树莓派安装试试看,重新烧录了系统,一步一步地按照指引安装,基本顺利,没有出现错误,安装完成后基本可以用,等哪天实在受不了饭否了,就立马自己搭建一个。

现在新闻报道教皇方济各身体微恙,不知道是否与新冠病毒有关。他快要八十四岁了,达赖喇嘛今年八十四岁,如果他们信仰儒教的话,那就是道坎,但是他们都不信,所以祝福他们继续健康。

突然想起去年《乐队的夏天》和各种周边的节目,还有《乐队儿的夏天》,还有月亮组重新热闹起来的那段时间,还有各种演出、音乐节,还有哥们儿几个在周末撸串看节目。现在想来恍如隔世,时间过得也不是那么快,从那时到现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个世界呈现出的面目更加地模糊而冷酷。

20200227:硬核色情是一种相较于软核色情有更多或过激成分的色情,有明显赤裸性描述包括以阴道、肛门或以口腔性交、舔肛和射精等,甚至恋物行为

所以喜欢用“硬核”这个词的人到底知不知道 hardcore 也有如上这种色情含义,看到最近越来越多的大小官媒也开始用这个词,真是哭笑不得。无论因为被洗脑或者就是水平不够,语言和词汇匮乏的问题今后只会越来越严重,这一切,都是活该。

昨天声破天被封看到有人说要举报剩余价值这个播客,今天又看到有一撮粉丝要举报 AO3,我倒不是这个两个网站的用户,但是只能说,举报作为一个制度也好,作为一种行为也好,实在是病态的反人类的。

另有《瘟疫公司》被国区苹果应用商店下架。苹果,傻逼政府的奴才公司。

过年把信用卡刷爆了然后今天偶然发现又能提额了。前几天连支付宝也绑上了信用卡,逐渐少用花呗,转到信用卡上,主要是方便统计每个月的消费。

看完了书和酒两部纪录片了。其实这书还是过于“安全”了,B 站独占拍出来的东西,自然是面向 B 站用户的,没有很深层次的东西,我自己最喜欢的是第四集,设计师的话题,探索了更广泛的领域,但是因为走得过远,与书的内容本质似乎又离得远了。酒则是,过于欢畅跳脱,更多的在于展示而非说明,看完感受到了围绕着酒的种种生活方式,但是仍然不知道酿酒的详细流程和每种原料在酿酒过程中发挥的具体作用,其实我是关心这个的,所以我还是去 Youtube 再去搜索一下更多关于精酿的视频看看吧。

读完了《血疫》第一部分,终于看明白了这本书的主角不是具体的哪个人,甚至不是埃博拉病毒,而是埃尔贡山奇塔姆洞穴,所以时间线是完全混乱的,地点的是混乱的,一切都是从洞穴出发,又绕回这个洞穴。读到现在(三分之一)我猜这本书是这样的结构,后面继续看看是不是这样。

GOG 更新了退款政策,购买游戏后30天内均可退款,无论是否已经下载、启动、游玩。

树莓派宣布 2G 版 Pi 4 降价到 35 美元。原有的 1G 和 4G 版本价格不变,1G 版本虽然与 2G 版本同价但仍继续销售。不知道降价的举动是否会传导到国内来(记录一下吧:现在淘宝上面,1G 版本是258元,2G 版本是 320 元,4G 版本是 418 元),如果 2G 版本拉下了60块钱的价差,那么就入手一块儿。

现在想还是有个自己的博客比较舒服,可以随便的发各种内容而不担心审查,还可以打广告而不考虑平台之间摩擦。下一步还是准备安装一个微博客系统,来代替越来越不好用的饭否。

20200226:SHAME ON YOU

在电视上看宅草莓,很忧伤,感觉一年之内现实中不会有这样的场面了,这场疫情给人——至少是我自己——内心里留下了巨大的伤痕,永久地改变了我对公共场所的认识和此后可能的行为。

今天从国外网盘上通过中转下载了一个接近 10G 的文件,这种体积的文件,下载起来断断续续折腾一下午。

网络出国线路持续爆炸,梯子非常难用了。折腾 VPS 把用于翻墙的域名的证书续期了。

剩余价值播客的后续影响好像是声破天被墙了,我还以为这 APP 早就被墙了一万年了。因为两期播客就害怕成这个样子,真他妈丢人,就这种水平,根本就不应该有脸来领导这个国家,SHAME ON YOU.

20200225:楼下百鸟朝凤

闹钟是七点半。当然是又睡过去了,然后醒来九点整,手机在两三秒之后响起,神迹般的巧合。

微信视频会议和培训,哈哈哈。

今天看《超人:红色之子》出了资源,下来看了意思不大,画风不喜欢,内容感觉向着 cliche 去了,就没再继续看。

股市开盘自然是跌的,我顺利补仓,比较满意。然后拉起,又跌下去,最后的结局是没有大跌,大癌股还是牛逼,已经跟美股脱钩了。

又买了国外网盘转换的流量,现在花起钱来心安理得得多了,有些资源找不到(即使是黄片),那不如干脆就花钱拿下。

听了一下午楼下附近的鸟叫,也并不是主动听的,实在是它们太多,太大声了,百鸟朝凤那样,感觉春天可能快来了。

想买东西但不知道买什么,不知道还有什么活动能像拼拼图或乐高,或者开车这样,能空出耳朵和脑子来听播客的没有?可能接下来打算玩树莓派了。

买了《塞尔达织梦岛》。要不要买《集合啦!动物森友会》呢,特典并没有很吸引我(也奇怪了,为什么觉得书签或者是卡片会比布袋有用?都是不会用的东西),还有接近一个月,也许等我再赚一笔再说。

《血疫》断断续续地读,文笔实在滞涩,读起来很不舒服。又推进了一集书和一集酒。

穆巴拉克死了,早就该死了。这样长寿竞赛就还剩下:李登辉(97岁,可能快了)、吉米·卡特(95岁)、伊丽莎白二世(93岁)、江泽民(93岁)、戈尔巴乔夫(88岁)、明仁上皇(86岁),……。

想着现在买不到退烧药,我上京东一下子买了五盒(50粒)布洛芬,疫情过后我还会继续补购各类药品,当然,现在这情况可能疫情过不去了,偷偷摸摸、一点一滴地收集购买各类药品吧。

梯子的线路又有问题,真糟心,应该再新搭一座。

20200224:政府知道我的血型吗?

果然上班太没意思了,不聊上班的事了哈哈哈哈哈。在办公室吃起了方便米饭,其实设计还可以,一份饭一份方便汤,但实在是没什么有嚼头的东西(好在我自己带了根烤肠),辣酱拌饭吧差不多是,不过米饭能发开到挺好的口感,也算可以了。

出门回家发现雨下得好大,慢慢地开车喽。其实是有点喜欢这种阴暗的天气的,这与光天化日或漆黑夜色是完全不同的色调,感觉可以隐身其中,做些正常日子里没法做的事情(实际大概是不能的)。

昨晚波米更新了微博,今天叁叁肆更新了微博,可能是过年了,表妹提醒我,今天确实是藏历新年。

我发现一旦绑定了推特账号之后,NS 连接的网络即使不翻墙也是能发推的。感谢任天堂,特殊的翻墙姿势 get 。

看到昨晚南京警方侦破了1992年原南京医学院女生被杀案件,跟白银案一样,用的是 DNA 的方法。 我有个问题,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血型,那么政府现在是否掌握了我的 DNA 数据?

这次新上任的外交部发言人太牛逼,是个老推特儿了,关注数和被关注数都挺瞩目的。不像华春莹,没玩两天就手滑瞎鸡巴点赞。

雨并没有要停的意思,妈在小区各种群里买了菠菜、菜花、豆腐和西红柿。我去送给爷爷奶奶,顺便给我爸买牙疼药。停下车直奔药店,毕竟车子就停在药店门口,起先给我拿来一盒什么药,我看了看成分表,全是中药,也就是说,全是垃圾,如果一种药,成份里面既有中药也有非中药,那我是可能购买的,至少还有能起作用的成份,但如果全是中药那我肯定不买。于是我直接说我想用西药,另一位店员才拿来了在我看来真正有用的两种药,他妈的现在的傻逼政策,医院不开门,药店不卖退烧药,那牙疼怎么办呢,不过新买的药爸吃了说是管用。去到奶奶家,聊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现在老人买菜都困难,不是迈不动腿,而是不掌握微信这些工具,根本没处去买,口罩预约也是。

这次疫情,没有让我看到短时和中期的人生方向。但是我觉得,不是,我只能希望,自己到老了的时候,不要死于莫名其妙的疾病,不要死于科技进步,不要死于信息不透明,不要死于欺诈,不要死于官僚主义,不要死于人性泯灭。

晚上看刘老根。然后跟爸看了22号在拉斯维加斯进行的泰森·富里 vs 德昂塔·维尔德拳王争霸赛,拳击的术语我不太明白,所以解说也听不太懂。不过维尔德确实输得有点惨,耳膜穿孔,7回合被掷了毛巾,TKO 。

今天本来有机会出手股票的,但是忙于工作,没能出手。美股大跌,倒是今天就应该把沪深300卖掉,现在想想,年后第一天还是买少了,本想一天一万,结果涨起来就没买了,可惜了。

20200223:都在书里,但是还有精酿

整理了一下浏览器的书签,结论是没法整理,最多只能去掉已经失效的,但是几千条收藏也很难理明白。然后就会挖掘出不少以前感兴趣的东西,现在看来自然是同样感兴趣,当时的内容经过几年之后又有了发展和更新,然后又进一步拓展了自己的兴趣范围。

比如看到了很冷门的剧集,NWR 去年的那部,决定有空看一下,先下载再说,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看所以暂时不具体说了。

这几年一直在 Youtube 上面看视频,台湾的 Youtuber 和视频生态了解得多一些,现在发现自己对内地的反而很陌生,决定重开一个 B 站账号去看看。于是开始了答题之路,倒是也通过了,不知道100分能得多少,选错了几道题,但是到了60分我就直接交卷了。

注册完了又觉得索然无味,引导和首页推荐太烂了,并没有自己很感兴趣的内容。也不是完全没得看,想起了去年了解到的两部纪录片,《都在酒里》《但是还有书籍》,都在B站上,所以我先看它们吧。不过方式有点怪,酒有6集,书有5集,于是我就打算用酒书酒书酒书酒书酒书酒这样穿插的形式来看。不然一个主题看下来,酒水食物生活方式再诱人,编书写书经营书店再优雅,审美也会疲劳。实际效果确实不错。

疫情还在继续,我妈这次非常清醒,不信电视官媒的忽悠,还是继续劝亲友这个时候不要随便出门。

在 NS 上面买了《蔚蓝》(虽然之前已经在 Epic Games 上面免费领过了),我想如果一个游戏能处理好复活的体验,那么我是不在乎死一万次或者几万次的,所以《蔚蓝》这款游戏对我来说,是很完美的找虐游戏。

想买块手表,正面看是挺好看的真三眼,但是看了看侧面有点超出想象地厚,要不算了。

明天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