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20年2月9日 星期日

20200209:补寒假作业

今天公布了一个确诊患者,1月30号的时候就去了定点的附属医院,结果被定点医院放出来了。可能是得了病去的医院,也可能是去了医院得了病。但总之,附属医院远远没有他们辟谣的那么乐观。

今天看了四部电影。

《婚姻故事》。也许身处婚姻之中才能更理解这部电影,从外部审视关系让这段关系变得客观、冷冰冰,然后重新发现,然后为时已晚。

《乔乔的异想世界》。这是近期看过的奥斯卡相关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大概是因为自己心理年龄小学没毕业吧。开始是小孩子的视角,但到最后色调越来越冷,视角变得暗淡、无情,母亲的死加速了整部电影的基调转向。看开头没想到会这么沉重。但看到最后,发现非常地韦斯·安德森。电影里面小孩子的衣服都很好看。

《1917》。其实长镜头作为噱头还是影响观影体验的,你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那些镜头是怎么调度的,但罗杰·狄金斯还是牛逼的。想在那片照明弹下狂奔。最后主角来到了森林,隐隐约约飘来歌声,这一路的遭遇,在此泪崩。

《教宗的继承》。在这部和《小妇人》之间选择了这部,《小妇人》的资源现在只有一个DVDScr版本,不值得,我自己也不是很感兴趣。本来以为《教宗的继承》讲的是教廷政治,结果看到中间发现是南美往事与现状还有延伸的表达,角度足够独特。老两位表演得好。网飞搭建的布景也真是财大气粗。

这些片子连起来看就会串台,福特法拉利婚姻故事乔乔兔都是有个儿子,婚姻故事最后寡姐给司机系鞋带,乔乔兔里面系鞋带的是个不断出现的情感连接点。

这种在颁奖礼前夜补看影片的行为,让我想到了上学时候在正月十五补寒假作业的狼狈,不过好在最终是勉强完成。

女演员演技奖的电影完全没怎么看。今年奥斯卡虽然是大年,但是真正喜欢的也没有很多,也很难预测。所以只有:《寄生虫》拿BP,乔·佩西拿男配,1917(罗杰·狄金斯)拿最佳摄影,我才兴奋并满意。满意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电影拿奖,而是因为足够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