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20200224:政府知道我的血型吗?

果然上班太没意思了,不聊上班的事了哈哈哈哈哈。在办公室吃起了方便米饭,其实设计还可以,一份饭一份方便汤,但实在是没什么有嚼头的东西(好在我自己带了根烤肠),辣酱拌饭吧差不多是,不过米饭能发开到挺好的口感,也算可以了。

出门回家发现雨下得好大,慢慢地开车喽。其实是有点喜欢这种阴暗的天气的,这与光天化日或漆黑夜色是完全不同的色调,感觉可以隐身其中,做些正常日子里没法做的事情(实际大概是不能的)。

昨晚波米更新了微博,今天叁叁肆更新了微博,可能是过年了,表妹提醒我,今天确实是藏历新年。

我发现一旦绑定了推特账号之后,NS 连接的网络即使不翻墙也是能发推的。感谢任天堂,特殊的翻墙姿势 get 。

看到昨晚南京警方侦破了1992年原南京医学院女生被杀案件,跟白银案一样,用的是 DNA 的方法。 我有个问题,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血型,那么政府现在是否掌握了我的 DNA 数据?

这次新上任的外交部发言人太牛逼,是个老推特儿了,关注数和被关注数都挺瞩目的。不像华春莹,没玩两天就手滑瞎鸡巴点赞。

雨并没有要停的意思,妈在小区各种群里买了菠菜、菜花、豆腐和西红柿。我去送给爷爷奶奶,顺便给我爸买牙疼药。停下车直奔药店,毕竟车子就停在药店门口,起先给我拿来一盒什么药,我看了看成分表,全是中药,也就是说,全是垃圾,如果一种药,成份里面既有中药也有非中药,那我是可能购买的,至少还有能起作用的成份,但如果全是中药那我肯定不买。于是我直接说我想用西药,另一位店员才拿来了在我看来真正有用的两种药,他妈的现在的傻逼政策,医院不开门,药店不卖退烧药,那牙疼怎么办呢,不过新买的药爸吃了说是管用。去到奶奶家,聊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现在老人买菜都困难,不是迈不动腿,而是不掌握微信这些工具,根本没处去买,口罩预约也是。

这次疫情,没有让我看到短时和中期的人生方向。但是我觉得,不是,我只能希望,自己到老了的时候,不要死于莫名其妙的疾病,不要死于科技进步,不要死于信息不透明,不要死于欺诈,不要死于官僚主义,不要死于人性泯灭。

晚上看刘老根。然后跟爸看了22号在拉斯维加斯进行的泰森·富里 vs 德昂塔·维尔德拳王争霸赛,拳击的术语我不太明白,所以解说也听不太懂。不过维尔德确实输得有点惨,耳膜穿孔,7回合被掷了毛巾,TKO 。

今天本来有机会出手股票的,但是忙于工作,没能出手。美股大跌,倒是今天就应该把沪深300卖掉,现在想想,年后第一天还是买少了,本想一天一万,结果涨起来就没买了,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