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8:“而我喜欢 Mr.Woohoo 的 Mazda。”

早晨下到地下车库时,在楼梯上看到了一具小猫的尸体。心情多少受到了影响。

《花木兰》的预告片放出来了,虽然在放出的时间点(半夜十二点)这个事情上并不能看到迪士尼对于中国市场有多大的诚意。而且这片子真的不一定能上啊,即使是有刘亦菲、巩俐、李连杰、甄子丹、郑佩佩,但是花木兰她爹长得也太像今上了,这个梗如果广泛传播——实际上已经广泛传播了——那么参考《克里斯托弗·罗宾》吧。

开始读《楞严变》,虽然明知不是,但是我还是觉得开头这部分像在隐喻翻墙史。

下班之后又看到那只小猫,想把它埋了,但是被我爸妈阻止了,他们认为应该交给物业处理。我还不如当初就不动这个念头,两难了。

在豆瓣FM上面又听起朴树的歌。朴树的《猎户星座》里面我最喜欢的是同名的那首歌,初版的时候,是一首没有名字的歌,藏在一段白噪音之后,也故意不清晰,二版时这首歌清晰了起来。我哭得也更难过了。朴树这张专辑里面问出的每一句,我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你是否得到了 期待的人生”、“你得到你想要的吗”、“可曾还有什么人 再让你幻想”。大概需要听《生如夏花》来中和一下。 

今天最欢乐(傻屌)的一件事是给 @滚圈迷惑行为大赏 的一条微博评论了一下。天知道我的灵感为什么都用于抖机灵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