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3:马杀鸡

雾与湿气缠绕着晨间的城市,远处地标消失从它本来的位置消失了。

周六虽然上班但实际上没有多少工作要做,看了一天的 RSS,但也没有什么实质推进。

酝酿了一天的雨还是落了下来,不知道哪个是因哪个是果:是我决定走到露天导致了雨下得更大了,还是下得这雨让我判断不会更大了,结果却遭遇了意料之外的状况。

买了特德·姜的套装之后就没有必要再读图书馆借的《软件体的生命周期》了,还有之前读完的《华氏451》,趁下班早去图书馆一并还掉。原打算再借两本书,一本是《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另一本是《大教堂与集市》,我以为前者是本薄书而后者是一本大部头——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得来的——但是实际看到它们的厚度却与我的想法刚好相反。而且它们都是59块钱。 虽然图书卡可以借四本书,但是仍然有200块的额度帽子,现在图书越来越贵,200块钱甚至已经借不出四本书了,只有先放弃《大教堂与集市》。

终于把用了一年多的《罗马》壁纸换掉了,换成了一张 Joker 的艺术海报(所以我的手机是金狮奖展览吗)。并且将上下两边拉伸到了1920*1080(只是选取靠近边缘的几个像素的宽度进行拉伸处理,对这种边缘简单的图片来说效果非常好),手机可以自动识别壁纸的色调,然后更改手机的主题。换了壁纸和主题,像是换了手机一样新鲜。

不知道五十年后会不会有国——也不知道到时候还会不会有“国”——产犯罪电影专门在片尾恶搞地加上那种罪犯最终被绳之于法的字幕向现在这个时代“致敬”。但话说回来,等我八十岁的时候我应该就真的不希望共和国破产了。

今天是金马奖颁奖礼,我想我会记得这个精分的夜晚,电视上播着金鸡,我顺便用手机连上蓝牙耳机看金马,也很奇怪,金鸡奖还是不敢直播,也不知道是在怕什么。金鸡金马哪个更像空洞的宣传机器,哪个对电影对电影人更有感情,这是不言而喻的。侯孝贤李安是枝裕和还有福禄寿三人组(哈哈哈哈李屏宾、杜笃之、廖庆松)随便哪一个抬手就能把这边拉起来A了,更何况他们聚在一起了。金鸡这边,第一个奖最佳男配开出来,就迫不及待地昭告天下:野鸡还是野鸡。这届金鸡奖是个很奇怪的产物,部分环节想要国际化现代化,但很快又会被某种无法摆脱的桎梏拉回原型,最终成品还是那种庆典视角晚会审美,非常无味无趣。其实想想起初怎么会担心这个鸡要抢海峡对面的风头呢,无论是审美取向还是评价标准两者都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可以说,金鸡奖半数以上的参与者,连去金马的资格都不会有,这辈子都不会有。现在金鸡全面落败了又说审美上面要看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那你金鸡故意选在同一天挨虐,是因为那天厦门天气好还是黄历上写着“宜颁奖”?

金马奖还给我一个彩蛋般的惊喜,最佳视觉效果提名短片里面有段8-bit的《金马奔腾》,笑死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