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30:用一下午了解一桩陈年罪案

一早装卸东西有点累到。

看了一下午没药花园写的朱令案,六篇文章实在太长,直到晚上才看完。不过除了 2018 年那篇论文之外也没有新的证据了,整个推理的链条有的地方其实挺突兀的,用猜测来当作下一步推理的依据,这是大忌,但很多人愿意或者故意这么写。也不是说给某嫌疑人洗地,朱令案也不该被忘记,只是这文章水平实在匹配不上其传播度。

现在想起《教父》第二部分,唐线我的印象特别深,但是迈克线就不太能记起很多细节,是不是说明阿尔·帕西诺不行(暴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