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真想在 1980s 度过少年和青年时代

有些东西,如果立时需要的话,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很难想起哪里可能有卖的,比如成卷的热敏纸。好再是找到一家以前光顾过的办公用品商店,他们那里有,价格低于预期,六卷十二块钱,但是也比预期的层数少不少,只能是凑合用着。早几年咕咕机流行的时候,之所以没买是因为热敏纸的特性就是没法长久保存,上面的内容也会越来越淡,可能性格上对于速朽的东西是排斥的吧,但我还是坚持着保留电影票根的习惯。不过我也没买咕咕机,这次买热敏纸是用在POS机上的。

中午跑去周边吃包子,上次早餐在那里吃过还行,但这次可能是厨师失手了,太咸了。可能以后不会想着再去了。

由近期自媒体的争论找到当年的“三色报道”,当年的记者们好文笔好视野好气魄,反衬出这个时代部分自媒体上蛆的卑劣无耻。

真想在 1980s 度过少年和青年时代。

今晚奥斯卡公布提名,虽然之前 DVDScr 出一部下一部,但是没有像前两年那么如饥似渴地看——啊实际上一部都没看——大概是早前最期待的几部早早地出了高清资源,后面的还有要上院线的,完全没有必要再看低清版了。今晚的提名看完其实也没太激动,觉得确实是这样,确实近年最强,但是缺少自己最爱的电影,所以没有某种狂热粉丝一般的参与感吧。无论《小丑》《好莱坞往事》还是《爱尔兰往事》都是看完了,牛逼,然后呢。

倒是动画短片提名中那部来自中国创作者的《妹妹》Sister给我了某种“然后呢”:然后我哭了。自己的家庭也经历过这种事情,一胎政策留下的创伤虽然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但始终有一道裂缝潜藏在父母和我们这代人内心。当母亲跟我说起这道裂缝的时候,我已经成年了,如果年龄小,也许我真的会经常幻想自己有个小我七岁的妹妹或者弟弟,我的人生又会怎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