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咋可能会双相

早晨醒来看到的第一条消息是迪士尼将把《花木兰》放在迪士尼+上,收费29.99刀,9月4日上线,被价格惊到了。

但是真正让我清醒过来的是黎巴嫩贝鲁特港口的爆炸视频,视频开始只是零星的火花和浓烟,我寻思这也就是寻常的爆炸吧,为什么会引社交媒体关注,但十几秒之后一朵蘑菇云在画面中心升起,我想我是彻底醒了。

下午去了滨海,无功而返,相关部门的办事流程还是不清晰,白跑一趟,烦。

又跑去兼职那里打印发票,打印机设置有问题,导致右边缺了一条,麻烦。

本周第三天跑去对象的公司等她下班了。突然蹦出想去看电影的想法,一拍即合。于是定了《乔乔兔》的票,结果发现还是有删减的,删掉了有同性恋倾向的镜头,删掉了后面贴希特勒海报的情景,海报这个,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删除。今天听了一期梁文道的播客,讲的是战前战时日本从上到下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疯狂的。又看了乔乔兔。感触更深了些。

既然120分钟没有硬性限制了,那么漫威什么时候把复联1拿出来呢(没在影院看过,想补齐票根)。

送对象回家,停车聊了不少,说起了彼此的过去和将来。要是喉咙舒服点可能聊得会更多,这闷热的天气,好像也让我变得沉闷。

以前不知道双相是什么,直到最近(是的就是因为卡姆,但双相不应该被他拿来当挡箭牌)才了解,然后就觉得自己也轻微有点那意思。不过我更可能是百度病,即,搜了一个病就觉得自己可能得了。最近有些疲惫,想躁郁也躁不起来。

明天(8月6日)是美国往广岛扔原子弹的日子,75周年。早晨看贝鲁特的爆炸,可能是接近蘑菇云在城市爆开的影像记录吧。 

20200804:午餐约会

中午跟对象去吃了麻辣香锅,送完她之后我自己回公司选了一条奇怪的路,不过红绿灯和车都很少,还算是可以,只是有无数个瞬间觉得自己像是偏离了航向。

下午外出办业务,最后又跑去她公司了哈哈哈。

然后今天搞得最瞎逼的操作大概就是按照1688上的地址去找厂家了,自然是毛儿也没找到。最后还是决定直接从网上下单得了,运费就运费吧。

终于看完了《半泽直树》S2E0和S2E3,前者至少指令敲得还是对的,但是对于技术还是神化和幻想化了,正片看到第3集觉得崩溃,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公司,数了一下,现在是七方势力混杂在一起了。

20200803:如雨随行

一早又很困。最近的模式都是六点多醒来,然后又很沉地睡去。神奇的是六点多的时候其实没有那么瞌睡,我想如果六点多醒来就开始玩手机,甚至可能会更精神一点。

华谊兄弟没吃到但手上上海医药和北京文化也涨停了,心情好很多。

一早基本是忙着结账,下午又去了客户那里对账。

沿途加油,完事儿加油的大姐还热情地招呼我要不要免费洗车,但我实在是要赶路于是只能作罢。不过半小时之后我停下车,雨点开始滴落。

办完业务也回不去公司了,于是去对象公司等她下班。路上雨停了,但我经历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几乎是一瞬间,车窗玻璃迅速起霜,就像遭遇了山间突然袭来的团雾,我看不清前后的路况,不敢继续加速,但也不敢贸然刹车,只能慢慢控制车窗玻璃起落,控制内外循环和空调朝向,让这层霜消散掉。

车刚停在对象公司旁边,雨又开始下了,我也可能是有某种独特的体质。但我没想到这个雨这次会下得这么大,我开车像是驾着一艘船摆来摆去,大雨点拍在玻璃上,双闪灯的声音都被淹没掉了。

想买个画框装起拼图来,研究了1688半天,也没有很满意的,很多还是潍坊的厂家。

半泽2第3集看了一点,决定回过头去看当初跳过没看的第0集……。

20200802:周日

醒来还是下雨,不过很快又停了。

今天去了对象的姥姥姥爷家,见了两位老人。虽然局促不安,但是在老人的目光下,我也并没有紧张了。

麦德龙、椰子鸡。

下午看了IMAX的《星际穿越》,这是我第三次完整地看这部电影,但却越来越不喜欢。不过个人好恶只代表我个人,客观上这仍是佳作。其实影院并没有执行120分钟强制休息的规定。就在我看《星际穿越》的时候,传来了《八佰》定档的消息。懊恼于虽然听到了一些消息,但是没有提前布局买华谊兄弟的股票。

晚上转了又转不知道吃什么,最后决定去歌尔夜市,一个大院好几排吃的,这个倒是预期中夜市的样子。吃了肠粉烤冷面烤鸡爪,小吃拉满了。

20200801:什么样的车祸会让麻辣烫完好无损

中午点了外卖,第一次接到外卖骑士打电话来说出车祸了??我还能怎么办,虽然觉得这理由多少有些扯淡,但是也同意他提前点送达了,都不容易,算了算了。

理发了。

感觉这期乐秋被淘汰的几支乐队我还都挺喜欢的,可惜了,也就白举纲那支比较无感。

虽然说这说那的,还是买了IMAX的《星际穿越》。

20200731:乡间公路

一早去了趟滨海。无功而返,但也不是我的责任,跟我没什么关系。喜欢上了开那段路,没太多车,红绿灯和监控也很少,有点我想象中美国乡村公路的感觉,一路听着播客,感到惬意自在。

回来已是中午,又跑去吃了顿肉烧饼。

一下午在研究兼职公司的股东变更,这周又废了,还是得下周。

晚上不知道在干啥,一晃又到了十一点,然后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也不算),原来随处可见的陕十三肉夹馍,是潍坊本土的餐饮企业,一下子不困了。

20200730:琐碎

总有种今天是周五的错觉,其实这周过得都挺错乱散漫的,觉得每天都是周五。

工作上面的琐碎事情越来越多,逐渐疲于应对,也许是与临近月底有关,也许跨过月底,事情就会慢慢归零。

又把树莓派拿到办公室了,等闲下来研究研究。

今天的股票开始后超出我想象得好,两支股票已经回到了我入坑时候的成本价,但是想了想,卖出的话,分红税要交接近100块钱,不太爽,而且也看好后市,所以没有出手。但是犹豫之后,整个股市又转向下跌,浮盈如同泡影。不过也无所谓了。

兼职的事情又找上门来,新公司初创总是各种麻烦事。本来以为会是很简单的事情——实际也就是很简单——但是碰上完全不懂财务且又谨慎的客户,就无限加大了麻烦。他们楼下停车场的计费令我困惑不已,前天来的时候停了半个小时,两块,今天呆了一个半小时,十二。是的,直到七点半才离开。没捞着见对象。

李登辉死了,长寿比赛,台湾赛区,淘汰。

回想去年潍坊草莓也挺厉害,《乐队的秋天》三个组的种子队都来了。

新闻里看到一张截图,应该是挪威丹麦之类的文字,居然有种能看懂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