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9:补寒假作业

今天公布了一个确诊患者,1月30号的时候就去了定点的附属医院,结果被定点医院放出来了。可能是得了病去的医院,也可能是去了医院得了病。但总之,附属医院远远没有他们辟谣的那么乐观。

今天看了四部电影。

《婚姻故事》。也许身处婚姻之中才能更理解这部电影,从外部审视关系让这段关系变得客观、冷冰冰,然后重新发现,然后为时已晚。

《乔乔的异想世界》。这是近期看过的奥斯卡相关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部。大概是因为自己心理年龄小学没毕业吧。开始是小孩子的视角,但到最后色调越来越冷,视角变得暗淡、无情,母亲的死加速了整部电影的基调转向。看开头没想到会这么沉重。但看到最后,发现非常地韦斯·安德森。电影里面小孩子的衣服都很好看。

《1917》。其实长镜头作为噱头还是影响观影体验的,你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那些镜头是怎么调度的,但罗杰·狄金斯还是牛逼的。想在那片照明弹下狂奔。最后主角来到了森林,隐隐约约飘来歌声,这一路的遭遇,在此泪崩。

《教宗的继承》。在这部和《小妇人》之间选择了这部,《小妇人》的资源现在只有一个DVDScr版本,不值得,我自己也不是很感兴趣。本来以为《教宗的继承》讲的是教廷政治,结果看到中间发现是南美往事与现状还有延伸的表达,角度足够独特。老两位表演得好。网飞搭建的布景也真是财大气粗。

这些片子连起来看就会串台,福特法拉利婚姻故事乔乔兔都是有个儿子,婚姻故事最后寡姐给司机系鞋带,乔乔兔里面系鞋带的是个不断出现的情感连接点。

这种在颁奖礼前夜补看影片的行为,让我想到了上学时候在正月十五补寒假作业的狼狈,不过好在最终是勉强完成。

女演员演技奖的电影完全没怎么看。今年奥斯卡虽然是大年,但是真正喜欢的也没有很多,也很难预测。所以只有:《寄生虫》拿BP,乔·佩西拿男配,1917(罗杰·狄金斯)拿最佳摄影,我才兴奋并满意。满意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电影拿奖,而是因为足够刺激。

20200208:去吃自助吧

虽然自己很多年前一顿饭就已经吃不了多少东西了,早就告别了自助餐。但希望过去这阵子去吃顿好的自助餐。

带节奏、对线、冲塔这些词都是从某类游戏来的吧。这种化用挺弱智的。

想不通这种时候,企业开工情况也非常有限,是怎么把空气搞成中度污染的。

今天决定开始看尚未看过的奥提。

第一部是福特法拉利,优等生电影,完整完善。描绘速度的剪辑和声音让人身临其境。但是人物没有太大的意思,除了戛然而止(但是最后又加了一段探望,也搞砸了)。由体制具体化成的那个人还真就同体制一样由开始僵硬到结束,太直了。

婚姻故事没能看完,时间太晚了,明天继续。

20200207:潍坊毒王张建芳

继续昨天的115下载。

找出了潍坊的那个隐匿行踪的毒王名字叫张建芳。过程如下:通过合影去找潍坊足球协会的微信公众号,结果发现丫早就很不要脸地把相关的文章删除了,但是没有关系,互联网各种号到处抓取微信公众号的内容,于是找到了可以当作替代的这篇文章,一步步就可以定位到那个傻逼。

张建芳

20200206:愿英雄的吹哨人安息

今天让人感到难过,一早醒来看到科克·道格拉斯去世了,不过得年103岁相对来说还是容易让人接受。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则让人更加痛心,他代表的意义在网上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本来没有关注本地的媒体公众号,这几天关注疫情和各种情况通报,全关注上了。

感觉有个彩色打印机我就可以干更多有趣的事情,所以现在很想买了,不过还是需要多了解耗材的使用速度情况。

莫大的讽刺,看到一包之前买的但是一直没开封的湿巾,作为卖点,包装上写着不含酒精。现在倒是希望它含酒精。

今天是年初一之后第一次出家门,走出楼道门的瞬间,环境的声音像是被突然放大了,不停地钻进耳朵,这是很少有过的体验。

昨天开通了个短期的115会员,开始搜集各种资源,也可能并不怎么看,但囤积的习惯真的是一种病,却并无害,无论是现实还是赛博。

20200205:今天他出现了吗?

出现了,真是遗憾。很多天以前就一直在梗“翠”这个字,他的真身也确实有六七天没有出现在新闻联播里面了,所以网上产生了很多的猜测,比如中风进了301,比如政治斗争。但他今天终于是有负众望地出现了,干他妈的。

健身环了一会儿,感觉难度还是高了,手臂的力量不太够,一点一点地磨每个关卡吧。还有喷射战士2,感觉自己偶尔打打的动力并不是好玩也不是因为赢了很爽,而是给我的小人儿赚钱买好看的衣服配饰,喷射暖暖,加油。

今天看了《原钻》。回想一下,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好时光》讲了什么了,只记得全程像是磕了药,人物也磕了药,我看得也跟磕了药似的。大概过上两年我也会不记得这部《原钻》讲的是什么,只会记得那块原钻、凯文·加内特、和最后被一枪爆头的主角,以及全程的躁狂状态。色调光影那真是太好看了,这就是影像的 LSD 啊。

办公园区太傻逼了,要求统计企业情况,本来电子版就行了的个事,还要盖章的纸质文件,说8号要,我操我们下周一10号上班。形式主义害死人,归根到底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机制。

20200204:用力呼吸

感觉现在这个势头,最终会失控,变成生水痘那样,全员都得一遍,好在我年纪还不算真的大,如果得了,大概是能扛过去。

潍坊这个信息披露真的不及格,首先是信息不详细,然后网上就开始各种猜各种谣言,那你们倒是辟谣啊抓人啊,也没有。就光知道不让公务员戴N95口罩,号召人捐出来(实际是1:5兑换普通口罩),这下全网出名,牛逼。

微博上看到呼市有个出租车司机确诊,然后拉出了扫码支付的乘客ID,看到其中有个叫“用力呼吸”的,很缺德地笑了。

刚读完了《冷血》又开始读《血疫》就觉得后者的结构真是差了好多。

股市只跌了一天,真的是意思不大。但是几乎啥也没干,看了一天股票。

20200203:个人隐匿

潍坊昨天确诊的仨病例太草了,45岁男和33岁男结伴旅游中招(年前俩男的结伴旅游实在是够令人怀疑了),33岁男又传染给其31岁的老婆(让人怀疑是形婚)。但是据网传部分其他信息,好像又不是这么给。但是“张某某,男,45岁,经济开发区人。有外地3天旅行史(个人隐匿)。”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大傻逼。

对橄榄球并没有太多兴趣,结果最精彩的部分被我上厕所错过了:上完厕所,酋长居然反超了49人。大概跟看足球错过了进球差不多吧。

现在开始想上班之后怎么吃饭。其实无所谓,方便民点心搞起来也行的。但那个中央空调系统,倒值得警惕,毕竟同呼吸共命运,字面意义确凿。

查到了台湾 Youtubers 说的“母汤”是什么意思:不通,不行,行不通。

今天股票开市了,不管怎样,先拿了一笔小钱买了一点,跌了也并不会心疼。现在想来自己是高估了中国政府了,本来以为经过春节就能控制住疫情,结果是过了端午能控制住疫情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