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想弄个微信机器人

上次把 Telegram 上面的黄群都退了,现在又觉得无聊,黄群才是 Telegram 的本质。

突然想弄个机器人放在微信群里面,如果发出消息来十五分钟没有动静,这个机器人就会捧个场。主要作用是为了确定消息有没有发出来。因为近来已经发生了很多次消息自己看着像是发出去了,但是别人完全没收到。

《黑镜》第五季出了。

20190604:三十年 or 每一天

不管是三年五年,三十年五十年,如果他们仍然在回避、掩盖,那每一天都跟1989年6月4日没有区别,每一天都是敏感日。

看姜戈 x 佐罗电影可能要拍了,感觉会很有意思。等着先找来这个的原著漫画看看。

电脑装起来了,走线有点一塌糊涂,以后再整理。

沉浸在忘我的插电脑和洗澡中,没捞着看《切尔诺贝利》最终集。

20190603:全世界陪着我国过节

做了一个两层的噩梦,两层都是噩梦。近来睡眠质量非常差劲了,这几天的日记第一句往往都是做了一个梦。 一星期内我做了三个醒来还能记得情节的梦,分别关于感情、关于工作、关于家人,精神十分恍惚,其中的噩梦带来的影响十分大,心情很不好。 

亚马逊服务出现问题之后,谷歌也宕了,有种全世界陪着我国过节的感觉。

看到抢优衣库的视频,感觉还是应该怪袁隆平。

尝试了百事的那个豹纹可乐,虽然我不觉得难喝但是卖我6块钱我觉得是被宰了。

看坦克人的视频,比起照片更有冲击力。又想起初中的时候,政治老师就讲过六四,但是她的角度十分新颖,她讲的是平民怎么虐杀卫士,细节之丰富就好像是她在场亲手干的一样,非常cult。

朋友圈好像已经进入审核状态了,我妈发的旅游照片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出来。

想来《九州缥缈录》电视剧跟原著还真差不多:都是疯狂跳票,电视剧可能走得更远一些:临上映半小时,撤档。管你是维斯特洛还是九州,在介质原因面前,都得往后稍稍。我国视频网站是真难做。

20190602:京东还不如取消快递员地图功能

我有一个看各种好看的小姐姐的Ins小号……我想说的是,这个小号的粉丝数比我大号多太多了,虽然全是僵尸粉。

是不是外国人对 Xiaomi 这个品牌的拼写发音没什么特别感觉,但是觉得 Huawei 很奇怪。

我平时喝水的这只马克杯用了十几年了。我发现杯子上面现在布满了细小的裂纹。

京东还不如取消快递员地图功能,我看着快递员在我家小区直径两公里范围内转了一天,就是没给我送货。是的,我等了一天电脑配件,结果傍晚才送来,真是他妈的。

组装电脑略微费事,但是最糟糕的是发现电源是坏的,于是退货重新下单。

20190601:失眠的次日如同宿醉的次日

又开始听反派影评了,《我们》这一期全场笑场,机核化进程不可避免了哈哈哈哈。

今天拆了一个联想打印机的原装硒鼓,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果然是十分垃圾呢。

今天一天工作非常混乱忙碌,加上昨夜失眠导致精神不佳,以及天气炎热,以及自己好几天没有冲过澡,状态非常非常糟糕。

我一直以为那首歌是汪峰唱的。直到今天才知道是鹿先森乐队的《春风十里》。九连真人这整个是客家版的万青的意思,看他们的背景介绍,想起了路边野餐里面那个乐队。第二期比第一期好看,痛痒的罐头演出没什么触动,倒是那些之前没听过的乐队看起来很有意思。但是还是对和平和浪、斯斯与帆不那么感冒。

今天分成几单把组装电脑的配件买齐了。以及买了京东会员,按照目前消费情况来看,是赚回本钱来了,还可以。

20190531:在咖啡因面前,冥想八万遍也没有用

做了个关于工作的梦,细节什么的甚至是我平时都没有注意到的,异常真实,非常可怕。潜意识似乎帮我认识到了现在困扰我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让我知道了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我的焦虑。又想逃离。

我非常讨厌别人在上班时间打扫卫生如擦桌子扫地拖地等(除了工作本身就是打扫卫生的以外)。

我观察了一下办公楼的电梯,无论最后停在哪个楼层,两座电梯最后会分别滑向1层和7层然后驻留在那里。

听机核的节目,找来了姜峯楠的《商人和炼金术士之门》来看,这个故事里面的温柔、爱意和宿命给了我很深的触动。

看了哥斯拉2,并没有真香,不知道朋友圈里面看了点映场的虚假影评人为何要狂吹这部电影。同宇宙下第一部精妙设计的空间感和骷髅岛那种不可名状的压抑血腥气氛到了这部荡然无存。那么多怪兽出现,最终多数只是陪衬,浪费程度让人想起了急于把手牌全数打出如今却已经分崩离析的正义联盟。而浪费掉的还不止这些,既然副标题叫 King of the Monsters 了,既然到了红袜队主场了,却没给绿色怪物 Green Monster 一个致敬,你照着本垒拍你妈呢。至于怪奇物语梗,倒是一点儿也没浪费,但是对不起,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好像还有权游梗,没看过,不知道。

看了一个视频说是美军有种让士兵两分钟内入睡的方法,说了一大阵子其实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两个字:冥想。看电影的时候我买了一杯绿茶奶霜,大概长久不大量摄入咖啡因的我喝杯奶茶已经是超量了,于是睡不着觉了,冥想了八万遍也没有用,一点半的时候我还是很清醒,操。

然后京东促销开始了,先买条内存再说。我要准备组装电脑了。

20190530:真正的影迷

梦到与一位女高中生成了好朋友,我可能确实太无聊了。

《死亡搁浅》会大规模出圈吧,甚至可能比《只狼》走得更远。 Moviegoers 看到拔叔弩哥蕾雅·赛杜陀螺NWR 这些人凑到一起怎么着都会疯吧。一个戛纳影帝、一个戛纳最佳导演和一个金狮奥斯卡双料得主。

买了一支NOME的保温杯。

中午躺在车上看短篇小说集效率贼高。小说中的人说想吃水饺,我现在也十分想吃水饺。 读双雪涛的《白鸟》,里面是好几几篇不相关的不故事,每篇不相关的故事的主角都用英文字母来指代。你猜我想没想起当年李志在月亮组连载的自传。

多抓鱼能够让人在21世纪体验到计划经济时代的购物方式,如果你想预定一本书,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卖书获得的预定券。 说起来我生命的头三年,还是凭票买东西的时代。虽然已经执行得没那么严格了吧。

看到 Reddit 上面有个帖子在讨论一些突然沉寂或者突然不火的电影明星、导演,确实有些感慨,是啊,为什么他们都不火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