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优柔寡断

我虽然不怎么懂音乐但现在流行的这个《桥边姑娘》就是洗的《南方姑娘》吧。

今天闯了黄灯不知道会不会被判定,干。不过开车确实要当心,在大学门口,我太疏忽了,绝对是我的错。

每次进沙县小吃就会把自己代入成井之头五郎,不过我感觉自己也快吃不起沙县了(主要是饭量大了

之前在推特上关注了一位写科幻小说的,顺着听他的播客什么的,又关注了他的豆瓣,但始终没有真正去读过他写的小说。这次看到他写的《星际探索》影评(差评——我不太认同他写的那些)想起这茬来了,找来了这篇发表在科幻世界增刊上的中篇来读,文字还是比较幼稚的哈哈哈哈。 当然你非得按照科幻类型片来吐槽《星际探索》,那真没辙,全是槽点。

今天晚上说是要找这位的外甥联系什么事,不过我也没见到,是同事在负责这些。鬼知道为什么这位放着会所不去,要选个火锅店吃饭。

等一切忙完是晚上九点,附近有家恒大影城,想着要不要去看晚上九点半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一瞬间觉得算了,于是驾车驶离,距离影城越来越远,心里还在反复思考要不要去看,终于时间到了某个临界点,我就算折回去也来不及了,掏出手机一看,也停止售票了,才最终断了念想。这种纠结切切实实体现了我的优柔寡断。

自己操纵1P玩了玩路易吉的那几个小游戏,还挺好玩的。要是能有一块玩的人就好了。

看成了“池内有鬼 严禁戏水”,心里想着这写得还挺他妈押韵的。
说实话我有点想拿红色胶带给他把电改成鬼,但是1.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这么幼稚了好吧;2.破坏公物是犯法的;3.用电安全应该严肃对待。

20191205:你还是孤独的

才发现“变砖”的说法不是国内原创,英语里面这种情况本来就是用了 brick 这个词。

下午去了淄博。淄博市中心的道路不宽,建筑也不高,都是陈旧的小楼,但我却觉得很舒适,大概我是精神淄博人吧,市中心现在还留有这么多老建筑在用,外围工业区还有那种晚上看起来很科幻的灯架,这些都是我喜欢的元素。

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但是如果有人灌输那些我不喜欢的论点则挺倒胃口的。各种做人的道理,但是做人没必要这样的,至少我觉得没必要,你也没有多成功不是。

其实淄博潍坊太近了,路上单程也就一个多小时,跟去趟滨海的差别不算大。回来看看时间相对还早,赶得上看一场电影,于是买了八点半的《星际探索》,可能片方终于意识到网络资源放出对他们可能会有实际影响,所以提档了14个小时(6号早八点提前到5号晚六点)。我以为周四晚上这个时间看电影的不会特别多,而且还是这样一部电影,结果观影环境还是不够理想。

不过电影一旦开始便由不得我再去考虑更多环境的噪点,我沉浸入了太空。我是喜欢这部《星际探索》的,影像上的沉静缓慢像是散不开的雾,衬托出了人物内心的孤独和困顿。其实这很像是《迷失Z城》,环境变换成了太空,从地球到海王星的旅途,感情与追寻贯穿全片,月球上的遭遇战,发出救援信号的挪威籍太空船,偷偷登上飞船后的打斗,这些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惨剧比我预想中的故事黑暗了百倍,让整个旅途变得更加虚无与未知,但故事最终又以温柔收尾。追寻与和解的主题下,还有孤独的潜流,看着去往海王星的那段醒来睡去的蒙太奇,我几乎落下泪来,孤独是整个人类的病,即使不在太空,即使你身边座位上就有人,你还是孤独的,你永远是孤独的。

查了查发现《星际探索》的摄影师 Hoyte van Hoytema 其他的作品还有《她》《星际穿越》《敦刻尔克》,诺兰明年的《信条》也还是他掌镜,有点厉害。

不记得有没有拔掉剃须刀的充电线,然后我想了很久,开始考虑过充会有什么影响,充24个小时会不会炸了。回家发现原来早就拔了,高兴之余想到这表明我脑子不好使了。想起了那个“嗨,原来是耳朵聋了,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耳机坏了呢”。

20191204:没有失望也没有惊喜,可以说什么都没有——NS 国行发布会

腾讯正式召开发布会(虽然形式及实质上多少还是有些偷偷摸摸——没有直播,没有预先大规模宣传,一切等发布会结束尘埃落定后才发通稿),公布了任天堂 Switch 入华的更详细情况。腾讯低调可以理解,毕竟 PS4 被举报、《怪物猎人》终止发售(也是腾讯自己家的),教训不可谓不惨痛。但是玩家群体关于 Switch 的疑惑并没有随着发布会的结束而解除多少,锁服锁区等等重点问题官方自然也不可能正面答复,一切只能等 10 号正式发售之后看实机测试了。旷野之息没有首发,健身环没有消息,手柄价格一般,我对国行的部分期待没算得到很好的落地。过段时间再说吧。

看过了他演的一些沙雕角色——包括这次的《利刃出鞘》——之后,克雷格作为 007 严肃起来还是太帅了。 发现 007 系列豆瓣上面最高的也就 7.5 分(黄金眼、皇家赌场),信封上面最高的皇家赌场也只有 3.9 分(差不多等于7.8分)。 其实这个系列我并没有老老实实看过几部,现在看到这种口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这系列二十四部从头到尾看一遍——在 Bond 25 上映之前。

最近偶尔看电视上有些汽车评测节目,感觉在整个媒体行业里面,包括狗仔队在内,汽车记者/评测都应该算是最混子的了。

20191203:开罗人的三剑

一早从南边跑到北边又从东边跑到西边。本想开发一条捷径,结果不小心闯入了某村子中,开到了路的尽头也没发现岔路,像是游戏中走到了世界的边缘,中间还在下坡时托了一下底,在某个十字路口还谜之触发了 ABS,也是很惊奇且惊险的一早了。

看网上有星球大战歌舞伎,虽然不懂日语但是看上去好炫,也看懂了是关于开罗人的故事,随便拉到中段,看到开罗人杀斯诺克那里,背景里还有条红光跟着光剑,可以说是特效拉满了。之后看了介绍算是真明白了:戏中,开罗人叫做魁連之助(Kairennosuke),故事讲的就是他的三剑,第一剑杀半臧(Hanzo→Han Solo);第二剑杀敷能角(Sunokaku→Snoke),第三剑杀琉空(Ruku→Luke)。弑父弑主弑师,日本人还真是能抓住这种有关悲剧宿命的精髓。

右腿好像真的有点拉伤,上周六活动之后,到现在还是疼的。

如果连着看教父三部曲、美国往事加上爱尔兰人的话,有接近17个小时。

晚上跟父母看了《中国机长》。没有冲突,没有人物,倒也不应该跟那些彻头彻尾的烂片比较,只是这部片子,我认为不能叫做电影。想给父母看《寄生虫》还是失败了,不会再安利了,还是看《一出好戏》吧,反正我是没看过,也看不下去。

本想看完《第三人》,但还是忙别的去了。也想早睡,实在太困了。

20191202:一步大棋

今天完成了交警在附近开始贴条时把车开走的成就。

决定顺着这十年的优秀动作片片单给我爸找电影看好了。第一波碟中谍56、宝贝司机、狂暴之路。在信封上看这个十年最流行的动作片有四分之三左右被超英占据,这个时代变得如此无聊。

国行 Switch(及其配件、游戏)看样子并不是很香。本想买个手柄但价格也没有很优惠。

携号转网和人脸识别几乎同时开始推行,我简直怀疑这是故意为之的一步大棋。

最近打算学习一下 DaVinci Resolve 。

晚上看了一会儿狂暴之路,确实是,这个十年最牛逼最朋克的电影了。

最近的日子无聊到连日记都没得写了,没有输入,没有思考。

20191201:收齐了塔希里亚故事集

塔希里亚故事集5689中图网上面有团购,剩下的几本(除了1)中图网上面每本都不到十块钱,1则在淘宝上买了本新版。一百多块钱收齐了。

玩具生产商美泰推出了一款“无党派”版UNO,具体的改变是把其中的红蓝两色牌换成了橙色和紫色,另加入一种新的否决牌,作用是当有人开始把话题引向政治时你可以出此牌跳过他的回合。

终于刷完了 RSS 。从来都是一件体力活。

20191130:用一下午了解一桩陈年罪案

一早装卸东西有点累到。

看了一下午没药花园写的朱令案,六篇文章实在太长,直到晚上才看完。不过除了 2018 年那篇论文之外也没有新的证据了,整个推理的链条有的地方其实挺突兀的,用猜测来当作下一步推理的依据,这是大忌,但很多人愿意或者故意这么写。也不是说给某嫌疑人洗地,朱令案也不该被忘记,只是这文章水平实在匹配不上其传播度。

现在想起《教父》第二部分,唐线我的印象特别深,但是迈克线就不太能记起很多细节,是不是说明阿尔·帕西诺不行(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