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9:大概靠看 YouTube 我就能度过一整天

久违的(外购的)油条,可惜没有再做豆腐脑哈哈哈。

爸妈回老家上坟。我决定试着做在 YouTube 上看来的泡面炒饭和蔬菜汤。做完量有些大,久违地吃撑了。然后就把碗刷了哈哈哈哈。

最近看了很多翻新旧电器、游戏机的视频,这也算是一种 satisfying video 吧。

晚上研究了一下,把 NAS 共享给女友了。这样就可以像看网盘视频一样,直接用手机看电影了。

20200328:不想理发,想去电影院

又是摸鱼玩了一天树莓派。确实是一个学习 Linux 的好玩具,也可以学习 Docker 什么的。

过完年就没有再理过发,已经两个多月了,于是今天终于理发了,理发对我来说是非常讨厌的事情,所以下次再也不会到小区里这家理了,效率太低了,浪费我的时间。

其实我还是很想去看场电影的,但是估计四月底之前不可能有影院开门了。最近一部在电影院看的电影还是《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

晚上无所事事。开始玩《极乐迪克斯》了,不知道随性地选择会不会面临什么惩罚,甚至完全无法通关。

20200327:又是什么都没干

又玩了一天树莓派。Docker 就这样吧,现在继续开始用树莓派练习 Python 。

临下班了又被叫住,希望不珍惜别人时间的人就直接原地爆炸好了。

网上看了看《不完美的她》,感觉剪辑向着不那么直白的方向去了,不知道上了年纪的人是否能欣赏得了。 不说西南方言的黄觉,气质上一下子垮掉不少。

最近晚上随随便便时间就过去了,又是什么都没干成,连游戏都没玩了。

20200326:上一次还是2012

今天跟 Docker 杠上了,始终没法正确拉取镜像,找了很多办法都解决不了,修改仓库源也并没有奏效。装了卸,卸了装,都没什么用。晚上拿回家最后用了修改 DNS 的办法解决了,所以我猜可能是跟树莓派这个设备有关系,两个网卡的设计可能有某种冲突?但是我也并不懂。

下午下起了雨,于是早下班了一会儿,哈哈哈哈可以直接去她公司门口等她了,雨天开车其实还是有点爽的。

G20 线上峰会,上次见到各个国家领导人一人一个窗口并排出现在屏幕上,还是《2012》。

20200325:上班 P 了一天图我靠

今天协助做了一天标书。可能会使用 Photoshop 实在是一项减分项啊妈的,造假造到头疼。当然了,编报表也编得精神恍惚。

本来以为今天没法按时下班了,但是还好,最后时刻完成,准时下班。

晚上在 Youtube 上看到时代广场直播,好萧瑟,没什么人。只看感染、死亡的数字其实还没有真正的触动,但是看到东京奥运会延期,看到时代广场这样的地标由人潮涌动变得空空荡荡,这种变化让人突然难过起来。

20200324:樱花开了

开始在树莓派上搞起了 Docker,但是安装第一步就卡住了,下载速度以字节为单位。不过好在有事出去了,于是回来发现下载了两个多小时。

人民广场的樱花开了,自然我们也要去看一看,人真的好多,但是都戴着口罩,这么诡异的气氛,会让人以为是花粉过敏者大聚会。 我以为广场南边那些很漂亮的粉色的花是樱花,识花发现是美人梅,但是真的好漂亮。 我们绕广场一周的散步,一路用小程序识花,同时也用鼻子嗅花有没有香味,笑死了。还发现了人民广场不知道是什么的建筑(剧院?)外型上看很像死星啊。

晚上起风了,天气又要转冷。

今天也是疫情之后第一次下馆子,茅庐印象的毛血旺好实在呀料好多,可以的。

《刘老根3》应该是我看过最困惑的电视剧结局了,这就没有结局啊。

20200323:如果你把动森给女友玩

一早去了趟南边,距离上看也就30公里,路线上看也并不复杂,但仍然走错了,只能跟随高德地图往回找,于是顺利地把我拐进了一条乡间小路上,除开一路的颠簸之外,最终还是到了目的地。不过要是一开始就跟着高德地图走就好了,它推荐的是走高速公路,好吧,说实话我忘记现在高速公路并不收费了,操了。其实我还挺喜欢开这种稍微有点距离的路程的,自己一个人可以听播客,非常惬意。

今天发现我的手机弯了,不知道是摔的还是放在裤兜里面挤压到了,总之放平在桌面上会翘起一角,不知道会不会爆炸。也想换手机,也不想,习惯了 LineageOS 之后肯定是不喜欢国产系统了,但是新出的手机好像都没有对应的开发分支了,另一个原因是我始终不喜欢刘海屏,更不用说挖孔屏了,实际前置摄像头对我来说作用很小,潜望式倒还可以接受。过段时间看看有什么新的设计风格再说吧。

感觉我喜欢的是游戏,并不是真正喜欢玩游戏,我可能是真正的云玩家,只是喜欢吹逼。动森这么肝还这么好玩,我跪了,还是给女友玩吧,说起来早知道的话就预定个珊瑚红的 Switch Lite 送给她了。而你把动森给女友玩的结果就是她会连你的裤子都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