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2:快餐、梅酒与台剧

又是拖延症发作的一天,工作不想推进下去,也许明天吧。

现在午休时间也在听反派影评国片十年节目。听反派影评聊这十年谁糊了谁翻红了,想起了播客大上海歌舞厅聊2020年哪些爱豆糊了哪些红了。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听反派影评十年总结有感。

今天是麦当劳麦香鱼活动,又可以在家吃快餐了。

泡上梅酒了,如果不坏的话,大约中秋节就可以享用了。

晚上继续看《天桥上的魔术师》,前几集还算欢快。中后段则突然变得惊悚起来,戒严时期的政治恐怖似乎可以衔接《返校》,最终的结果也是非常惨烈让人心痛。但是人物故事走向有点乱了,以至于我猜谁谁谁会死,过不久似乎就又回到了编剧手法中“罪不至死”的状态,直到真正开始死人,我才意识到,这还是杨雅喆,还是与政治牵扯。

今天把办公室喝水的杯子顺手抄回家刷了,就突然想刷了。我之前是没想到咖啡会在杯子内壁上留下这么深的一层痕迹,刷完之后,判若两杯。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继续积累咖啡渍。

20210411:周日在家

好像是干了一天活,洗了衣服,手洗的机洗的加起来应该得有三波。

然后收拾快递垃圾,垃圾回收金额又增加了。

扫地拖地。

总之干到下午三点多才有时间坐下看会电视。

看到地瓜发霉长毛了,土豆也发芽了,以后还是少买点瓜果蔬菜吧。

晚上回爸妈家吃饭,又有点撑。

继续玩《双人成行》。这个游戏,有的关卡适合手柄,有的则适合键鼠;有点关卡困难,有的则很容易。但总之,是好游戏。

20210410:我的姐姐

鬼使神差地买了一斤赤藓糖醇。

晚上跟老婆在泰华吃了小火锅,然后去看《我的姐姐》。我还挺喜欢这电影的摄影的,内容也可以,但身位男性,吃了一些性别红利,似乎没有太多发言权。结局我也觉得太温情了。

老婆肚子不舒服,早早回家休息。

20210409:老婆生日快乐

老婆生日快乐。

挣扎着醒来,脚面似乎好转。但是开车在路上,受热又剧烈灼痛起来,还是决定去买一管京万红。多年没有用过,不只是价格不熟悉,连味道都忘记,原来不同于其他的涂抹药剂,这药的味道是很重的油味,也行吧。总之抹上然后就上班了。

中午不准备吃饭了,跑到车上睡了一觉。

下午就困到不行,支撑着耷拉的眼皮以及忍受着隐痛的脚面,勉强干完了手中的活。

下班后精神百倍,往自助出发。今天状态神勇,想吃的都没少吃,一直到最后才觉得饱腹。但近期应该不再吃了。(也难说

开始看《天桥上的魔术师》,片头曲《之乎者也》是我没想到的,但似乎借此摸清了这片子的大致风格。

20210408:烫伤

工作上的事铺面而来,一天无聊的工作。

试做黄焖鸡似乎并没有翻车,但还是洋葱青椒放早了,以及老婆交代的生菜没有放进去。

尝试适应占边这种酒,还煮了一壶咖啡,最后的结果就是喝完了杯中的酒剩下一个大冰球然后倒进咖啡得到一杯冰美式,酒-酒加咖啡-咖啡。

继续游玩《双人成行》,慢慢推进度,卡关了就不玩了嘛,反正以我的经验,第二天重开就很容易过。

临睡觉洗脚烫伤了右脚脚面。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严重的烫伤,记得以前拿点烟器怼指头上都没有这么难以忍受。灼痛袭来完全睡不着觉,尝试了护手霜和牙膏,都不行,泡在冷水里十几分钟然后回去睡觉,也不奏效,反复醒来已是折腾到三点,最后只好拿盆放在床边,脚泡在里面,睡去。

睡不着的时候胡思乱想,白天看到一条推特说推主听到窦靖童的歌想起了一位会唱王菲的歌的外国朋友,许久没联系,就在网上问候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位朋友去年已经去世了。我在想,有没有什么我曾经认识的人已经去世了,我却不知道呢。想起了刚上班时候的同事,比我大六七岁,去年没了,朋友圈停在了夏天。

家里都没有一片药,是时候要准备个药箱了。

20210406:酿面筋

婚后上班第一天。去了北厂接待客户,政府人员还是傻逼。

下午完事后又歇着了,回来路上路过新华路佳乐家,灵机一动进去买了香菇和面筋球,想要做酿面筋。面筋球还买一赠一,这不得着了吗,但我想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款产品销量堪忧,不久的将来可能就再也不会在这里见到了。

但是酿面筋并不成功。肉馅还是上次馄饨剩下的,虽然操作起来还算是可以,但最终吃起来还是太腻了,也实在是做多了,只能剩下。

玩双人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