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5:注视着镜中的自己

放假在家第三天,终于睡到了满意的时间。其实也不完全是,很早的时候还是被豆浆机的巨大噪音吵醒了,但是还是继续睡去。

昨晚入睡实在是太痛苦,十二点半辗转到一点半,死活睡不着,目中耳边各式闪光杂响袭来,让我的精神过于紧张,闭眼强睡也无济于事。

人总在半夜才多愁善感吗,被已婚的人追问是否喜欢过她,我也不知道,成年之后好像就没有真的喜欢过哪个人类,有的只是瞬间的冲动,事后又觉得自己很蠢,总之越来越封闭自我。所以我也不知道喜没喜欢过她。如果要说,可能分开之后很久很久,才觉得大概是喜欢的吧,不过不重要。倒是想不透其为什么还要问,我狭隘地猜是不甘心,但是实在太狭隘了。索性不猜了。

还是打打守望先锋。

然后看了《斯巴达克斯》。因为制作上的纠葛,库布里克后来甚至不再承认这部电影,但要补完他的电影,这部还是绕不开。三小时十六分钟的修复版本,场面恢弘,调度伟大,但讲的故事,虽然从人权出发,但最后落入了儿女情长与政治斗争中去,格局又落到了下乘。所以也就不知道库布里克和道格拉斯在这部电影中所能主宰的比例分别是多少。等全部看完电影,找出传记来看看吧,也许能找到答案。

现在想来也是很困惑,为什么我上小学时候语文课本里面会有斯巴达克斯的故事,我去网上搜了搜,结果发现课文(实际是剧本形式,这个我倒也记得)的最后一句话更是令人感到迷惑: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准备开始运动了,脚后跟腱又开始疼。

看着镜子里我的脸,倒没有觉得因为肥胖而难看,而是疲惫、戾气、冷漠让这张脸变得格外可憎。

20190514:本来打算今天看一天电影的

又是玩了一天守望先锋。

看了看《最长一枪》的票房才七百多万,我对某些大V——也就是东东枪这类——的带货能力产生了怀疑。不要说排片的问题,有的是例子可以证明观影人群能反推排片。所以这片子本身是不是也有什么问题。

看过了《出租车司机》。确定了自己果然是不喜欢马丁·斯科塞斯的电影,讨厌也没有,但是匠气很重,也没有那么触动我的地方。不过其实,我现在就处在片中那种状态,随时可能反社会。

明天继续看电影吧,本来打算今天看一天电影的。

-我不太喜欢聊微信。

-是的,我也不喜欢聊微信,觉得打电话更好。

-不是的,我不太喜欢聊天。

20190913:中秋节

玩守望先锋,拿着个巴蒂斯特练来练去的。

看无主之地3直播睡着了,应该是不会买了,想要过枪瘾应该还是玩守望先锋吧,RPG 的话,还有大量的其他的。虽然很多人觉得无主之地的风格很酷,但是我却并不喜欢。

中秋节,催婚烦死了妈的。

20190912:干他妈的中秋节

昨天什么值得买好像是被DDOS了,但是网上流传的说法(开局一张图)是删库跑路。对什么值得买本什么没什么想说的,但是考虑到他们把股票代码放在开屏上这种土鳖行为,我就想知道,在中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如果发生了删库跑路的事情,投资者能告这公司吗?

犹豫就会败北,徒手攀岩和最长一枪都没得看了,干他妈的中秋节。

节前上班最后一天,把自己的 NAS 里面的电影按年份名称(部分电影按照导演)归档整理了,我应该还是需要继续购置硬盘。这个 1T 的目前已经用了三分之二。

20190911:大半辈子没见过了

一千块钱放在股市里打野,几十块钱几十块钱地也赚了点哈哈哈哈。

现在电脑的配置打开WoW怀旧服客户端比打开装满插件的火狐还快。

有些人,如果你初中毕业之后就没再见过的话,那真是大半辈子没见过了。

最近的心情总是被无关的人打扰,不要恼怒,不要嫉妒,衷心祝福每一个人吧。

看了看即将上映列表,到十二月之前都给人一种看个鸡巴的感觉。

看过了《喜剧之王》,故事难说喜欢,但是里面每个人的表演都很强。

20190910:第一次鸦片战争距离辛亥革命

第一次鸦片战争距离辛亥革命原来居然有70年,这么长的时间,都足够发生一次三反五反一次朝鲜战争一次大跃进一次三年自然灾害一次文化大革命一次改革开放一次中越战争一次六四学潮一次镇压邪教一次奥运会和一次大倒车了。

是的,是看《收获》上徐皓峰的《大地双心》才知道的。这小说,虚虚虚虚虚虚实实,有化名的人物和真实的历史人物共同出现,因为没看完,也就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这种设定。

电视剧和电影的欠账太多,包括下载到硬盘里的和在院线里的。最近也不是没时间,但总是忘了该把这些电影电视剧多少清一清。

看推特最近关注的一个人发的消息,粤语,喷警察,我还在想我什么时候什么理由关注了这样一个人?然后想起来了,这是黄秋生

20190909:有些事别人不知道你知道

临近中秋,各种送礼收礼,送礼更多一些,一天下来搞得很累,本来就睡眠不足,到了晚上更是头疼不已。

网上买《收获》还赠送了一本《青年文摘》。很多年没有看过《青年文摘》了,看了看其目录,还有摘的《人类简史》的片段,很多文章的来源是微信公众号之类,也是从 online 到 offline 的一种了。只是选稿质量堪忧,文字越来越单调,表达越来越鸡汤,像是八十年代的那些幼稚而鸡血的期刊复辟了。

有些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知道,别人甚至都不知道你知道他的秘密。其实这对于已知者来说反而是个负担,你绝不可能直接说我了解些什么,只好伪装作毫不知情,生生把自己往演技派的路线上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