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徒劳无功真是令人感到沮丧

我放弃搞 OpenWrt 了,多少搞懂了透明路由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效果,徒劳无功真是令人感到沮丧。我决定还是临时用电脑在局域网共享网络的方式让其他设备翻墙。

最近情绪又不稳定了,总是说出些很刻薄的话,而且过于冲动,最终伤害的是亲友。但找对象这件事,家人实在是太焦虑了。

其实每年都有买日历,不,是月历,或者叫,月份牌儿,的习惯,但现在手头的事情没那么乱了,不大需要把日程记录在纸质的东西上了,但觉得也挺没劲的。但我最终还是买了一份 2020 年版的。你知道吗,距离过年只剩下100天了。

我爹看西瓜视频刷出一个本地人拍的 vlog,主要内容是一个女子拍她去银行办(大概是住房)贷款的过程,应该是最后一步,办完就 OK 了,之后去逛超市买菜,就这么简单。那银行在我公司楼下,所以我爹转给我看了。哈哈哈哈这种 vlog 过于土味但是还挺有生活气息的,其实也更接近 vlog 的本来含义。 如果有合适的视频床,AKA,真正的国内版 Youtube,那么我还是很想创作 vlog 的,但是没有,所以算了。抖音快手这些对我来说肯定是不可以的。

20191016:当代生活的微小焦虑

昨天下班坐公交看到一起汽车和电动车相撞的车祸,今天上班坐公交看到一起三车连环追尾的车祸。其实公交车确实挺不错的——至少对于我这种通勤线路来说是的,潍坊的公交车,不太会挤得跟沙丁鱼似的无处落脚,然后就可以在公交车上看书。

今天带了一本《你一生的故事》,开始看《巴别塔》,特德·姜创造的世界充满了美感与狂想,也富有内涵,读完总让人赞叹与回味。

不知道这个时候英雄联盟连出三款手机游戏是为什么,可能运营数据确实是不好看了,不过三款游戏——大概分别对应自走棋、王者荣耀、A牌(或者昆特牌/炉石/万智牌)——没看出特别多的亮点,主要是因为英雄联盟的整个故事背景世界观早期没有立起来,对玩家来说没那么有讨论加值,这点上,甚至不如仅有三十一位英雄的守望先锋,所以附加在这上面的衍生游戏,如果不是足够好玩,那么可能也不会过于火爆。

当代生活的微小焦虑:汽车没油、手机没电、找不到公厕,一早上全遇上了。

希望美团/饿了么上线一个抄作业功能,或者叫“附近的人吃什么”,比如收货地址在同一办公大楼的系统给推送一下点了什么,当然得匿名。

今天去图书馆借到了《软件体的生命周期》,我甚至研究了如何“保留下”这本书,结论是得赔三倍的价格,那还不如直接多抓鱼上以不到两倍的价格买一本。

然后又抽空研究了一下目前国内出版的特德·姜的书,还有点复杂。(如下表)国内目前已经出版了三本作品集——《你一生的故事》《软件体的生命周期》和《降临》——虽然前两者是同时出的同一系列,但是《你》后面再版次数更多,而《软》如今已经绝版(这本书出版社应该已经推倒不会再重版了,因为后面会有《呼吸》)。下表是最初的篇目分布情况,开始我以为如果想收集齐全部作品,那2015年两本一套的总有残缺,不如买那本电影剧照封面的《降临》和即将出版的《呼吸》。但实际上《你》的某次再版,又重新收录了《赏心悦目》这一篇,与国外原版已经对齐了。所以等国内的《呼吸》出版之后,买2016年之后出版的《你》和《呼吸》就可以集齐目前特德·姜已经发表的全部科幻小说。

我个人的推测是:当时出版社大概是为了在2015年同时出版的《你》和《软》之间做到篇幅平衡,所以打破了英文原著的出版归集,但后来《软》(可能销量不佳或者其他原因)被放弃,于是2016年再版的《你》又重新收录《赏心悦目》一篇与国外原版对齐。不过不管怎么说,译林是个良心出版社,毕竟实际上,《前路迢迢》之后的这些作品,国内结集比国外还要早个三四年,功德无量。

日拱一卒地搞 OpenWrt,家庭网络配置实在是需要有经验的人帮助,自己搞总会遇见想都想不到的问题。

20191015:不幸犯了那个发病率 90% 的病

老话儿不是说了,十人九痣。这次可能有点严重,坐立不安。

早晨做个梦还带着叙诡,我骗我自己,梦里被反转。具体怎么被反转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叙诡了。

今天工作的事情并不算顺利,没能完成预想的进度。当然不可靠因素太多,也没办法,不过也不太严重。

现在本地(其他地方估计也是)房地产开发商喜欢找明星来走穴,关键是票还不往外卖,这就很气了,前几天岳云鹏来也就罢了,10月25号朴树来啊啊啊啊。其实这两年我最喜欢的朴树的歌变成了《猎户星座》。 

看《蒲公英醇夏》看得我想要个儿子(?)。

20191014:还真是苦的

一早起来脑内循环 Don’t Stop Me Now,但不管怎样总比循环些垃圾歌好多了。

现在我的词汇量实在太匮乏了,现在想赞美什么不是厉害就是6,但是这俩词要是跟我妈说,就怪怪的。

上周买的一手海康威视,今天在高点卖掉了,轻轻松松赚出一个 NS 包的钱还有富余,略爽。NS 还在清关,店家送的赠品却已经寄来了,当代的另一种滑稽。以及终于达成了舔 NS 卡带的成就,还真是苦的。上次关于苦味的深刻记忆还要追溯到好几年前,因为牙疼,医生给开的一种漱口水。

我现在才意识到我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平时用树莓派的时候是无线连接,路由器上与IP绑定的是无线网卡的MAC地址,然而我刷 OpenWrt 的时候是用网线连接,但还是手动输了之前的无线网卡的IP地址,路由器自然不会把这个IP分配给有线网卡的这个MAC地址。

这次对于《双子杀手》没那么期待可能是因为早前已经看过120帧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虽然是 2K 的。也太不期待了,以至于虽然发现已经订了票的场次已经从购票 APP 里面消失了——也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也不觉得惊慌。

其实我不希望自己的短评跳到友邻的时间线上,现在豆瓣这个推荐算法真是叫人尴尬。 大概我的心态就是你主动翻我页面来看是你的选择(也没人这么干),但是我不会/不愿意主动把自己对于某些作品愚蠢肤浅的评价丢到别人面前。

20191013:在等待 NS 的日子里我做了什么

今天是一个月低碳水饮食的最后一天,其实执行得也没那么彻底,不过效果还是有的,饮食+运动,总共减掉了12斤,我还算满意。前期比较难受,低碳水导致精神不振,也很焦躁,渴望碳水,但后面好了一些。

终于看了《哪吒:魔童降世》,最终也没去电影院看。还是可以的,但也没那么强。故事的设定颠覆了传统神话中诸多设定,把哪吒闹海换了一种温和的方式讲述,但执行得过于线性与单薄,不过哪吒与敖丙算是一体两面的双主角,形象设立得是很好的,整个片子的画风也是足见良心。但是格调上面,对太乙真人的 body-shaming、申公豹的结巴、还有那个不停出现的胡子拉碴却有女声的大汉,总体来说这些支撑笑点的手段不那么高级,而且复用严重,当然这与我国动画面向的观众群体有关,可能小孩子更容易接受这种简单直接的笑点刺激,我国如今还是缺乏真正完全面向成人的动画作品,不过如果没那么普适的话,电影也就不会收获2019年暑期票房奇迹了。

想到 NS 到手之后联网会有问题,于是决定拿树莓派刷一个旁路由,然后我却开启了噩梦之旅,网上能看到的教程,都有错误,配置不成,本来放弃了,最后还是决定试试,结果成功接上了路由器并能发射 Wi-Fi 信号了,但还没完全搞定,等完事再专门总结一篇吧。

20191012:我真希望贸易战谈得不好啊

听说 Why Women Kill 也没那么好看,我欣慰于自己最近养成了不完结不看剧的习惯,已经避开了这个剧和《轮到你了》,很好。最近也开始看《黄石》第二季了,完结之后没掉分,然后开始放心观看,不过其实我没那么满意,后面再说。

我买股票买基金喜欢买超跌的,结果像现在这样在 2900-3000 上上下下的就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操作,持币观望。(我真希望贸易战谈得不好啊哈哈哈哈哈

美团这个会员不到期不能续费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逻辑。

最开始我希望让某人用微信但是她完全不想,后来(现在)却通过微信加了我深夜长聊,不过我现在就只在微信群里面活跃,真的很少跟人单独聊微信了。当年烦我玩LOL,现在我不怎么玩游戏了,她却沉迷起了农药。感觉完全来了个逆转。但是无论是时间和故事发展,都没法逆转了。

原来布克奖(Booker)这个命名跟“书”没有关系,大奖以赞助商——食品供应公司布克(Booker McConnell)命名。

20191011:最好还是不要用非虚构写作手法写热点新闻

今天才知道购买进口的东西还可以到网上查清关的进度。结果就是买个 NS ,现在拼多多、圆通和这个中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三个地方三个进度。

像苏州这次这件事的新闻报道,不应该用非虚构写作那种笔法来写。澎湃新闻微信推的那篇(转载的)就不好。

又运动了一个半小时,现在心率控制又比较稳了,一小时三十分钟的时间,其中的一小时二十八分钟我能把心率控制在想要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