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4:恶狠狠地抓了一把条状速溶咖啡塞到包里

一直睡不醒。昨晚明明睡得很早,但早晨还是很难醒过来。可能是预感新的一周应该会很忙,所以身体本能地抗拒吧。恶狠狠地抓了一把条状速溶咖啡塞到包里,来上班。

杂事太多了,列了个单子一件一件处理,慢慢推进吧。

忍住了没有喝咖啡,最后连午饭都不想吃了,又买了汉堡,随便吃完跑到车上去就埋头睡起来,一直到闹钟响起来,还是不想起。

东营草莓音乐节宣部了阵容,一天时间,阵容还不错,10月1号,八月十五当天。来去也方便,可能会去看。

想换手机了,不知道换什么,用习惯了 LineageOS,但好像近期国产手机也不太有 LineageOS 的官方 mod 了。

吃了对象做的纸杯蛋糕,弹性真棒,超乎想象。

20200913:生日快乐

在家,随便看综艺之类的。

有 NAS 的时候也不会想着看电影,现在 NAS 暂时歇了反而时刻都想找部电影看看。

中午想不出自己在家吃什么东西,看了看冰箱里面的存货,搜了搜食谱,觉得眼前看到的玉米炒菜花比较合适,食材和烹饪过程都比较简单,最后味道还是可以的。玉米煮过把粒切下来,菜花焯水切碎,准备鸡蛋、豆腐干、葱花、蒜末,热了油之后滑进鸡蛋打碎,下玉米粒菜花粒蒜末葱花,翻炒加入豆腐干,酱油蚝油盐胡椒粉等,最后撒生葱花出锅。

洗衣服的时候听反派影评关于《信条》的这期节目,觉得很多地方(槽点)也是我看电影的时候想到的,是不是自己的想法也被反派影评驯化了。

今天是阿姨的生日,对象做了蛋糕,看上去好成功。

今天也是奶奶生日,疫情之后又聚在一起了。去的饭店生意太好,空间就显得逼仄了些。

20200912:战前产

中午没想好吃什么,出去转的时候突然想吃馄饨,但是没看到有什么馄饨店——我好像突然发现了一个盲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钻进了一家面馆,试图在菜单上硬抠出“馄饨”二字,当然最后还是没有遂愿,点了碗面条而已。等餐的过程中看到冰箱里有大窑汽水,又要了瓶喝,算是,满足了。

看到淘宝上有卖叙利亚香皂的,还标注了是战前产的,莫名伤感。

这期乐夏还是不错的,开场 Haya X 超级斩很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排名垫底。虽然很,特别,非常喜欢达达乐队,但不得不说他们就是这季的旅行团,最多是旅行团plus。 达达代言芬必得是什么鬼。

20200911:就差十分钟

昨晚好像11点就睡了。本来想看书,但是打开手机看了会儿消息,然后睡意袭来,决定不抵抗,立马睡。

原来《花木兰》在我国媒体声量骤降是被有关部门下了通知的。片尾感谢名单出现了新疆的公安局,所以在国外遭抵制,然后传导到国内,我国也不让报道了。 《花木兰》从去年就要完的感觉,刘亦菲支持香港警方,当时西方观众就说要抵制。

昨天聊起来,说,如果我国部队在对峙过程中面对印方部队,开展杀牛烤牛吃牛活动,对面会有什么反应。

今晚在外面吃了烤鸭,点了美团上的套餐,结果烤鸭没怎么样,我却对其中最便宜(比土豆丝还便宜)的孜然鸭架赞不绝口,烤鸭还是得找地儿另吃一顿,但这个鸭架很想以后走过就打包一份。其实本来今天的起意是因为麦当劳的榴莲芒果冰激淋买一送一,饭后稍微逛逛,就去麦当劳结果发现 优惠券是到八点,就差十分钟,但转念一想,第二份半价也就多花五块钱,无所谓了,该吃吃233。

好像影院复工之后,约会的内容就变成了看电影,很久没有这样散步了,夏天走远了,留下了喧嚣,但河边的风吹着,比那汗流浃背的时节舒服多了。

乐夏场外的对喷居然能上热搜,黑刀牛逼的。

20200910:音乐节泱了

沙丘的预告片是在 Twitter Video 首播的,前面还是有主创的视频采访会话。看完预告片觉得心里咯噔一下,没太有底了,感觉可能要砸,总之有种不详的预感。这种灰溜溜的颜色真的很影响奇观的呈现,想想银翼杀手2049那霓虹全息投影是多么震撼多么有标志性,相比之下这个沙虫就差了太多太多。

原来外国观众更惨,他们看 Tenet 并没有字幕,配乐轰隆隆甚至连对话都听不清。

现在附近的外卖也变得很垃圾,不想点了,下楼去吃了个炒刀削。

今年山东疯了,音乐节泱了,东营草莓又宣布了。

20200909:删帖即逆熵

其实今年 HOT5 比去年还好些,没有讨厌的乐队,但我也没想到达达乐队能进前五,感觉自己又离看他们现场远了一些,总感觉是喜欢了这么多年,就这么轻易地出圈了,我都没有给别人安利过他们,我喜欢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解散很久了,自己就像个守墓的。

今天借着《信条》的科学概念想到,其实豆瓣删帖封号,饭否实名认证,以及其他打击言论自由的行为,也都算是逆熵。

财神爷生日,公司饭局。

开始玩 Arduino 了,成功点亮了板载的 LED。其实还是费了波折的,本来怎么也装不上驱动,研究了一下淘宝的商品详情,才发现是要是装 USB 芯片(大概是吧)的驱动。

看到美团关于外卖的声明。其实我觉得没有量化的承诺都是耍流氓,并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20200908:黑人与军火贩子之门

早晨半睡半醒之间突然想到了《信条》与《商人与炼金术士之门》的某种联系。然后又找小说来看,看到最后写着“据特德姜先生本人表示,这个故事受到物理学家吉普索恩的研究工作的启发”,吉恩·索普正是《星际穿越》的科学顾问兼制片人,也是这次《信条》致谢名单的第一位。看来联系比我想象中更深。

《人物》外卖的文章看到一半,中午又开始看三联《消失的爱人》,现在整个人脑子非常木。

Xbox Series S 像是小学时候教室里面墙角装的那种广播喇叭/音箱。

大哥了,现在怎么都喜欢搞三天的音乐节,烦。

又跟对象二刷了《信条》,某些点算是解开了吧,大概是吧,我自己只要不深究,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真的懂了没有。

旷野之息世界观下的塞尔达无双宣布了,能操作米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