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7:送我上青云 送你上高桌

无聊的周六工作日。

中午看了《送我上青云》。制片人是顿河,一路听反派影评,总得支持一下。电影排片很惨淡,潍坊这个文化荒漠——其实全国都是这样——只能靠来自香港的电影院来拯救了:百老汇影城全天排了很多场。从男性的角度来说,这电影多少有些异样,因为这是一个国内不算太多的纯女性视角的电影,其中女性的心态、女性的欲望,虽然理解但仍然难以切实感受,对生命的欲望尚能揣度,女性性欲的涌起究竟与男性有什么不同,这就难以体验了。

拿甜食充饥还算是可以,只是总会想念咸味的东西。

晚上看了《疾速备战》。其实还是不如第二部的。低于预期,甚至可以说远低于预期。但是从现在开始又期待第四部,操你妈的这是毒品吧。

20190816:灯,等灯等灯

今天没有开车,但临时有事还是需要出去一趟。心想骑公共自行车也可以,但是发现永安行刷不开车子了,反复试验也无果,还是改乘公交车。也幸好乘坐了公交车,突如其来的暴雨一点情面也不讲。事情也办得不够顺利,没有彻底办完。

都到附近了,我决定去公共自行车服务处咨询一下手机 APP 的异常,工作人员跟个傻逼似的,她也搞不明白。我估计我遭遇的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 bug,因为左思右想都不太符合逻辑,应该是某类数据同步的时候出现了很严重的疏漏。也许等一段时间数据同步了就好了?我也不知道。

雨越下越大,高楼下的风力使得雨伞也形同虚设。雨天最讨厌的事情就是鞋中进水了,不幸今天确实如此。

最近也不看电视了,不知道 Intel 还做不做广告了。但总觉得他们当年疯狂做广告是真的值:直到现在,普通人买电脑还是认为 Intel 是最牛逼的,AMD 什么玩意儿根本没听过。不过无所谓,我也没法向别人推荐这推荐那的,再叫人赖着。

上下班是坐的公交,出于装逼的目的我带了新买的《王考》读,早晨读完了同名的《王考》,傍晚读完了《叫魂》。虽然没有完全想通这些故事,但不时出现的某个句子或是某个情景,会让我忽觉悲戚,以至于想寻个不易使人察觉的角度,暗暗流泪,这是很少在其他的文学作品中感受到的。

微博上面的傻逼所谓爱国超话,还有网上流传的墨尔本大陆学生与香港学生对骂,让我觉得我已经离这个世界太远了,或者是这个世界离理性太远了。不过我也想明白了,我倒是不惧怕社交网络死亡,因为,我本就没什么社交。我所依仗的输入是自己梳理的 RSS 和其他新闻源,我所维持的输出是这个博客,都距离那些日渐狂热的网络红卫兵很远。昨天想到《过春天》,这才不到半年,这电影放现在肯定是上映不了了。

20190815:一切都像那些雪糕模子,经历了一个夏天,仍原封不动

顺利的早晨,只是洗车花掉近一个小时真的顺利吗。

自热米饭不大行,至少对于肠胃功能不是很好的人来说不大行。可口可乐咖啡+也不太有意思,味道上没有什么记忆点,而且可能导致了我中午没能好好睡一觉。

对于满口抱怨而不知想办法解决的人,喜欢不起来。当然也是分情况吧,某些方面其实我也是。应该是眼界的问题。

夏天过去了,买了雪糕模子到现在都没有拆封。今年吃过的雪糕屈指可数,两个巧克力脆皮,一个咸蛋黄。

又是一次难说满意的见面。太难了。我很难从与别人的对话中收获快乐了,只有临场的应对和敷衍,如同一个人工智能,选择该说的话,尽量不犯错。还难说出拒绝的话。归根到底还是如昨天所说,垃圾人格。

家里电视还没有信号了,这些天客厅灯泡也坏掉两个,缺乏背景音和足够光源的屋子里,有种说不出的忧愁氛围。中元节的月亮越过对面的楼宇,在卧室放置了一个白色矩形,多少为这个夜晚添加了些异色。

从今天开始,我确定不会再在微信上聊有关香港的话题。一步步来,逐渐不再聊任何话题,戒掉表达欲是有利无害的。

20190814: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个垃圾

事实上是抓了两个一个,一个徐姓辅警,一个付性记者(如果《环球时报》的记者也算是记者的话)。事情越来越乱了。新闻联播里也能高喊新闻自由了。一边是暴力一边是troll,两边都很难让人同情。 不会再在墙内讨论香港的东西,想来毫无意义。也说服不了别人。只有坚持自己的想法,然后从中自保和获利。

今天在城市里来回转悠,倒也好玩。看到潍坊也开了古早味蛋糕店,刚看完《寄生虫》所以特别注意到了,开始我猜测他们是出于政治敏感不敢把台湾写在招牌上,然后查了查发现这实际上就只是一家上海的公司开的,算是网红加盟店吧,顺便一提,现在这些新晋的品牌,都已经不做SEO了,我查了多个关键词才找到他们的官方网站,而且像很多类似的品牌一样(比如某碰瓷日本元素的茶饮),这些网站有效信息极少,只是做个品牌形象,但也树立得不怎么好。在超市买了一堆饼干,之前还在网上买了不少临期的食品,有点意思,衷情于这种打折的东西。

看豆瓣上KY发了一个调查的结果,跟不喜欢的人结婚的话题。想了想,除了成年以前真的喜欢过什么人,后面就很难说喜欢不喜欢了,大概是有好感,但也困惑为什么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最终也达不到喜欢的程度,就这样,一年年就过去了。而且我也确实烂得可以,得知其并不太顺利,虽然该帮忙帮忙该开导开导。但还是默默地想,唉幸好没有在一起啊不然生活可能会被拽入困苦。我这个垃圾一样的人。 

20190813:感觉像是梁朝伟在演无间道

了解到一个叫“赵弹磁铁”的东西

现在的媒体,要么是报道眼被打瞎的,要么是报道腿被烧伤的。但没有并排在一起报道的。

不知道投资知乎和收购汤不热哪个更接近于打水漂。

豆瓣这次这个徽章就不错。不说了有空把希胖的电影补完。

香港机场抓了人后说是内地的辅警。

20190812:跑路的台风,跑路的豆瓣(不)

台风朝着东北去了。但降雨还没有,还是淅淅沥沥的一天。

为了在地下停车场找一个有信号的地方转了十几分钟,我还不如开回地上。长辈介绍的女孩子,聊起来倒挺和善投机。但问题还是在我,我不知道怎么示人以爱。不知道如何与人建立亲切或亲密的关系,为此我感到苦恼,痛恨自己。

以前我挺反感那种喜欢逞强大包大揽的人,“放着我来”“来我来试试”“我觉得我这办法行”什么的,现在不了,毕竟现在这种喜欢主动找锅背且甘于失败甘于露怯的傻逼不多了。

豆瓣最近这服务器太卡了,是要打算跑路吗(大误

我也是有双雪涛的签名的人了,虽然买起来完全没什么难度。


现在香港的事情已经越来越难理清头绪。香港本身也像个种子,沿途裹挟着越来越多的要素进去形成一个任何力量也无法保证能完全操控的风暴。不只是暴动与反暴动,还有内地新时代红卫兵的纠察行为,实质上已经像是文革的气氛。是不是历史书上任何的运动,如今看来虽然清晰明确,但最初,也是由无数的混乱和意外组成的。

20190811:雨中的午睡

乐夏巡演的票价让我想到了叫鸡六百块上Coser八千块的梗。不过要是当成演唱会,也就不算贵了。 

今天过得毫无意义。台风即将登陆,阴雨持续了一天。伴着雨声睡了一整个下午,而且其间还做了个无限循环的梦。还有其他的梦,梦到早就不相往来的亲戚,大概是现实和心底某种愿望的投射吧。

详细看了 PICO-8 的相关介绍和资料,发现它并不是一个免费的引擎。

捞不着去济南9月的火箭音乐节了,有九连真人,可惜了。这个音乐节就是去年警察上台维持秩序的那个。

下午睡得过于充实,结果就是午夜后的一点,还是迷迷糊糊半睡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