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6:挺好的书读不下去,挺烂的书却读完了

醒来还是不咋精神,于是八点之前我已经启开一罐可乐喝了起来。很久没喝可口可乐了——之前一段时间喝了很多崂山可乐——乍喝牙齿最先受不了了,酸涩不自在。

又是从西边跑到东边的一个上午,一天开车得来回开了一百公里,在临近午间的闹市,太阳还直射,很他妈的(不)爽啊。

下午却来了雨。

早前开始读的《稀缺》我读不下去了,临近还书期限了,我先暂时还掉吧。今后或者买一本,或者就再借一次。

倒是读完了《楞严变》。开始还觉得有意思,以为所谓神话故事只是引子,是为了引出后面的严肃历史故事,谁知道就是这样几个人物来来回回投胎转世的幻想故事,被图书分类的“历史幻想”给哄骗了。刚巧听到播客剩余价值的最新一期,里面朱岳提到有的人是把短篇串成长篇来写,这本书就是,把很多短小的故事硬套到一个多世轮回的框架里面。几个人物不断纠缠的故事集中在一起,读多了腻味极了,特别是对于佛教并无概念或者并无兴趣的人,可以说相当无趣。意思不是很大,只能说是凑合,不推荐。

今天发现城管的标志是朵牡丹花,不知是何故。由此又想到了二手玫瑰。

20190715:工作日的晚上狂灌啤酒,我可以

今天很早就到了公司,睡眠不太足够。

中午一顿东奔西跑也没捞着补觉。

晚上撸串到十一点。

很充实了(吗)。

《刀背藏身》撤档了。不是,我寻思《刀背藏身》就算同档期没有别的电影也没人看啊(暴言)。没有不尊重徐浩峰的意思,我倒是非常喜欢他的电影和文字,但叫好不叫座是实情。因为市场的原因撤档这个提法实在是看腻了。这个夏天我真的不想去电影院了。那部哪吒爆了,但我确实对动画没有那么爱,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不打算凑热闹了。旺扎的雨靴可能会去看。送我上青云按说没太大兴趣,但是制片是顿河,作为反派影评忠实听众应该是去看。然后就是霍布斯与肖,那就到了八月底了。 说对动画没那么爱,不过新海诚的动画要上的话我还是会去看的。对新海诚也没那么爱,但是这次的女主人设我很可以。

Steam 的实验室功能里面那个6秒预告片挺不错的。

20190714:上网打游戏看电影读小说

听到窗帘擦着床头的声音醒来,风大的时候就会这样,尽管紧闭门窗,但穿堂风还是会钻进来,从阳台吹到卧室。然后雨开始下了,我也睡不着了。

早晨胡乱上网看东西,其实一天都是胡乱上网看东西。电脑组装起来一个多月了,感觉也没干什么正经事,比起之前的电脑就是浏览器打开速度快了一些而已。

刀霸终于升段位了,我发现只要不因为网路连接不好就强退,随便混混应该还是比较好上分的,经常能进决赛圈,第四也还行,最差就第五了。

好久没有正经看过电影了,本来想出去看《银河补习班》的点映,但是看了评价感觉还是一般,不如算了。倒是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口碑爆了,不过点映场次满座,这周就不看了,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去看。最近对院线电影没有那么热心了。

晚上看了半截《你的鸟儿会唱歌》,之所以没看完是因为明天要早起,还是早早睡觉吧。

睡前读完了《冬泳》的最后一篇《枪墓》。跟上面的电影类似,都是青年男女的故事。说是早睡,读完小说也十二点了,还是没能早睡。

20190713:我阴暗糟糕多了

不善于与人交流的毛病可能这辈子也好不了了。想想当初应该学技术,从事技术领域,只需要跟客观指标打交道就可以,不必考虑人的问题,但是我也没有从事技术领域的经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需要跟人打交道。

最近工作生活上的经历毫无意义,觉得自己毫无价值。以至于整个人浑浑噩噩无精打采,有种落寞迟暮的感觉。

看了看崂山可乐的配料表,实际上中药成分是几微克每升,等于是没有,但是配料里面有咖啡,实际上相当于充汽咖啡,是这个意思吗哈哈哈哈。但我还是挺喜欢喝的,下次再多买些。

表妹要结婚了,跟亲戚吃了一顿饭,好久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了。这几年家族中变故太多,想来有诸多不幸。

今天抬头看到我爸,穿着跟我身上颜色差不多的衣服,仿佛看到了五十多岁的自己。我爸是个温和、有各种无关紧要小毛病和癖好的正常男人,而我比他阴暗糟糕多了。

今天听播客里面推广另外一个播客,提到了小鹏汽车,说是汽车这个创业赛道什么的,我还以为小鹏汽车是做二手车或者类似业务的,结果,嗬,真的是造车啊。然后刚才在微博上看到小鹏汽车被买家维权了。又查了查才发现这就是偷特斯拉源码的那家公司。

20190712:你们如果重组我就一周吃素

昨晚辗转不知道几点才睡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睡前不知好歹又玩了一局刀霸吗,工作压力很大导致地焦虑吗,未来几日排布紧密的日程吗,或是性幻想吗,但往往性幻想是助眠的,不过也好久没有了。总之醒来像是死过一次一样。

工作上面的不顺继续着,算了。

中午叫外卖——叫外卖这个行为我已经持续了好久,跟下楼吃价格差不多,但是也快吃够了——要了个鱼丸馄饨,我理解错了,以为是馅是鱼丸的,结果只是汤里面有鱼丸,什么鬼。也不太好吃。

今天学了一个新词,RNG,不是那个电竞战队,而是 Random Number Generator,指的是炉石传说、自走旗以及部分 Roguelike 这类看脸的游戏哈哈哈。

爱豆瓣FM,昨天听了一晚上二手,今天听九宝。要不今后顺着地图转圈听,明天听甘肃或者新疆的歌手。不过点到豆瓣FM的官方账号下,看到他们发布了一个兆赫,你们如果重组我就一周吃素,第一首歌就是 At 17,其实没听过,但是倒是知道,成员之一的卢凯彤去年去世了。这一开始整个基调也太丧了。

20190711:旅燕归航

工作遇见了很扯淡的事情。对这个工作的前景产生了怀疑。想干点别的了。

玩了 Steam 上面一款免费的小品游戏旅燕归航,飞船消失在宇宙中,就像眼泪消失在雨中。女主的人设确实如某玩家所说,“命中了好球带”。这段时间我恍惚的时候会幻想自己在驾一艘帆船漂在海上,没有来处没有去处,可能面临死亡可能不远处就是海岸,一切都未知。

杭州失踪女童过于离奇,硬猜的话,像是某种祭献仪式。又要问了,摄像头怎么还有没拍到的地方;自杀两人的手机联系过什么人,用过什么APP,浏览过什么网站,付过什么钱;网约车有没有行车记录仪、录像、录音。

20190710:华尔街见闻变成国有控股企业,6

继续怠工。

中午睡在车里面,如同沉溺在深海,越陷越深,很难醒来。这是现在我觉得最惬意的时刻,在家里的床上也体会不到这种静谧。更神奇的是因为午睡前会看一会儿书,这几天读的《楞严变》,书中满是梦境与冒险,似乎我睡觉时候也是重重叠叠的梦,在醒与未醒之间反复。其实想想,这种沉睡大概与车内空间氧气不足有关,二氧化碳充盈,大概会使人越发昏昏沉沉。但这种感觉然人有些上瘾了。

微博国际版有了信息流广告,还有了开屏,那还用个毛。可惜了。

China’s government mulls special stake in wallstreetcn.com 。要是按照现在的处理手法,十年前饭否是不是也会被国资入股。

看 Twitch 的数据,刀塔观众比 LOL 观众多三分之一,但是云顶之弈的观众数量是刀塔霸业观众数量的十倍,没什么道理的感觉。看到有一款游戏叫 WWE SuperCard,真的就是俩卡牌在拳击台上面打,太胡逼了哈哈哈哈。 而 Artifact,算上我 2 名观众,实际上这个 streamer 玩的还不是 A 牌而是刀塔。

最近不玩刀霸了,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