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2:“他妈的烦死了”

忙了一天。

今天想到,如果李源潮不是个三体迷,那《三体》电影是不是就能稀里糊涂上映了(然后大概也就是稍强于《上海堡垒》的水平),但林奇可能也就不会死?

TIL 微信里面共享位置如果出了国,调用的就是 Here 而不是腾讯地图了。

TIL Brave浏览器不是国产的,看 logo 我一直以为与瑞星有关系。试用了一下觉得还可以,手机上默认浏览器就暂时用这个吧。

近期的微博实在乌烟瘴气,“他妈的烦死了”。

20210121:大雾

回忆起2009年还在上学的时候,发生了H1N1疫情,当时好像不觉得严重,但我们宿舍确实是被集体隔离过。现在想来当时学校也算认真负责了,校门口出入管制,体温检测,送饭什么的都做了。

贾樟柯都给快手拍广告了。

爷爷早晨打电话叫一起去吃个饭,老人喝得很尽兴。

雾霾持续了一天,往西走开始变得很浓,不得不打开了双闪提醒周边车辆。

20210120:腊八

腊八。

今天工作上基本是划水。

晚上媳妇来家里喝腊八粥,饭后去了新家继续 Just Dance,大概就是运动细胞不行吧,我无论如何都跳不出高分。

现在买东西,都要跳转各种APP看了,总体来说阿里巴巴便宜但是加上运费就不如拼多多有优势。

20210119:盖上戳了、法定了

早晨出门去接对象,阿姨的嘱咐很感人也很受用。

路上对象担心结婚证会不会卡在哪个环节,临时决定去超市秤一袋糖带着送给工作人员,说不定会通融通融,但是感觉我们想得太多。不管是照相还是办证,环节都很顺利,只是我们拿到证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快下班了。

回家吃了大虾面条。饭后想办法拍了一张好看的结婚证照片,宣告我们盖上戳了、法定了。

去了我们自己的房子,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家里玩分手游戏了。

定下了婚庆。

然后决定去吃自助庆祝一下今天这个日子,路上经过买床的地方,去问了问到底什么时候能到货,好消息是应该已经到潍坊了,大概很快就可以运来了。

自助好是挺好,特别是工作日没什么人的时候。但实在是不能再吃了,嗝。

20210118:拔草大成功

今天一天都在忙,修改合同之类的活,为了明天的大事,今天先把活赶出来吧。

研究了一下最近比较火的所谓华强北 S6 (aka HW22),我觉得在野生开箱/评测数码产品的视频里面,Youtube上面的印度老哥比B站上的学生党要认真一些,当然抖音小红书上面的水平就业余了,或者说更不客观了,都是为了带货吹得天花乱坠。然后最终就打消了我对这款手表的兴趣,但是我想是不是可以试试在小红书上开个号割韭菜,感觉是有得赚的(快算了吧)。

我一直在想我小时候究竟干什么去了,没看过奥特曼没看过高达没看过变形金刚没玩过游戏王(以至于至今都对这些没有兴趣),唯一能与别的同龄人共享的记忆就是集水浒卡吧。我的青春干的傻事都明明白白,倒是童年稀里糊涂,童年喂了狗。

早些休息,明天领证。

20210117:寿宴 购物 街机

对象姥爷过生日,去吃了饭,见了家人们。

去逛了小商品城,走走停停一下午,买了盘子杯子之类的东西,感觉东西价格跟网上也差不多,好处是可以实际看到是什么样子。最失败的砍价经历,看了一套狸克造型(?任天堂律师函警告)的钻石砖块,要35,然后我说30吧,对方连还都没还就卖了,啧。

去到谷德吃了东南亚菜,米纸卷有点坑,其他挺好,倒是最便宜的虾片爱不释手。看到他们用九层塔调味,又想起我种了却招了虫子的失败经历,下次研究研究原因,也许还能再种一下。

最近我们对于街机厅产生了兴趣,但是实际对真正玩游戏的机台没什么兴趣,都是喜欢运动或运气的东西哈哈哈。一个推币机,有特殊的走格子机制,我们玩得不亦乐乎。

20210116:摸鱼 Touching Fish

搜了搜了东亚观察局三位主播的样子,权小星的相貌跟声音感觉差距有点大哈哈哈。

今天办公室就我自己一个人,结果就上了一天的网。

修图后的婚纱照发来了,还可以吧,但是结婚证用的证件照我们还是当场再照吧,这个感觉并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