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继续送快递

三顿半1号+苏打水并不是想象中的味道,苦得难以理解。

一天都在工作的不确定性中度过。虽然当代人际交往,不明确回复就是拒绝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是正常的业务合作,行与不行完全没有个回复就很操蛋了。

又重新拾起《死亡搁浅》来玩了,一上线跳出了很多赞,但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哪里建了什么东西了,不知道能不能在《赛博朋克2077》发售前玩通关。

说起送快递,之前以为买的辣椒面丢件了,结果今天收到了辣椒面,另外从 1688 上买的 NFC 贴纸,派件派了一天还没有更新,可能是真的丢了。

20201124:正中面门

一早还是不愿意起床,又比平时还晚了大概十几分钟出门,但是到公司却没有比平时晚很多,城市交通的潮汐效应很明显啊。

一天正常工作没有推进,全在做一些周边的事情了。

对象买了个巧克力木质拼图,上下颠倒地拼的话,还算是能比较快还原。

本来想看《后翼弃兵》,但还是决定找本书看。如果安安稳稳地睡觉也许就不会有这种血光之灾了,打开床头的柜子找书,结果用了十几年的支撑轴断了,柜门重重砸在鼻梁上,划了一道口子。一瞬间确实是被砸懵了的感觉。创可贴布洛芬,洗洗睡吧。

20201123:车运不佳

又是一个大夜之后回家,路上汽车点烟器的保险又打了,今天车运真的不顺。开车也是从早到晚各种瞎逼操作走错路。

洗完澡就睡了,一觉睡到下午一点多,其实就不太困了,于是起床吃了点东西,刷了刷鞋子。

晚上跟对象去吃了她抢购的烤鳗鱼,”补补“,哈哈哈哈。

去到谷德看了看首饰,基本确定了要买的手镯的样式,意外之喜是逛店看到有潮宏基的柜台,发现了一款造型比较不一样的对戒,还挺喜欢的。

20201122:爆胎

今天早晨就呆在家里,基本没干什么正经事。

下午两点多就去了工地,发现车子右前胎瘪了,本想自己换上备胎,但是看到备胎气也不太足的样子,搜了搜地图,最近的修理厂大概一公里,决定拖着瘪胎去试试。结果最后轮胎还是赶了出来,算是彻底报废,决策失误了,不爽。

深秋的夜实在太冷,得靠不停地开关车上空调取暖。这片工地,远离市区十公里,没有光污染,抬头看天,全是星星,算是某种慰藉,好像很多年没有看过这么多的星星了。

断断续续的工作,本以为很快结束,但还是来到了明天。

20201121:金马57

记日记的好处是,当你回望疫情刚开始的那一两天时,发现当时的媒体和社交网络还在讨论故宫大奔女。

本来以为明天要好好休息出去逛街买东西了,结果工地上面又有活了,烦死。

看金马奖,梯子不太好用,断断续续,不过也确实,缺少来自大陆的作品和影人,参与感确实极大降低。

20201120:难做的决定

今天终于把手头的工作做完——没做完的也当是做完了吧,数据上不来没办法。

WW1984 还是要去影院看的,线上资源出之前的一周,大陆上映,今年最后的进口大片了大概。

我爸把家里旧的梳洗台拆掉丢了。断舍离上面,我爸比我坚决得多,还是要多向他学习,不然我可能会放任无用的东西堆在角落,很久都不处理。

今晚跟对象又聊起买画买首饰买沙发,这种主观性比较强的东西,我好像确实难下决定。但至少餐厅的画定下来了。

聊着聊着话题扯到了顶针,但是真正在淘宝上搜顶针,结果里面居然很少有我想到针线活工具,而是一本手工编织指南,由此我发现了一种很漂亮的工艺品:加贺顶针(加賀ゆびぬき),似乎有一定的可操作性,想试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