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赵曜

20200812:午间偷闲

去了潍城耽搁一早上,往公司方向走已经是十点半。

怀揣着两本快要超期且无法再续借的书,去了图书馆还掉了,本列了一个包含五本书的书单且查好了索书号,但是一本所在的库没有开放,另有一本并没有出现在本应在的位置,最后一本也无暇再找了,最终是借了《杜马岛》和《谁在你家》两本。

在对象现在上班的位置附近,当然是中午约一下啦。但转悠半圈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最后又跑去了银座,早晨看到招行信用卡活动,15 块钱买了 COCO 30块钱的券,感觉血赚,正好就用了。又去吃了麻辣烫,本周的第三天,本周的第三顿麻辣烫,不过好在三家是不同的品牌,味道也不尽相同。吃饭的人太多,我猜测可能是图书馆午休期间来吃饭学生占了大多数。在我上小学初中的时候,没有这么好的场所,暑假好像也就只能呆在家里看电视看小说。

想到一个问题,90年代,有人用雀巢咖啡的玻璃瓶当水杯,得有800ml的容量吧。但是,那个年代,这么一瓶速溶咖啡很贵吧,得多少钱啊(占一个人月工资比例多少)。

看了何伟的文章,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确实是客观的一篇记录。

早晨在路上看到影院已经放票,就买了 IMAX 的《八佰》,影片虽已支离破碎,但莫名其妙想起一句“国破山河在”。晚上睡前看到周末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也放票了,IMAX 与普通 3D 并没有什么区别,潍坊没有杜比影院没有 CINITY 也没有 4K 影厅,无论是哪个厅放出来都没什么区别,最后是按照合适的时间挑了一场普通3D。

20200811:在松弛与焦虑间摆动

一早去往滨海。大约跑了一小时二十分钟,但是在市区的前十公里可能就占用了一半的时间。

很久之后又听起了反派影评,这期讲的是 1917 ,听其中解读出了很多宗教意义,才恍然大悟一些细节安排的用意。

业务办理还算顺利,毕竟也是简单得很。只是兼职那边的事情乱作一团,实在无暇分心,有些事非全职真的难办。最近整个心理状态就像皮筋儿一样松紧不定,什么时候能回归常态。

中午又吃麻辣烫,本周第二次吃麻辣烫。2020年8月11日中午,我停下车后,捡到了一元钱,纸币,挺稀奇的。

今天股票好惨。

又要人口普查了。我妈说,她怀孕带着我的时候,干不了厂里的活,就与另一个阿姨做了当时(1990年)那次的人口普查员。

吃了对象买的手榴弹口香糖,第一口确实比较猛的薄荷味,应该是强于午夜风暴的,但越嚼就越唤起我尘封已久的味觉记忆:龙虎人丹。还记起小时候有种小食品,是更甜一些的人丹,但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搜索了一下,应该是网上说的陈皮丹这种东西,但我不确定我吃的是不是叫这个了,因为也有别的文章说叫猴王丹,可能各地有各地不同的叫法吧。

白天又往 NAS 上下载了萨姆·门德斯的很多部电影,以及相关的其他电影,但是最近都没什么空看电影。随便上会儿网,洗个澡,就又到点睡觉了。

20200810:赤红的麻辣烫,漆黑的冰淇淋

早晨吃的方便面。想起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有时候早餐也是吃方便面,在当时算是比较高级的了,但如果现在给小朋友吃方便面,幼儿园得被家长掀了吧。

喉咙的发炎逐渐转移到了鼻子,可能耳鼻喉都要轮一圈才算完事儿。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吃麻辣烫,但加钱点了番茄锅,色泽好鲜艳,味道好浓郁,还是可以的。

一整天还是在瞎忙。准备明天再去趟滨海。

下班眼看着又下起了雨。吃了很奇怪的黑黑的甜筒,过于黑了,沾到手上一时间分不清是冰淇淋还是钢笔墨水的污渍。

《半泽直树》看完S2E4,算是猜对了大和田和半泽直树会短暂联手。后半段日漫、网文里面那种一级级打怪的感觉出来了,这次要对战交通省了吗。

20200809:四个商圈一个游乐场

我的微博被关注之后都没有提醒了,只能自己时不时去看一下,昨天表妹和妹夫加了我,经提醒我才发现,然后看被关注者名单的时候,发现好友重生之后的号也关注了我,迅速回关之余惊讶地发现了微博分组是有上限——200人——的。又删掉了几个已经基本停更的关注,才能装下现在想关注的这些人。

没有目的的游玩,超市好像也算是勉强不错的选择,接上对象后直接去了大润发——比我想象得好太多了,东西种类很多,好多都是本地其他超市不常见的。还发现了吊在半空的传输轨道,像是20世纪早期西方百货商场才会出现的某种传动系统,但是我猜测此处此套装备应该是大润发为外卖配送业务专门安装的,分散在各处的配货员用布包收集好商品,挂在传送链条上,一直传到终端。

比较不愉快的是没注意停车场的规则,满58免费,结果花了55块多,再交6块,就很气233。

午餐是佳乐家买的榴莲、肉夹馍和大润发买的绿豆饮料以及蛋挞,在万达吃的——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才终于进入了万达的停车场。

整个一周的时间,就一直盯着《1917》的IMAX版本,越来越想看,确实,IMAX版本比普通版上下画幅有更多的呈现,但也相应裁切了左右两边,总体来说这个版本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光影音效都发挥到了很高的水平。至今仍然后悔没去看IMAX版的《银翼杀手2049》,虽然3D,但是有多出来的画幅。关键是我买了票了都,最后又退了。

又去了泰华逛逛吃吃,一天时间逛了四个购物商圈。看到奶茶店员的T恤背后写着“只有美式 不会拉花”233。

看到天气正好——除了太热以外——想着富华游乐园应该开放了吧,就直奔那里,远远就看见摩天轮亮起了灯。但实在太热了,孩子也太多了,总也有不遂人愿的地方,两次都错过了小火车,等下次。

停车之后刷小红书,发现了堂妹。

微博上搜“潍坊”,然后按实时查看,发现了一个僵尸号矩阵,用学习强国刷内容,也是有点挺厉害的。

20200808:李志复出了

搬家收尾了,又是劳累且脏的一天,雨后的场院里面,随处是淤泥,很讨厌这种环境。

下午回家稍早一些,帮二姨把手机迁移了。微信聊天记录备份-还原的过程真挺弱智的,旧手机还有断连的问题,只能通过断开 Wi-Fi 再重连解决,小米自带的同步也相当不靠谱,不如直接 USB 连接电脑拷贝需要的资料。

我是没想到达达乐队一上来就唱《南方》,虽然喜欢但是总觉得有点期望落空,虽然是大招,但是真这样就唱出来,确实是给人一种“就这?”的感觉,还是想听 1999 和 Song F 。这期的乐秋,好总好过上期,但老牌的乐队发挥都挺一般的,后海大鲨鱼要不还是算了吧。

看着看着乐秋,然后刷微博,看到有人发了首当年的《北京欢迎你》,然后我看了起来???12年过去了,一年一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2008年就是我国的顶点了,那之后的每一步都是下坡路,全球化也戛然而止。

今晚乐队的夏天完全被来自成都的神秘南京力量抢走了热度:李志复出了。

20200807: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怎么这么多雨水

感觉快要被雨水泡烂了。然而这潮湿的天气里,喉咙还是没有太好转。

早晨出去本想办公司的事情,结果被放鸽子,于是光明正大地办兼职的事情(?),最终也办得不咋成功。一切还是得下周进一步沟通。

想吃点温和的午餐,牛肉板面豆腐脑什么的还是算了。决定去吃水煎包,但小米粥虽然温和,却足够烫嘴,嚯。

今天的股票深V,就跟闹着玩似的。不过川普针对 TikTok 和 WeChat 的规定也确实给人一种闹着玩的第一印象。但正如今天播客里面听到的一句话,“时代的推背感”,地球啊,请等一等你的人民。

立秋了,吃饺子?说好的贴秋膘吃肉呢(算了,看着自己的影子投在窗户上,感觉胖了一圈儿了)。这个夏天,其实并没有苦夏,甚至并没有想象中的酷暑,也确实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奔跑在明媚的阳光下尽情出汗了。

晚上虽然到家早但是一晚上啥正事也没干,研究了一下P‘n’P(Print and Play,打印即玩)游戏,不过好像黑白打印机还是机能受限,好多桌游还是需要彩打才能发挥出正常的视觉效果。

最近家里的网络,用我自己的梯子总是断连。就在我写博客的这时候,又连接丢失了,干。

20200806:忙碌一天

忙碌的一天,昨天无功而返之后继续准备需要的资料,惊奇地发现审批局把邮箱内原来的邮件删掉,重新发了一份。妈的。

喉咙还是疼,想着中午要吃什么最终还是点了外卖,遗憾的是点完外卖又开始下雨了,我本意并非如此,如果知道会下起这么大的雨就不点了,大家都不容易。

中午大概只睡了半个小时左右,但是最后的三分钟给我的感觉变得很长。

今天股票冲高却又回落,不过毕竟也没有损失,继续持有吧。

工作的事情,各种爽约,不是别人爽就是我爽,压力并没有释放,这周虽然快结束了,但还是有一堆事情在等着我,若干条 deadline。

看到《1917》IMAX放票了,我大概是第一个点进去的,因为还并没有票卖出去,我选了常坐的“皇帝位”顺利买票。过了一段时间,我的视线停留在日历上,我买的票是后天下午的,但后天是星期六,我并不休息,呜,退票退票。

到下班的时候,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路上遭遇了各种堵车,喉咙还是疼,想吃雪糕,但看着这雨打在玻璃上,怕麻烦的心态或者是理智最终胜出,今天并没有吃雪糕。

其实今天在家还是完成了不少事情的。买的画框到了,店家果然不在潍坊市里,货是从昌乐发来的,把拼图装进画框里面了。其实急着买画框是为了倒出拼图用的那张桌子来放打印机,打印机连上电源和数据线,位置算是合适,比较舒服的空间安排了,水平的空间几乎满了之后,在垂直方向上研究还是挺不错的尝试,比如厨房的架子,比如这张桌子。

《盗梦空间》和《信条》相继定档,高兴不起来,《信条》的档期,那段时间我要参加考试,不过考试也没怎么复习,确实高兴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