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赵曜

20200219:拼他妈的

又是炒股小赔的一天,虽然实际亏损细想并没有多少,不过对心情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不想了,无所谓,毕竟今天整个大盘也都不大行。

打算慢慢买的几样东西:雨刷片、蒜辣酱、人体工学椅、有机玻璃展示盒、鏊子(铝制),还想买把机械键盘,但是在此之前,应该还是需要买一个(大概二手也行)试轴器。

收到了之前买的 Splatoon 2 的食玩——真的是食玩,里面确实带着块糖,其实说反了,是这块糖确实带着这套玩具。小夹克蛮帅的,游戏里面我也是穿着这件夹克,不过我那是个女娃。可惜可能是包装失误,两只小鞋子是顺撇的好像,我分辨不太明白,感觉是,但没事,对摆件来说这个无关紧要。

实际今天我投入大量时间做的事情是拼拼图……。想想已经买了好多年,还是要善始善终,虽然其实也并没有善始。把自己的书桌从自己的房子搬回来了,放在窗户边下,背靠太阳还真挺舒服,至少是暖和的。今天拼了一半儿,比较容易拼的那一半儿。在 Castbox 里面积攒了20+-期的各类型播客,虽然最近没有开车,但是这次在拼图过程中大概可以消化掉好多好多。

一直想着把腾讯大家抓取成个 RSS 方便自己阅读,结果直到它被封我也没做。

20200218:动手能力up

今天把电脑拆开,准确地说是把电脑的开关机键拆开了,里面的二极管过于耀眼了,暂时我先用黑色的绝缘胶带贴了一层,效果其实也一般。现在想要么找个不难么亮的二极管换上,但是还是需要热熔胶我没有,或者干脆断掉二极管的电路。

今天炒股算是小赔。

昨天刚把《无人深空》加入愿望单(是因为看了篇文章),今天就打折了,然后就买了。还以为这游戏是纯粹开飞船,但实际玩起来还是要开荒啊。玩了一下午,还没把基地整明白,我渴望飞翔,但我的飞船没有燃料了,so sad 。

《想见你》完结了,看样子是没有崩,打算看起来,或者,至少先下载下来吧。

今天可能手工天赋爆发的一天,我妈说喷壶没法成雾状喷水了,已经这样很长时间了。于是我拿起来研究了一下,用手机的高亮闪光灯看了看感觉像是弹簧弯了,一个一个零件拆出来才发现弹簧已经断成了三截。所以需要的就是一个替换弹簧,在这个上面我跟我爸产生了分歧,他决定自己弯个,我想找个现成的。结果证明还是现成的好使:破坏了一个废弃的洗发膏瓶子,拆出了一个弹簧,用起来正好。现在这个喷壶完全复活,可以喷出完美的喷雾了。

哈哈哈哈自己涂个小瓶子,现在想来自己是不是过于认真了(或者对于正经事过于不认真了),玩这个或者聊微信的表情包,都要自己打开 PS 做。
收到了这期《三联生活周刊》,留个纪念。

20200217:上班了(吗

雪后的道路实在难走,政府又不再组织集中除雪了,所以实际情况就是四车道最后只剩下1.5个车道可以实际使用,还要分享给非机动车。

说是上班,其实也就是把手头的活处理了一下,我们的假期改成无限期了。

去年过年的时候值班带了一桶康师傅方便面,但当时又出去吃了火烧,这桶面就一直放在橱子里,现在一年过去了,没想到是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 现在对密封包装食品的保质期完全不看重了,只要不是太离谱(比如过期五年十年),我都照吃不误。实际上我猜测方便面这种放五年十年应该也坏不了,但如果真的面对五年十年前的方便面,我想我心理上多少还是会有点坎。

想把健身环卖了,反正也没玩很多,不知道同城有没有冤大头愿意接盘哈哈哈哈。

办公室的电脑网卡应该是有问题的,开机之后有几率出现不能上网的情况,之前我是通过点击饭否的书签看看能不能打开来验证了,但是现在饭否打不开不一定代表着上不了网,可能是饭否崩了。

我虽然没事了,但是得等人下班,然后去接送,毕竟这天气这路况也实在是太惨了。自己则又回复了在办公室愉快地刷 RSS 的状态。

20200216:明天要上班了

看日本的情况严重起来。现在还记得里约奥运闭幕时播放的充满二次元角色的东京奥运会预告片和戴着马里奥帽子的安倍。一晃四年来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今年奥运会还能不能办了。

下午开始看书,也没太看进去。虽然比照自己有限的经验,字字真理,要是早看就好了。

做了可乐饼,但是也没有很成功,蒸的火候没有掌握很好,也没有拿淀粉弥补一下,不过味道是很好的哈哈哈哈。

明天要上班了。

20200215:好大的雪

一觉醒来确实好大的雪。

看了《夺命金》。自己在经历过开户、炒股、贸易摩擦、千股跌停、收复失地等等操作之后,才看到这部电影,夺命的金钱。所谓网状叙事手法在这部里面其实并没有很高明,但仍然不难看。

发现京东上面正经的方便面几乎买不到了,想着后天就要上班了,虽然家里还有些库存,但是决定再买一些。虽然最终是从天猫上买的方便米饭。

20200214:可能是最奇怪的一个情人节了

做的梦也太乱了,突然想去北京玩,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到了北京,然后在一家不知道什么店里排队买糖饼,到我的时候还被别人截胡了,然后随便点了别的东西吃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在街上转悠,突然想起来我身份证还放在家里博古架上呢,到时候怎么坐火车回去,不过也可以补,无所谓,继续溜达。 还有一个梦是我在家里引爆了一颗核弹,波及范围只有我自己的房间,其他地方安然无恙但我死了。我又活了,有个核按钮,于是按了一下,但距离核弹到我房间还有段时间,这次我却不想死了。

今天是情人节。可能是最奇怪的一个情人节了。

今天外出路过泰华进去买了些东西,地下停车场空空荡荡,整个步行街空空荡荡,购物消费还有餐饮等行业受到的冲击太严重了。

《网络迷踪》的监制提默·贝克曼比托夫正在制作一部垂直格式的电影,对,就是抖音等等 APP 的那种垂直画幅。影片名叫 V2. Escape From Hell,讲的是二战时期一名苏联士兵带领人从纳粹集中营劫机逃跑的故事。

安装了《符文之地传说》过了一遍教程,没发现很吸引我的地方,可能主要是不再喜欢整个故事背景了吧,英雄的技能什么的放在这样一个卡牌游戏里面有点牵强。

草草把 RSS 的未读清理掉了。

下起雨了,下起雪了。游荡在室外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间溜进我的卧室,我没看到我没触到,但其撞在窗帘上,我听到了。

20200213:如果借阳寿请再多给点钱,来者不拒

扫了一天的 RSS。

和黄网,想找一部当年看过的片子,但是各种站都搜了,也没找到。

看了半天一部叫做 The Iron Mask 的电影的预告片,很困惑从来没听说过,但是里面有成龙和施瓦辛格。搜了搜才发现这部影片的中文名是《龙牌之谜》,大陆去年已经上映,豆瓣3.6分。

原来在门把手上放钱是借阳寿这么个阴阳,如果有请再多放点谢谢。相比起来,我们这里有些人,煎完中药把药渣倒在人行道路口,则过于损人不利己了,素质低下。

打算再买个风花雪月了。